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不是有傅璟天帮我,我落到你手上,我给你磕头,你就会放过我吗?”

付愧被问得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只是喜欢你,我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徐栀初冷笑,“虚伪的男人。”

她过不去,就踮着脚,把门打开,从付愧身上跨过去。

进门就看见傅璟天靠在门边墙上,穿着一袭黑衣,双手插在裤兜里,表情高深莫测。

四目相对,徐栀初在傅璟天眼中看见了笑意。

她不但没有感觉到轻松,反而有一种看见死神微笑的错觉。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刚刚她要是圣母心,给了付愧药。

傅璟天就会一脚把她踹开,再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夜先生,你怎么还不睡?”

他们晚上工作结束,洗澡后,已经十一点了。

“等你一起。”

傅璟天大步流星走到他的床铺,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要笑不笑地看着她。

徐栀初走过去,试探道:“要我给你按摩?”

“你之前可不是这样承诺的。”傅璟天目光带着玩味。

徐栀初想起之前对他说,只要他帮忙解决付愧的事情,她就伺候他的事情!

她脸颊绯红,羞涩得欲死。

“我……”

徐栀初紧张地咽口水,方寸大乱。

“我不会。”

阮念清谢存旭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阮念清谢存旭)最新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不是和王千雪学过?”傅璟天好整以暇地盯着徐栀初。

“我……没学会。”这种事情,太难为情了。

但是她现在是傅璟天的附属品,她的存在对傅璟天来说,也就这么一点价值了。

如果她做不到,就会被傅璟天丢出去。

徐栀初刚刚进门的时候,傅璟天传递给她的眼神就是这样的。

徐栀初太清楚在这里面没有庇护的女人的下场。

外面全是饿狼,一旦丢出去,就会沦为别人的食物。

每天晚上那些女人的惨叫,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包括袁媛,依附张强,每天也被迫承欢。

相对那些肮脏丑陋的男人,傅璟天自然是要好几百倍。

徐栀初豁出去了,她坐在了傅璟天身边,伸手去解他的腰带。

“你抖得厉害。”傅璟天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房间里很安静,他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听得徐栀初身体都酥了。

徐栀初一紧张,手往下滑了一下。

顿时,她感觉到傅璟天浑身都紧绷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很会嘛!”傅璟天像个旁观者,一直含笑盯着她,始终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徐栀初被逗得脸颊滚烫,事情已经做到一半,没有半路停下的道理。

她深吸一口气,“夜先生,我要……”

傅璟天噗嗤一声笑了,笑得肩膀抖动。

徐栀初看傻眼了。

这是傅璟天第一次在她面前真正的笑。

他笑起来没平时那么严肃冷漠,反而有一种邻家哥哥的亲切感。

徐栀初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她脸红的站起来,“夜先生,玩弄我很好玩吗?”

“好玩。”傅璟天嘴角微微上扬,“很好玩。”

徐栀初无言以对。

她低头,弯腰给傅璟天整理好裤腰,系好腰带。

被玩弄了,也不敢有怨言。

李离和王千雪回来,进门就看见徐栀初给傅璟天整理腰带的画面。

王千雪道:“婉婉,我教你的技术,体验感如何?”

徐栀初尴尬得不敢看傅璟天,“挺好。”

李离吹了一声口哨,“你们这也太快了,我还想来观战呢!兄弟,你这是秒的速度呀!费这么大劲,弄来一个女人,就为了享受那几秒钟的时间,值不值得呀?”

傅璟天伸手把徐栀初抱在怀里,让她坐在他大腿上。

他低头在她嘴角落下一吻,“她很好。”

李离啧啧两声,“兄弟,也就你不挑食,看看你嫂子,这才叫美人,尤其是在床上,那表情一直都维持在最美的时刻,太刺激了。”

徐栀初明白李离每天晚上都折腾到半夜的原因了。

原来是看王千雪最美的那一幕。

果然,这里没有不变态的。

王千雪看着徐栀初的嘴角,没有受伤,眼睛也没有湿漉漉的。

只是脸颊绯红,像是被疼爱过的样子。

傅璟天铁汉柔情,会疼人,她真的很羡慕。

第24章男人的吻

徐栀初总觉得王千雪的眼神不善,不过她也不在意。

在这里能生存下来的,哪一个是善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现在只求自保,其余的哪管得着。

傅璟天伸手捂住她的眼睛,“看我还不够?看谁呢?”

徐栀初靠在傅璟天怀里,“没看谁。”

“那我们睡吧。”

傅璟天蒙着徐栀初眼睛的手,转移到她下巴。

抬起她的脸,低头就是一记热吻。

这个吻,很突然。

徐栀初措手不及,惊讶地张开嘴,他就长驱直入,侵占了她整个口腔。

他技术很好,细心地照顾到她每一个敏感的地方,吻得她人都麻了。

徐栀初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的吻可以这样勾魂摄魄。

就像是毒药,一旦尝到,就被他掌控,无法逃脱。

“嗯。”细碎的声音泄露出来。

娇软,诱人。

在安静的房间里,听得男人骨头都酥了。

李离眼眶发红,受不了地骂了一句脏话。

“这女人的声音真他妈要人命了!”

他一把抓住王千雪,摁在床边,没给她任何准备的机会,直接霸王硬上弓。

徐栀初此刻却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她大脑一片空白,心脏砰砰狂跳。

她像是一个溺水之人,呼吸被剥夺,身体的力气被抽干了。

一吻结束,徐栀初浑身都软了,气喘吁吁地靠在傅璟天怀里。

她以为可以离开了,才站起来,又被他拉回去,摁在床上吻了好一会儿,才放开她。

“好了,睡吧。”

徐栀初都有些懵,脑子一团浆糊,爬回床上躺下,才冷静下来。

越发觉得傅璟天的可怕,他不被欲望控制。

他的每一个举动,都是带着目的的。

刚刚那个吻若不是好色,那就是故意做给对面那两人看的。

等于在她身上罩上了保护伞。

傅璟天在保护她。

他用一个吻告诉李离,他对她的重视。

他到底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

很快,徐栀初听见了傅璟天平稳的呼吸声。

隔壁动静那么大,他永远都能安然自若地睡觉。

徐栀初这一晚,也是等隔壁床停下了,才睡着的。

翌日,徐栀初起来给傅璟天叠被子。

王千雪就站在旁边看,“婉婉,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我就是玩机械的。”徐栀初简单地回答。

“玩机械的?这可是男孩子喜欢的,你也喜欢?”

王千雪仿佛不太理解她的喜好。

“喜好不分男女。”徐栀初拉了床单几次,都没能拉好褶皱,觉得床单该洗了。

“昨晚,他到底有没有碰你?”王千雪突然转移话题。

“你觉得呢?”徐栀初站起来,对着她笑了笑。

“我觉得没有。”王千雪拉着徐栀初,走到大门口,指着院墙外面最高的那一棵树。

“看见没?傅璟天的心上人,就是埋在那一棵树下的,他亲自埋的,和他那一只一百万的手表一起。”

徐栀初看着那一棵比周围所有的树都要茂盛的大树,仿佛得到了充足的养分,枝叶茂盛。

“千雪,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傅璟天他只爱死的那位,白月光,纯元皇后的级别,你不过是她的替身,别动真感情,否则,你会遍体鳞伤的。”

徐栀初点头,“多谢提醒。”

这里的人,有感情可言吗?

虽然她不知道王千雪的动机,但是她说得对。

爱情这个东西,不是谁都玩得起,也不是谁都敢玩。

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

傅璟天就像一条毒蛇,危险异常,她可不敢和他谈感情。

“你知道就好,傅璟天不会爱上任何人的。”

王千雪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强调。

“他那个女朋友长得和我很像吗?”

徐栀初一直把自己的脸遮挡起来,不梳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很邋遢。

做到了最不吸引人的状态。

王千雪盯着徐栀初看了半晌道:“很抱歉,我不得不说实话,你这形象和她比起来,就是天与地的差别,你就是的。”

徐栀初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徐栀初最近和王柏聊得很投机,她又用赔偿老男人的十万彩礼钱,骗了王柏十万块。

她还承诺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好了,就去见王柏。

半个月过去了,她的业绩才十万零五千,距离之前检讨书承诺的一百万,相差十万八千里。

徐栀初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好几次睡着了,不是梦见无数野狗撕咬她身体,就是梦见被毒蛇缠绕。

每一次从梦中惊醒,都是大汗淋漓,尖叫着坐起来的。

李离脾气不好,起床气很大,每一次被吵醒,就气得用东西砸徐栀初。

“死大半夜不睡觉,想死是吗?”

“对不起,李哥,我错了。”

她每一次都诚恳地道歉。

以前李离看在傅璟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