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只把手中的保送申请放在玄关:“这个保送竞赛不通过学校,只要你报名参加,一旦录取,你不需要高考就可以进入清大。”

“知夏你别倔,我知道你在一中过得也不好,这是你最快脱离苦海的办法——”

“砰!”

门被关上。

我脱力滑到在地。

接二连三……我好不容易埋葬曾经那段不堪的记忆,他们为什么又要提及?

为什么要撕开我的伤口,血淋淋告诉我,我有多不堪?

不等我缓过神,‘咔嚓’一声,门又开了。

我赶紧抹开眼泪,慌张望向门口,却看到对方脸上大片青紫!

“妈你怎么了?怎么才买个菜就……”

妈的脸色有些狼狈,却还笑着安慰:“妈没事,就是超市人太多,不小心被个学生撞到了。”

“不过那人还挺有礼貌,穿着一中的校服,他跟我说了对不起,还说他叫陆寻安,让我以后小心一点……”

我霎时脸色惨白,身子站不稳。

是陆寻安!他找上妈了!

“知夏你怎么了?”

妈赶紧放下菜去扶住我,却被我猛地抱着,颤抖哽咽:“妈……我错了,林昕阳说的对,我不倔了……”

在妈的生命面前,我没资格维持那可笑的自尊。

“妈,我会去参加保送竞赛,我一定能带你一起离开这里!”

离开这座噩梦一般的城市。

……

陆寻安宋稚雨(陆寻安宋稚雨)热文小说全文阅读-精彩美文陆寻安宋稚雨免费阅读

翌日,我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告别妈照常上学。

刚要推门进教室,哗啦——

一桶冰水从上浇下,‘咚’得砸在我头上,冻得我发颤。

教室骤然传出恶意的哄笑。

“怎么,以为装病就万事大吉了?我不是说了,你的赎罪才刚刚开始?”

嘲讽的话语从身后传来,是陆寻安的声音。

我垂头抱着湿淋淋的自己,不敢顶嘴。

再忍忍吧。

只要陆寻安在学校欺负够了,就不会注意到其他事了,这样自己才有机会参加保送考试……

陆寻安冷眼看着面前人顺从狼狈的模样,心中却没那么痛快。

明明我被所有人针对是他想要的,可现在是个人都能欺负我的场面,他为什么看上去却还是烦躁到极点。

他的脸色越来越差。

我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

课间操出教室被推下楼梯,上厕所被按在水池子上写‘贱’字,后脖被塞癞蛤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终于,保送竞赛考试来了。

周六,深城竞赛考试中心。

望着门口横幅上的【清大保送竞赛】几个大字,我不由攥着文具袋。

只要考过,我就能彻底脱离陆寻安,脱离苦海了!

这时,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我疑惑接通:“妈?你怎么打来了?待会我考试得上交手机……”

“知夏啊,你有个姓陆的同学打电话告诉我,说你准考证忘带了,还好我给你打印送过来!”

我一愣,垂头震惊看着手中的文具袋,我带了准考证啊!

一股不祥涌上心头。

“妈,我……”

话没说完,妈的声音就从马路对面传来:“知夏,你站着别动!妈过去找你!”

与此同时,我眼睁睁看见——

“滴滴!”

一辆货车忽得闯过红灯,径直朝妈妈冲去!

第6章

“小心——”

“砰!”

震耳的撞击,伴随着鲜血四溅。

我疯了般冲过去。

“妈!”

妈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

我跌跌撞撞,跪倒在血泊前,颤抖着想要抱一抱妈妈,可这满身的血,我怕到不敢碰一下。

“妈……”

我小心翼翼握上那双布满老茧的手:“妈,对不起,都怪我,是我害了你……”

如果我没招惹陆寻安就好了。

或者乖一点,让他们欺负个够,尊严、名声又能有多贵?

妈只剩最后一口气,她用尽力气抬起手,想为我最后擦一次眼泪:“……别哭,是妈妈没有照顾好你……”

我慌忙握着脸颊旁的手,拼命摇头。

妈的身体为了她累垮,苍老,甚至没有尊严下跪……如果这都不算好,那什么才是好?

这样好的妈妈,现在已经快发不出声音了:“知夏啊,妈妈不能再继续陪你了……”

“不,不会的!”

我压低身体,极力凑近,忍着泪,唇齿抑不住颤:“你再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来了,别睡!”

“求你了……你还没看着我考上大学,你为了我操劳了一辈子,我都还没好好报答过你!”

可妈的眸光却渐渐涣散,她已经什么都听不清了。

只断断续续叮嘱:“孩子……你从小都是妈妈的骄傲……妈妈相信,就算是一个人……你也能好好活下去……”

“不!妈,求求你别丢下我!”

“……我不要一个人!求你了……”

可脸颊旁的手终究缓缓滑落。

心一空,世界骤然撕裂崩塌。

“妈?”

“妈!!”

……

轰隆隆——

雷声轰鸣,原本晴朗的天忽得下起暴雨。

救护车最后来了,可是妈依旧再没睁开眼。

殡仪馆里,我面如死灰。

我看着眼前的火化炉,早上还叮嘱她路上小心、一直爱护我的妈妈,马上就要化成一堆灰。

以后只能躺在骨灰盒里,不会笑,不会动。

再也没有人对我说:“欢迎回家。”

“啪嗒,啪嗒”。

眼泪又盈了满眶,身后传来脚步声,我以为是工作人员,忙擦干眼泪转身。

谁知映入眼帘的,居然是陆寻安。

他贵公子一般闲适走进,像逗弄老鼠那样高高在上:“我早就知道你参加了清大的保送考试。”

轰——

我脑海刹那沸腾。

“所以你打电话给我妈,故意让她给我送准考证,然后找人撞死了她?!”

这一刻,所有的恐惧化作了恨。

我恨小丑一样的自己。

也恨陆寻安。

我什么都不顾了,冲上前疯了般捶打:“你恨我,讨厌我,你找我出气啊!你为什么要对我妈出手——”

但转瞬间,‘嘭’的一下,陆寻安就毫不费力把我压在墙边,以绝对的力道逼得我挣扎不了半点。

他像恋人般抚摸着我的面颊,可是说出的,却是最残忍的话:“你现在是不是很难过?谁叫你不听话呢?”

“你以为等你考上清大离开深城,就可以摆脱我了?”

“我告诉你,做梦。”

话音一落,他就甩开我。

‘扑通’,我直直砸在冷硬的地砖上,膝盖瞬间擦出血。

而陆寻安只冷漠看着:“有什么好委屈的?你曾经差点害死我最心爱的女孩,我不过是以牙还牙。”

打不过,争不过,我眼睁睁失去一切,却无能为力……

“陆寻安,你心爱的女孩是谁?我到底又伤害了谁?”

那个人为什么要撒谎?

这时,一个女孩的声音从殡仪馆外传来。

“珉舟,戏也看完了,我们待会还有一个重要的晚宴呢,别浪费时间在这里了。”

我抬头看去,只见那人背着光缓缓走来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