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谁在那!”

她听到声音更是吓了一跳,刚想起身,又被这一声警告惊吓到,她没有站稳,又倒了下去。

柳若水现在真的是有苦难言,这话根本就不是她该听的!

她缓缓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龙纹黑靴,再抬眼往上看,他对上了一双带着惊诧却难掩盖威严的眼眸。

“清菡?”

第14章

柳若水心中一惊,赶紧甩了甩自己的头发,缓缓埋下头。

梁将军一见情况不对,急忙帮自家女儿打起哈哈:“这是末将的小女,年纪略小,有些不懂事,望陛下海涵。”

封诏绫微微眯眼,眸色暗沉:“她是你的女儿?”

梁将军忙点头:“对,夏夏,还不快跟陛下请安?”

柳若水慌乱之中,把头埋的更低:“臣女梁若夏,参见陛下。”

她还不想这么快就遇见封诏绫!

不是已经都决定好了,这一世一定要远离他的吗?

半天都没有等到他开口说话,但是柳若水也及其有耐心的伏在地上,就像一只缩在角落的鹌鹑。

半晌,他才缓缓开口:“把头抬起来。”

柳若水心中一惊,她用余光扫了扫她这一世的父亲,却发现父亲的脸色比她更加难看。

她要是抬起头的话,怕是刚开始的温馨生活又要被打破了。

柳若水打定主意不抬头:“回陛下,天子真容怎容臣女轻易直视。”

封诏绫的声音漠然:“梁将军的小女胆子怎么这么小?”

封诏绫柳若水(封诏绫柳若水)小说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抖音小说封诏绫柳若水

梁将军尴尬笑笑:“末将的小女自小体弱多病,陛下……”

封诏绫不耐烦的挥挥手:“朕还没宽容到什么事都要海涵。”9

封诏绫转头不带一丝感情的重新看向她:“把头抬起来,不要让朕再说第三次。”

他还是那么专横霸道,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情味。

柳若水咬咬牙,大不了再一次跟他拼个鱼死网破,反正她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她缓缓抬起了头,露出了自己那张精致的脸庞。

“你——”

她听见了面前的男人传来了抽气的声音。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也许这就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封诏绫死死盯着她的脸,眼神里是深深的眷恋和回忆

“终于……找到你了。”

这句话明明应该很温柔,但是从封诏绫的嘴里说出来,又平添了几分诡异。

柳若水轻轻呼了一口气,紧接着,她用上了她生平第一次最无辜的腔调。

“陛下,是不是把我和谁认错了?毕竟…臣女和陛下今天才第一次见面?”

这句话娇俏又俏皮,在各个方面都透露出了专属于少女的纯真。

她在演一个,和当初当上太后的自己截然相反的角色。

封诏绫眼中的光瞬间熄灭:“你不是她?”

柳若水轻轻歪头,看向了旁边的梁将军。

梁将军双手抱拳:“陛下,夏夏风寒初遇,现在急需休息,您看……?”

封诏绫抿嘴不语,只是带有探究性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柳若水,不曾减少半分。

“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故人?他就是用故人来形容曾经的柳若水的吗?

真的不是仇人?

她心中暗自冷笑,表面却故作平静。

“这是臣女之幸。”

真是可笑极了,遇见封诏绫才是她不幸的开始。

不然上辈子怎会沦落至此。

封诏绫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声音也逐渐变得缓和:“你想不想入宫?”

入宫?

柳若水和梁将军的面色瞬间就变了。

第15章

入宫两个字就是柳若水的魔咒。

他怎么可以把这话说的出口?

柳若水只觉得自己身上止不住的发抖,那些上辈子糟糕的回忆蜂拥而至,压的她喘不过气。但是她知晓,拒绝的话无论怎么样也轮不到她来说。

梁将军强忍心中怒火尴尬的赔礼道:“陛下,末将的女儿自小体弱,离不得家里很远,末将替小女谢过陛下垂青了。”

他火急火燎的跪下来请罪,柳若水只觉得心里有些酸涩,上一世她从来都不曾拥有过这么明目张胆的维护。

这才像一位真正的父亲吧。

封诏绫看着梁将军急切的模样,脸上的笑意都淡了几分:“行了,看你紧张的样子。好像我会吃了你女儿一样。”

他这话说的放肆,却无人敢反驳他。

他的视线重新落回柳若水身上,神色幽深:“还真是…太像了。”

柳若水心中漏了一拍。

会被发现的,绝对会。

封诏绫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事情ʝʂց刚刚都说的差不多了,该怎么做不用我重复了吧。”

梁将军颔首:“是!”

封诏绫走出了书房,门外停放的是宫里马车,看样子,常公公等他很久了。

柳若水至此才彻底放下心来。

但是,她心中涌现了新的疑虑。

她才死一年而已,封诏绫这么快就要对沈家动手了?

沈家现在如日中天到已经能够威胁到他的帝位了?

心中思虑越来越多,她有些想弄明白这一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了。

不过当务之急…有些事还是要问清楚。

她缓缓抬起头,故作不解的抚上了自己的脸:“爹,陛下说我像他的一位故人,我像谁呀?”

毫不相干的两个人,长的如此相像,这也许,还真的不是巧合。

她眸色一冷,转眼间又恢复成若无其事的样子。

梁将军只是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发:“夏夏什么都不用想,只要身体好好的,陪着爹娘和哥哥就好。”

柳若水刚想开口,却被窗外的声音打断。

“你只是,长的有些像一年前已逝去的太后娘娘。”

书房外,梁母的声音缓缓响起。

柳若水怔愣了一下,虽然早就知到答案,但是从她这一世的母亲嘴里说出了总感觉哪里不对。

性命和家世都不一样,为什么梁若夏能和自己这么像呢?

似乎看出来柳若水在想什么,梁母摸了摸她的头:“我和太后的娘亲,其实是一母同胞的孪生姐妹,你长得像太后娘娘很正常。”

所以,其实梁母是她的小姨,而梁若夏,应该是她的表妹才对。

所以她才可以重生到梁若夏身上,或许这就是她带着记忆重生的理由吧。

回自己房间的路上,她还是在琢磨,一年多的光景足以改变任何人和事。

宋之凛退出了太医院,开了一家医馆继续行医。

封诏绫变得更加捉摸不透,她现在根本看不出封诏绫在运筹帷幄什么计划。

还有沈家,沈家最近是怎么了,刚刚梁将军说的“清君侧”是什么意思?

一下子信息量就多了起来,她感觉脑子现在乱乱的。

走着走着,她只觉得自己好像撞到了什么地方。

“梁姑娘,走路要看路,当心些。”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她一抬头,又是宋之凛。

第16章

她像是触电一般挺直了身板,轻声道:“宋大夫。”

宋之凛温和的笑笑,神情没有之前那么冷淡:“梁姑娘,又见面了。”

“宋大夫今日也是过来诊脉的吗?”

柳若水看着眼前的男子,他身上有一股很好闻到的药香味道。

宋之凛微微俯身:“梁姑娘,今日感觉如何?”

柳若水思考了一下:“比昨天好多了,宋大夫果真是妙手回春。”

她想了想,试探性道:“宋大夫,你是不是曾经在太医院做过事啊?”

柳若水此举,只是单纯想从宋之凛嘴里套出这一年里重要事件的情报。

宋之凛顿住,他眼神不着痕迹的打量了眼前的少女,他轻勾唇角:“梁姑娘这是……”

柳若水她讪讪一笑:“听闻……听闻而已。”

宋之凛垂下眼帘,挡住眸色里的怀念:“年少不知事,以为进了太医院就前途一片光明。只是伴君如伴虎。”

柳若水紧接着问:“那后来呢?”

“后来……?”

“后来犯了错,陛下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是一位心善的娘娘保下了我。”

柳若水现在听见他风轻云淡的把这件事讲出来,不由得有些惭愧的低下头。

宋之凛看到他的样子,不禁失笑:“虽然丢掉工作了,但是好歹保住小命了。这样已经很好了。”

听着宋之凛说的如此乐观,柳若水总算松了一口气。

宋之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不是都知道吗?娘娘。”

这句话犹如重锤,砸在了柳若水心上。

宋之凛他……叫他娘娘?

她什么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