阅读全文

宁语看着那辆奔驰的马车跃跃欲试,“我试试。”

厉殇沉声叮嘱,“骑慢点。”

“嗯。”宁语心里牢记着厉殇教她的要领,慢悠悠地骑着,感觉还不错,便对厉殇说:“你也骑吧,不用管我了。”

厉殇眸色深邃地看着远处那辆马车,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马车上,简梨和贺湛两人说着话,她在笑,阳光下,脸蛋白得发光,眼睛小月牙似的弯起来,充满孩子气,看着软乎乎的,又纯又稚嫩,让人想要去抱抱她。

贺湛也在看着她,他原本还不理解,她作为宁语的妹妹,身份那么危险,厉殇那样谨慎的人竟然还能跟她有暧昧。

现在看着这样的她,却突然理解了。

他弯唇,“你跟厉殇具体是怎么回事?”

简梨笑容不变,一脸纯真地胡说八道,“他强奸了我。”

贺湛眉梢微动,虽因她的话惊讶了一瞬,却是不信。

厉殇的自控力是他见过的同年龄段的人里最强的,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他看向厉殇,不期然地对上厉殇的视线,他眼神深邃又黑沉,让人看不出情绪。

贺湛冲他笑了下,抬手就一把搂住简梨的肩。

简梨蹙眉,立即就要挣开,贺湛侧脸低声在她耳边说:“厉殇在看着我们。”

她不动了。

她微微顿了一瞬,却还是推开。

贺湛意外,“你不喜欢他么?不想让他吃醋?”

从小到大,身边的女人几乎都喜欢厉殇。

简梨没说话,正遇上马车转弯,她正好面朝厉殇的方向。

只见马倌牵来一匹马,他翻身上马,拉着缰绳骑到宁语身旁与她并行。

简梨厉殇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简梨厉殇》_简梨厉殇全文阅读

宁语侧脸笑着跟他说话。

厉殇唇上也挂着浅淡的笑。

两人就这样并肩骑着马说说笑笑。

金灿灿的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好似一对神仙眷侣。

简梨看着他们,“我现在对他只有恶心。”

贺湛闻言也朝厉殇他们看过去,看看那一幕,勾勾唇没有说什么。

过了会儿,简梨和贺湛一同从马车上下去。

她从桌上拿了一瓶矿泉水喝。

宁语和厉殇他们也骑回来。

第96章 照顾

贺湛看他们一眼,又看向简梨,“你自己喝?”

简梨小口地喝着水,闻言大眼睛茫然地看他一眼。

贺湛眼神示意她看自己拿着拐杖的手。

简梨明白他的意思了,继续喝,才不理会他。

他便单手拿着自己的手机晃晃,示意她,他有她的把柄。

简梨看了一眼,转身把自己那瓶水放到桌上,又拿起瓶水打开,递给他。

贺湛却不伸手,简梨静静看他几秒,鼓了鼓白嫩的脸颊,便把水,递到他唇边喂他,他才笑了笑,微微仰着头喝起来。

只是,简梨倾斜的幅度太大,还没几口,就有用水顺着他下巴往下流,他猛然后退一步看向简梨。

简梨看着他的狼狈,弯眸,笑得像是狡黠的狐狸。

贺湛看她那得意样不由也笑了,“帮我擦一下。”

简梨仰着白净的小脸,喝着自己的水,不理他。

贺湛感觉那水都快流到他脖颈里了,大冬天的,不好受,求饶地说:“拜托了。”

简梨这才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抬手帮他擦着下巴上的水珠。

贺湛任由她擦着,眼神却直直看向对面和宁语一起过来的厉殇。

他竟然仍是面无表情,像是一点都不在意。

他又直直地看向宁语,宁语却是直接避开他的目光,看向简梨,“枳枳。”

简梨立即停下给贺湛擦水的手,弯眸细声叫,“姐姐。”

和厉殇一起骑马溜达了一圈,宁语此刻心情格外好,“我们一会儿去烧烤吧,有你喜欢的烤全羊。”

简梨的眼睛果然亮起来,她抱住语手臂迫不及待说:“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自始至终,她没有看厉殇一眼。

但她平时待其他男人就是这样,甚至人家主动给她打招呼她都不理。

所以一般人看到,也不会觉得奇怪。

宁语则笑笑看向厉殇,厉殇对上她的目光微点了下头,她便跟着简梨走在前面。

而贺湛则拄着拐和厉殇一起走在后面。

前边简梨跟宁语说着刚才坐马车的事,贺湛看着简梨的背影,低声问:“宁语和她你喜欢谁?”

厉殇侧目看向他,眼神冷且利。

贺湛却丝毫不惧,猜测,“她吧,不然也不会跟她偷情。”

厉殇当然猜到贺湛已经知道他和简梨之间的事儿了,黑眸不动声色地扫过走在前面的简梨,“她告诉你的?”

贺湛看着他,嘲讽地笑,“这事儿要是曝出去会怎样?”

厉殇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你试试就知道了。”

他嗓音凉凉,周身的气场极冷,话落,便大步往前。

贺湛的腿哪能跟得上他,落在后面,只看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

隔了这么久,还是冷静得让人想把他那张脸撕碎。

到了烧烤的地方,太阳已经开始缓缓落下。

但是头顶巨大的天幕边缘挂着许多彩灯,地面四周还分散放着三个取暖的大火炉,里面火烧得很旺,又暖和又亮堂。

烧烤的师傅才开始准备,还不能吃,附近有网球、台球桌、麻将桌等室外运动娱乐设施,厉殇的几个朋友已经在那边玩起来,看到厉殇和贺湛就叫他们。

宁语看到棠棠在打网球,也想打网球,便过去跟一起打,简梨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安静地看着。

厉殇则去麻将那一桌看他们打,而贺湛大剌剌地在烧烤摊旁的桌子前坐下和另一个没过去的朋友聊天。

棠棠只打一会儿就因肚子饿不打了,宁语便叫了声厉殇。

厉殇朝她们这边看过来。

宁语:“你来陪我玩一会儿?”

厉殇过来,远处的天色逐渐暗下来,穿着一身黑色大衣的他看上去成熟又内敛,一步步走过来,英俊冷白的面容在一众人中是最耀眼的。

简梨却没看到他,因为贺湛正在在冲她勾手指,示意她过去。

简梨看着他不动,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简梨便跟宁语说一声过去,正好与过来的厉殇擦肩而过。

两人谁也不看谁,厉殇目不斜视地走到宁语身边转过身,正见简梨在贺湛身边坐下,侧脸听他说话。

原先和贺湛说话的人已经离开,只剩他们两人。

他看着他们,在宁语拿着杆朝他看过来时,又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陪她玩。

而简梨坐在贺湛旁边看着他。

贺湛笑,“你是出来陪我玩的,不应该时时刻刻呆在我身边?”

简梨什么也没说,拿起桌上的点心吃。

正在搜罗东西吃的棠棠看到简梨在吃点心,便友好问:“这儿有关东煮你要不要先吃点?”

简梨:“要!”

“你过来我给你拿。”

简梨过去,棠棠拿了个纸杯给她装了点给她,她拿回去坐到贺湛旁边吃。

贺湛看她白嫩的脸颊鼓鼓的,吃得还挺香的,抬手就从她手中的杯子里拿出来一串丸子。

简梨看到,气呼呼地瞪向他。

拿录音威胁她时,她都没这么生气过,贺湛意外,咬了一口感觉还不错,才笑着说:“你还挺护食。”

简梨不说话,只是坐得离他远点,贺湛却偏要挪着挨着她坐,她又要挪,贺湛便拿出手机,她才不动了,只继续大口大口地吃。

厉殇那个方向正好面朝他们,几次看过去,都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分食着东西吃。

他面上没什么波动地陪宁语打着网球。

宁语只觉得他今天有点猛,她上蹿下跳的,手臂也有点麻,很快就不行了。

她扶着腰喘着气和棠棠过去坐在简梨他们附近休息。

厉殇也在她们们旁边坐下,靠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anl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