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女许久未见,为父甚是挂念,听闻你和贤婿来了,就先出来看看。”

他言罢,看到女儿身边男人张嘴要说话,登时一颗心卡到嗓子眼儿,生怕顾景熙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让他下不来台。

然而,他多虑了。

顾景熙又不是傻子,怎会在孟冬远笑脸相迎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在其他客人面前落孟冬远的面子?其他客人传出去,这不是给人机会参他一本,说他不孝?不仅如此,还会自毁名声。

顾景熙淡声唤一句:“岳父。”

他声音淡漠,透着疏离感,却让孟冬远震耳发聩。

孟冬远被震得耳朵嗡嗡的,内心大受震撼,要知道顾景熙从未喊过他‘岳父’,只喊他‘孟伯爷’,现在听到这一声‘岳父’,他非但没有想象中的高兴,还有种见鬼的感觉。

他微微抬头,对上那双过分平静淡然的眼眸,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向他袭来,让他心下忐忑,霎时间竟然有点不敢应,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哎,贤婿。”

这时,顾修明上前一步,拱手一礼:“修明见过外祖父。”

外祖父?

孟冬远听罢,脸色微微一滞,心底再次掀起狂澜,诧异地看了眼温文有礼的顾修明,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托女儿的福,有了个便宜大外孙,比自己女儿还大一点的外孙。

糟心!

原本要成为亲家的人,现在成了他女婿,原本的准女婿却成了他的大外孙,想想都觉得膈应人,幸好女婿的身份可以为他挽回点颜面。

然,这便宜大外孙来给他过生辰,态度也恭敬,都给他整迷糊了,按理说顾景熙娶了他女儿,顾修明作为他女儿的前任未婚夫,应该觉得膈应才是,现在却心甘情愿喊他外祖父,看来他这嫡长女手段真不是一般的高明,竟然把前任未婚夫都给收服了。

孟冬远暗自吸了一口气,语气和蔼又平静:“修明不必多礼。”

随后,孟冬远小心谨慎的跟他们寒暄几句,他的亲友也与孟瑾瑶三人互相打招呼。

孟瑾瑶忽然道:“父亲,我们先去给母亲请安,就先失陪了。”

孟冬远含笑点头:“去吧,你母亲也甚是挂念你,昨日还念叨着你。”

孟瑾瑶勾起嘴角笑:“是么?我也甚是想念母亲呢。”见父亲面色一紧,她笑意更深,缓和了语气,“我们这就过去给母亲请安。”

孟冬远目送他们离开,这才稍微缓了口气,若是没有客人在场,他还能想法子跟顾景熙攀一攀关系,现在有客人在场,他不得不端着长辈的架子,却又怕他们一家三口整出什么幺蛾子,应付起来吃力的很。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新书孟瑾瑶顾景熙看全文小说-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小说资源阅读孟瑾瑶顾景熙

尽管如此,孟冬远还是收获了大家羡慕的目光。

有宾客道:“孟兄啊,你们家大姑娘孝顺,就连女婿和外孙也是个孝顺的。”

“是啊,妹夫,你们家这女婿挺好,外孙也不错。”

这回说话的是孙氏的嫡亲哥哥,孟冬远的大舅子孙智勇,他父母为他起这名字,大概是希望他智勇双全,奈何他资质平庸,读书不怎么行,只考了个秀才功名就停滞不前,现在连个闲职都没谋到,若非有点家底,如今也过得潦倒。

孟冬远面不改色地应付着:“我这女婿是挺好,就是性子有点寡淡,但这不要紧,只要他对阿瑶好,我就放心了,阿瑶大婚那天发生的事,你们也知道。”

他说完,轻叹一声。

宾客们听罢,就想到翁婿俩的年龄差,相差五六岁,当翁婿相处有点别扭,当兄弟相处又不太好,位高权重的长兴侯哪会像别的女婿那样亲切又恭敬?相敬如宾就是最好的。

又一客人道:“前阵子传出顾世子各种荒唐事迹,今日瞧着,他与你家大姑娘倒是母慈子孝。”

孟冬远欣慰地笑着,三言两语岔开话题,让他们进厅里坐下说话,继续谈女儿一家三口没来之前的话题,忐忑的心才逐渐恢复平静。

-

那厢,孙氏也是怕孟瑾瑶整幺蛾子,如坐针毡,边应付着客人,边等着他们到来,也在想着应对策略,可别搞出什么幺蛾子丢了家族颜面。

有丫鬟进来禀告:“夫人,大姑娘他们来了。”

孙氏忙道:“快去请。”

不一会儿,孟瑾瑶一家三口进花厅,众人的视线也落在他们身上,目光中带着探究。

“阿瑶,你们来了啊,母亲还以为你们忙,没时间过来。”

孙氏与孟冬远一样,生怕他们说话不中听,率先开口,来个先发制人,还嘴角含笑,和颜悦色的看着他们,若他们不给面子,那可就是他们的错。

孟瑾瑶自然不会当众跟她闹起来,要为难她,那也得等会儿在说,遂温声回应:“父亲生辰,做晚辈的哪能不来给他庆祝一番?夫君今日还特意告了假,就连修明都跟书院告假,来给他外祖父过生辰呢。”

孙氏微愣,后知后觉地想起,今日并非休沐日,目光落在顾修明身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称呼,本该是她的便宜女婿,却因为逃婚,成了她的便宜外孙子。

顾修明似乎是看出她的尴尬,拱手一礼:“修明见过外祖母。”

此言一出,孙氏又是一愣,只觉天雷滚滚,长兴侯世子竟然喊她‘外祖母’?

很快,孙氏反应过来,稳住情绪,从善如流地回道:“哎,修明真是有心了,学业为重,今日只是你外祖父的小生辰而已,其实不必告假的。”

顾修明却不以为然道:“小生辰也是生辰,作为晚辈,来给长辈过生辰是应该的。”

孙氏含笑说:“你这孩子可真是孝顺。”

顾修明看向身边的孟瑾瑶,直接将功劳推给她:“都是母亲教导有方。”

孙氏听罢,脸色微滞,心下诧异,眸光在孟瑾瑶与顾修明身上游移,看他们二人脸带淡笑,似乎关系尚可的样子。

她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最近因家里闹鬼的事,她被折腾得够呛,倒是没精力去关注其他事,这期间也不知发生了何时,孟瑾瑶跟顾修明竟然会有好好相处,母慈子孝的一天。

这可真是见鬼了!

第一百八十八章 让她难堪

孟瑾瑶忽然问:“对了,母亲,祖母呢?”

闻言,孙氏回过神来,如实回道:“你祖母这两日身子不爽利,昨夜没睡好,早上用过早膳又睡下了,现在应该还没起来,你们可以晚点再去给她请安。”

孟瑾瑶颔首应道:“好,那我们晚点再去。”

随后,孙氏让他们坐下说话,看着孟瑾瑶和顾修明母慈子孝的,一家三口相处得十分和谐,她就觉得诡异,都不知道顾景熙父子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这小贱蹄子果真是没白瞎了这张讨男人喜欢的狐媚子脸蛋。

花厅内都是女眷,顾景熙与顾修明是男子,不好过多逗留,只坐了一会儿就去前院。

他们父子离开,花厅内有了片刻的静默。

孟瑾瑶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在场的客人,都是混得不如永昌伯府,或者是跟永昌伯府差不多的,这些人家中曾经也有过辉煌,不然也不会跟孟家来往,而大家能互相往来,不过是同病相怜,谁也不好冷嘲热讽谁,且还能互相吹捧一样,维持脸面,仿佛家中情况还如往昔。

譬如她祖母的娘家,曾经家境是不错的,不然她祖母也不能嫁给当时作为永昌伯世子的祖父,只是祖母的父亲去世后,后辈没出息,就逐渐式微。

她继母的娘家孙家也是,在孙氏的父亲在世的时候,孙家尚可,所以孙氏的嫁妆也尚可,不然当初孟家又怎么会让孙氏用自己的嫁妆,去填补花掉她生母嫁妆银子的窟窿?那些用掉的嫁妆银子,孙氏的嫁妆能填补约莫六、七成。

不过,孙氏的嫁妆,跟她母亲的嫁妆比起来,那可差远了,她外祖父就只有她母亲一个孩子,几乎全部家当都给母亲做了嫁妆,也难怪他们会动歪心思。

如今孙家也是彻底没落了,孙氏的兄长平庸无能,有点能耐的弟弟又因病早逝了,孙氏的侄子还在念书,前程未知,孙家现在并没有人在朝为官,都在啃父辈留下的家底度日,出门在外以书香门第自居,跟她那同样平庸无能的父亲一样,跟没什么本事却又读过书的人一起吟诗作对、附庸风雅。

而她父亲唯一能胜过别人的地方,其一便是祖宗有能耐,得了个世袭制的爵位;其二就是跟长兴侯府有姻亲关系,能沾一沾侯府的光;至于其三嘛,自然是因为她父亲好面子,出门在外大方慷慨,跟这些酒肉朋友相处的时候,就成为吹捧的对象。

片刻后,孟瑾瑶收回目光,看向孙氏,孙氏如今消瘦了不少,憔悴不已,厚重的脂粉都难掩脸上的疲惫,双眼有红血丝,眼窝处的鸦青色,脂粉都掩盖不住,但是能看出痕迹,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现在只怕是强打起精神应付客人,毕竟据她所知,孙氏昨晚又见鬼了,几乎一夜未眠。

她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嘴角,关切地问:“母亲看起来憔悴了不少,可是与闹鬼一事有关?”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孙氏,她们不是没看见孙氏脸色萎靡憔悴,约莫能猜到是什么事,只是碍于今日是别人的主场,所以才没问出口,省得讨人嫌,她们今日是来看看能否攀一攀关系的,又不是来得罪人的,没想到孟瑾瑶竟然问了这个问题,但想到孙氏扣押了孟瑾瑶生母的嫁妆,孟瑾瑶又怎么会真的继续跟孙氏母慈子孝?

孙氏脸色微微一僵,避重就轻回答:“昨夜没睡好,那件事早已请法师来解决了。”

她这模样,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不是一个晚上没睡好所导致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