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也不知道为何,她砰砰狂跳的心,因为这个笑意瞬间冷静下来。

她缓缓坐下,把手伸出去,让他们给她上测谎仪。

审讯人员拿出了针管。

徐栀初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看着那么长的针,就害怕地缩了一下手臂。

“别动。”审讯人员凶狠的命令。

徐栀初点头,咬着下唇,看着那根针刺进了她的皮肤。

审讯人员开始推药剂,他没有什么耐心,推得很快。

一眨眼,就下去三分之一的药。

一开始的疼痛后,麻药起效,整个手臂都失去了知觉。

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无法思考,身体不受控,无法坐稳。

她完全不知道傅璟天怎么撑到全部药物打完才倒下的。

徐栀初眼皮打架,撑不住了。

就在她要倒下那一刹那,门外有人喊道:“先生,有人从后院狗洞逃跑了。”

克劳斯看了徐栀初一眼,“继续审问。”然后带着人转身离开了。

徐栀初再也撑不住了,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睁眼看见自己躺在傅璟天怀里。

而傅璟天坐在地面,闭着眼睛,呼吸平稳。

徐栀初知道他没睡着,抓住他的衣襟道:“你还好吗?”

她记得之前有人踹了傅璟天腹部一脚。

徐栀初解开傅璟天衬衫扣子,发现他腹部没有任何伤痕,才松了一口气。

陆无衍白姜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无衍白姜茹无弹窗)陆无衍白姜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她现在身体乏力,坐不起来,就靠在他怀里。

“我刚刚说什么了?”

“你什么都没说。”傅璟天伸手搂着她的细腰,低头亲了她的耳垂。

温热的舌头往她耳朵里钻,酥麻的感觉叫她身体都软了。

徐栀初死死地抓着他的衣襟,脸颊绯红,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

“有监听。”傅璟天的声音很轻很轻,被她的喘息声盖过。

“嗯。”她闭着眼睛,红唇开启,傅璟天的吻就落在她唇上。

他翻身把她压在地板上,伸手勾起她的青丝,眼中是慑人的炽热。

就在这时,门被人打开了。

为首的是克劳斯身边的保镖,叫马克。

马克看见他们打得火热,也是目瞪口呆。

用英文骂了一句脏话。

“都这个时候了,你俩还有心情滚床单。”

傅璟天把徐栀初抱起来,整理好她的衣服。

“及时行乐,指不定,没明天了。”

马克愣了一下,“上帝!你们国家的人都这么乐观吗?”

徐栀初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要被你们冤枉死了,我还不能在临死之前,享受一下?”

马克更加一头雾水,“牡丹和你们滚床单有什么关系?不过你后半句倒是说得对,你这样子的姿色,怎么被他看上的?”

不错,从表面上看,傅璟天俊美高大,冷静从容,具备成功能男人的所有条件。

而她邋遢人丑,和傅璟天在一起,怎么都是她捡便宜。

“取长补短。”

马克还真认真想了一下,想不明白,听不明白。

反正,中国人说话就是这样。

几个字,要解释起来,可能需要一万字的长篇大论,他们才能听得懂。

马克决定不想了,命令手下,“跟我来吧。”

傅璟天把徐栀初搂在怀里,带着她下楼。

一楼大厅,上百人全到了。

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被丢在大厅中间,被人用脚踩着,狼狈的趴在地面。

或许男人知道自己要死了,他哪怕怕得要死,也豁出去了。

“你们这些恶魔不得好死,我都跑出去了,我都找到人求救了,我都报警了,我差一点就离开了……啊啊啊!”

他绝望地放声大哭。

马克拿着手机,打开一段录音,是男人逃出去,借用别人手机拨打的求救电话的内容。

“蠢货,谁让你打开书房的门的?”

“我没有,不是我干的。”男人指着徐栀初和傅璟天,“他们干的。”

“门上是你的指纹,你还想狡辩。”

马克拔枪抵在男人脑袋上,“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

男人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逃跑,我什么都不知道。”

马克冷笑,“既然如此,兄弟们,送他去见上帝。”

一群人一拥而上,将男人拖出去。

院子里,有一个十字架木桩。

他们拿出很长的钉子,把男人摁在木桩上,摆出耶稣受难的姿势。

把铁钉打在男人身上,和木桩钉在一起。

“啊!”男人惨叫声冲破耳膜。

徐栀初清楚地看见他痛得身体关节扭曲,却逃不了折磨。

为了减少痛苦,还咬断了舌头,鲜血喷了一地,也没能死。

重刑之下,男人还是受不了了。

“我交代,别杀我,我是卧底。”

克劳斯打了一个手势,让马克停下。

男人继续交代:“我前几次偷偷给书房门上安装了摄像头,在值班室看见先生输入密码,就记住了,今晚恰好遇见停电,我就进了先生书房,偷走了你们所有园区的地址和名单。”

“名单呢?”马克扬了扬手中的铁钉,警告他不交代,就要打进他身体里。

“在我胃里。”男人老实交代。

马克打了一个手势,立马有人带上手套,拿着刀开膛破腹。

男人再一次发出凄惨的叫声。

鲜血顺着物体一块儿被拿出来,送到克劳斯面前。

“先生,是一个优盘。”

克劳斯嫌恶心,用雪白的手帕捂住口鼻,下面的人立马拿下去了。

马克指着徐栀初和傅璟天,“他们两人是你的同伙?”

第29章坦诚相见

“不是的,我之前进先生房间,听见他们两个一路上卿卿我我,我想要栽赃给他们,引起你们的注意,我得手后跑掉,哪知道还是被你们抓住了,求求你们饶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浑身血淋淋的,凄惨无比。

马克一笑,把枪收起来。

“你现在可以解脱了。”

他打了一个手势,立马有人拿来汽油,泼在男人身上。

啪嗒一声,打火机响了。

火遇见汽油,轰的一声,男人瞬间被点燃,火焰将他包围。

“啊!”

凄惨的叫声落在徐栀初心上,她心痛得无法站立。

幸好傅璟天一直搂着她的腰,给了她支撑的力量。

火烧人是从外面开始的,内脏没有受到伤害,没那么快死。

汽油熄灭,继续泼上去。

足足烧了七八分钟,男人才断气。

汽油和烤肉的气味融合成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臭气。

很多人都趴在一旁吐得昏天暗地。

徐栀初没有吐,她浑身僵直,眼前发黑,好几次都险些晕过去。

她用强大的意志力挺住了,她不敢晕倒。

她怕醒来的时候,自己就在大火中,痛不欲生。

马克指着傅璟天和徐栀初对克劳斯道:“先生,这两人怎么办?”

“杀。”一个字,就决定了别人的生死。

李离急忙跑出来道:“先生,刚刚那个死卧底,不是承认是陷害他们的吗?他们是冤枉的。”

“是不是冤枉,谁知道?”马克举着枪,瞄准了徐栀初和傅璟天。

弹指间,他们两人就是尸体。

徐栀初还暗自松了一口气,至少,死得痛快,不会受太多苦。

王千雪也出来跪在克拉斯脚边。

“先生,他们真的不是卧底,他们在园区就是情侣关系,再说,如果真的是卧底,刚刚那个人也不会冤枉他的同伴,他们那些人,都不怕死的,哪怕是死,也会保护好自己的同伴的,请您网开一面。”

李离也求情,“是呀,先生,这个女人,是高才生,她那个姘头世界富豪榜前三十,能从她身上捞到很多钱。”

徐栀初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补充道:“准确来说,是二十一名,东承刚刚的新款无人机上市,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一次东承应该能挤进前二十。”

东承公司名气太大了,他之所以这么出名,自然是因为他们的智能产品。

在和平的亚洲,他们的智能产品是民用。

一旦出口给国外,中东欧洲这些战乱国家,稍微改装,就是军用。

他们能在这么多公司中间杀出一条血路,价格中等,自然是质量过关。

这也是东承的底气和骄傲。

也是徐栀初的底牌。

“当然,这些东西,和他们厉总有超强的商业能力脱不了干系,但是最关键的人是我,我就是东承智能研发总工程师。”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诧异的盯着徐栀初。

有能力者,走到哪里都被人欣赏。

这样一来,徐栀初被傅璟天看上,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这个世界上,美貌只是昙花一现,个人能力,才能稳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