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闵先宁贺劲 是现代言情《 贺少天降未婚妻 》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贺老爷子发话,和下圣旨差不多。入了贺家的局,就要按人家的要求来。她和贺劲划清界限,是私下协议,明面上,还是要把人家未婚妻的本分做好。临南一中,休大小周,这周六,正好还要上半天课...

第12章 你是我们贺家的少奶奶


邹柔笑呵呵地不停给儿子夹菜,只有闵笑琳对哥哥的江湖风云,很感兴趣。

“还是孟听涛和方硕吗?”

“不就是他们。”

“现在当小混混都这么有野心了吗?法治社会,可容不得黑|社会。”邹柔随口一说。

闵辉存:“他们建立势力,好像也不是为了打架,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或者在找什么人。”

闵继章多少有点兴趣,哼笑道:“一群小屁孩,能有什么重要东西要找?”

闵辉存摇头:“那就不知道了,听说跟扑克牌有关,神神秘秘的。”

既然神神秘秘,那也没什么可讨论的,终归与他们的生活无关。

闵继章看向一直默默无闻的闵先宁,皱了皱眉,把正经事交待下去。

“贺老的人,来过电话了,以后每周末,宁宁都要去贺家。”

闵笑琳抢先问:“每周末?去贺家做什么?”

闵先宁也抬起头。

“还能干什么,以后要做贺家的人,自然是过去让人家教教规矩。宁宁,你听见了吗?”

————

对于每周末到贺家报道这事,闵先宁其实想得很明白。

贺老爷子发话,和下圣旨差不多。

入了贺家的局,就要按人家的要求来。

她和贺劲划清界限,是私下协议,明面上,还是要把人家未婚妻的本分做好。

临南一中,休大小周,这周六,正好还要上半天课。

闵先宁就把贺家的行程,安排在了下午。

中午放学,她刻意避开小秋秋,一个人走出校门,就看见贺家已经派车来接。

是一辆黑色的奔驰七座的保姆车,可坐可躺,还可以写作业,充分照顾了高中生的需求,安排十分有心。

司机是个微胖的中年大叔,这一身黑色简式西服,站在车子旁,与街景不搭,显眼到闵先宁一眼就看见了。

她穿过马路,刚走过去,司机躬身上前,打开车门,在闵先宁上车时,还体贴地用手遮了下她头顶。

随后,车子快速驶离。

校门口,闵笑琳气恼地直跺脚。

就像不死心一样,闵笑琳跑来埋伏,就想看看,贺家名门,是怎么一步一步给未来孙媳立规矩的。

可哪想到,在太阳下,足足晒了十分钟,等到的竟然是这么一幕。

贺家根本没想刻薄闵先宁,反而极尽礼遇。

闵先宁要什么没什么,凭什么啊!

————

可能连闵先宁也觉得,来贺家,就是来学规矩的。

实际上,怎么可以这样。

贺劲不在家,闵先宁陪贺老爷子吃午饭,用餐过程里,两人不说话,吃完了,人家似乎也没什么要和闵先宁说的。

贺老爷子去阳光房,照看他的水培蔬菜,闵先宁不敢乱走,跟在后面,看着矍铄的身影,拿着把剪刀,东修一下,西弄一下的,十分娴熟。

一看就是亲力亲为,做惯了,也不需要人帮忙。

闵先宁感觉自己有点多余,双手插在校服口袋里,就那么站着。

等贺老爷子弄得差不多了,一回头,看小丫头站着都在犯困,笑了。

“是不是很无聊?”

闵先宁打起精神:“没有啊。”

贺老爷子就这水龙头,洗了把手,结果管家递过的帕子,擦了擦,还回去。

“会下象棋吗?”

闵先宁摇摇头,多少有点汗颜,琴棋书画,她一样不通。

不过贺老爷子倒没说什么,他在门口葡萄架下的棋桌前坐下来,然后招呼闵先宁坐旁边,就开始自己和自己对弈。

右手红方,左手黑方。

战况胶着,闵先宁只有看着的份。

可她脑子没闲着,心里一直嘀咕,来这一趟来,贺家就没什么要和她说的?

不说话的人,总比爱说话的,多点高深的意思。

何况对方,还是一手打下贺家江山的老爷子。

闵先宁有点心浮气躁,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在明亮日光下,闵先宁第一次近距离打量,贺老爷子头发已经花白,脸上的沟壑细纹,很显沧桑,但也看得出,他年轻时,应该生得很俊美。

现在也算是花样老爷爷。

“一个月零花钱多少啊?”

棋局差不多到了尾声,贺老爷子闲闲地来了一问。

“四百。”

“够花吗?”

“够。”

如果不去逛妙街,不去打电动,省着点也够花。

“那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看看书。”

多么白莲花的爱好。

贺老爷子抬头,越过老花镜片,直直望向她,笑得狡黠:“你那么爱看书,可似乎成绩不太好啊。”

闵先宁目光清澈:“是我太笨了。”

时间停顿一秒。

贺老爷子把棋子一落,抚掌大笑,越笑越觉得有趣,声音在阳光室里,阵阵回荡。

“你太笨了?”

“哈哈哈,小狐狸。”

闵先宁两道秀眉,往上一挑,既无辜又无奈,一副你不信我也没办法的神情。

“小丫头,你是不是肚子里骂我老狐狸?”

贺老爷子斜睨,眯着豹眼,眼尾带刃,似乎是在观察判断。

闵先宁毫不犹豫地回应对视,一老一少,突然都笑了。

笑声里,少女的爽朗清脆,老者的浑厚威严,交融在一起,连相隔好几十年的距离都拉近了。

你别跟我装流年深沉,我也不用扮青春乖巧。

这一老一小,突然就能正常对话了。

“其实周末叫你过来,也没什么事,就是我老头子一个,闷的慌,找人说说话。”

闵先宁点头:“您要看得上我,我就常来,反正这比家里松快,饭也比家里好吃,以后可别怪我总来蹭饭吃。”

“你是我们贺家的少奶奶,哪个敢说你蹭饭吃?”

贺老爷子假装一怒,连站在一旁的管家,都跟着抿嘴一笑。

粉拳虚握,放在嘴边,闵先宁清清喉咙,感觉怪怪的——就这么得到了官方认证,她还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趁着此刻,时机正好,她也想问问。

“贺爷爷,您也看见我了,其实我没什么优点,嘴也不甜,人也不漂亮,成绩也不怎么样,为什么……你们贺家要选我……当你们家少奶奶啊。”

贺老爷子转头,和老管家目光一遇,各自错开后,齐齐看向闵先宁。

“当年,不是我们贺家选了你,是你们选了贺劲。”

贺少天降未婚妻第一章阅读_闵先宁贺劲最新章更新

小说《贺少天降未婚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