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外界一切消息,安心在寺庙内吃斋念佛,还特意勒令傅景琛不许来找她,否则就扰乱了她的心。

永宁寺的平安符很灵,不过只有第一个求的符才灵,多则贪,贪则不灵。

而普惠大师亲自开光,更是能保佑佩戴之人,平安顺遂。

第八日,南乔将普惠大师开过光的挂坠和求来的平安符绑在一起,回了江城的娘家。

她此次来江城,除了替傅景琛求平安符,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就是打探南君澈的心上人到底是谁,至于战术,还没想好。

所以她求助了夏知鸢。

“宝贝儿,你今天到江城吗?”

南乔带笑的声音传到夏知鸢耳朵里,让她寒毛都有些竖起。

“嗯,在飞机上了,在一个小时就落地了。”

夏知鸢搓了搓手臂,发现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我现在已经出发去机场了,来接你哦。有件事,想找宝贝帮忙~”

南乔嗓音清甜,软糯的撒着娇。

“南小乔,有话好好说,你要干嘛?先说好,我不卖身啊!”

夏知鸢将手机挪远了些,有些嫌弃,南乔一看就不怀好意。

“我想探探我哥的口风,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但是我还没想好,该怎么问。”

南乔皱了皱眉,这真是件棘手的事情。

完全看不到飞机上面色苍白的夏知鸢。

“那我怎么知道啊,你哥的事情,谁会知道呢,你这个做妹妹的都不知道,我更不会知道了。”

夏知鸢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维持稳定。

傅景琛南乔小说免费阅读 傅景琛南乔免费阅读无弹窗小说

“妈妈做了一大堆菜,就等着见她的干女儿了,我回来都没这么好的待遇呢。”

南乔揶揄着。

“行,晚点见,他们通知我关闭手机了,晚点就降落了。”

空乘人员走到夏知鸢身边提醒她即将降落,请关闭电子设备,却发现她的脸色难看至极,问她需不需要一些帮助。

“请给我一杯热水,谢谢。”

夏知鸢合上眼睛,勾起一抹笑。

她不是没想过去问南君澈,为什么明明她都表白了,却觉得她只是孩子心性,明明他心里也有她,却依旧将她拒之门外。

可是她不敢,她害怕得到结果。

她什么都不缺,却独独缺少了勇气。

可是傅景琛都愿意将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告诉南乔,她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就最后一次,就勇敢最后一次,如果不行,她就死心。

第84章我拿她当闺蜜,她却想当我嫂子

飞机划破云层,伴着晚霞降落在江城机场,夏知鸢早已理好情绪,面色如常的坐上南乔的车,南君澈也在。

她早就想好了计划,主动出击再欲擒故纵。

等他们到家的时候,也正好是饭点。

南君澈把夏知鸢的行李箱拿到她房间去,夏知鸢则是乖乖坐在餐桌上等开饭。

“知鸢啊,看你都瘦了,多吃点,一个人扛起一个公司是不是很辛苦啊,乔乔要是有你这么懂事就好了。”

南妈语气软哝,不停的往夏知鸢碗里夹菜。

“唉,妈妈,禁止拉踩,我最近忙着画展和录综艺,也很有事业心的啊!”

南乔将脸从碗里抬起来,语气有些不满。

“妈,我一个人扛起南环,也很辛苦的,怎么不见你多关心关心我这个宝贝儿子啊。”

南君澈看着夏知鸢碗里快堆成山的菜,连忙伸出筷子,挡住南妈继续往她碗里夹菜。

顺便夹走她不爱吃的胡萝卜。

“妈,纸鸢不是小孩子了,有想吃的会自己动手的。”

“不是妈不关心你,你倒是让妈妈省省心,以前妈妈问你,为什么不谈恋爱,你说你想先立业后成家,现在事业打拼的也算成功,那你什么时候谈恋爱呢?快三十的人了,也不知道着急,隔壁姚阿姨,孙子都抱俩了。上次陆阿姨的女儿,你嫌太高,上上次王阿姨的女儿,你嫌太矮,上上上次陈阿姨的女儿,你嫌太胖,你说,你想要什么样子的。”

南君澈一开口,南妈的火力瞬间转移,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让人头疼。

“小纸鸢,最近工作怎么样?都还顺利吧。”

南君澈一听到南妈开始碎碎念,连忙转移话题,将视线转移到夏知鸢身上。

自从十八岁那年,夏知鸢和南乔一起出国后,他们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上次见面好像还是在南乔的婚礼上,每次不是她躲着,就是他避着。

这几年夏知鸢好像长得很快,脸上的婴儿肥都已经消失了,五官更加精致,比以前更加好看了。

“嗯,谢谢哥哥关心,都好。”

夏知鸢略微点头,极快的和他对视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吃着碗里的菜。

虽然她很想否认,很想保持冷静,但是看到南君澈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又开始怦怦乱跳。

暗恋过的人,再见面也还是会心动。

“那就好,有事就联系我,都是一家人。”

南君澈垂下眼眸,眼底的情愫,让人看不清。

“是啊,知鸢,有什么事就让君澈帮忙,最近谈男朋友没有啊?”

南妈又转移了提问对象。

一桌子四个人,南妈是长辈,剩下三个晚辈,自然是要轮流开问的。

可惜南爸不在,不然就是一个长辈,三个晚辈,再加一个出气筒了。

“还没有,最近太忙了。”

夏知鸢摇了摇头,实话实说。

“不着急不着急,我们知鸢还小,慢慢挑,一定要擦亮眼睛,现在外面的渣男多的是,一定要仔细着来。”

南妈细声叮咛,她最近被一些短视频洗脑了。

“嗯嗯,谢谢伯母。”

夏知鸢点点头,语气娇软,看起来安静内向极了。

“知鸢你也帮君澈留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的女孩子,你看人的眼光,伯母放心。”

南妈顿了顿,觉得可能同龄人的眼光会比较一致,考虑的方面也不一样,说不定会有适合南君澈的。

“好,我会留意着的。”

夏知鸢自然的点了点头,语气颇为随意,眼神再次飘向南君澈,却落空。

“乔乔,最近和景琛感情怎么样?”

南妈的火力转移到南乔身上了,一桌三人,无一幸免。

“咳,好得很,妈妈你放心。”

南乔战略性的清了清嗓子,她就知道,迟早要来。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个小孩,你和景琛结婚也快两年了。”

南妈算了算时间,想想还真快,南乔都已经嫁人快两年了。

“在努力了,在努力了,妈妈你放心。”

南乔拍了拍胸脯,眼神坚定。

以前她很抗拒,不过现在倒觉得,小孩子也蛮可爱的,也不是不能生。

一顿饭就这样,在南妈的火力攻击下吃完的,三个人吃的战战兢兢。

吃完饭后,南妈约了小姐妹出去做美容,留下南君澈在家里照顾两个妹妹。

南君澈和夏知鸢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两个人都有些坐立难安。

南君澈是因为紧张和纠结,夏知鸢则是激动和害怕。

而南乔早就趴在床上,和傅景琛煲着电话粥。

“你都不知道啊,今天晚上这顿饭,吃的有多难受,我妈这个战斗力,啧啧,我都害怕。”

南乔笑嘻嘻的将晚上的事情告诉傅景琛,每次一有事,她都忍不住要和他分享。

大概就是充满爱的分享欲吧。

“不过我哥还真是,一天天的不着调,也不知道以后谁能收服他,你看他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

南乔以青蛙趴的姿势趴在床上,最近觉得有点脊柱侧弯了,稍微拉伸一下会舒服很多。

“你真看不出来?”

傅景琛轻笑一声,傅太太怎么有些方面这么愚笨呢。

“什么东西看不出来?我哥肯定是直的,这个我保证。”

南乔皱了皱眉,思绪乱飞。

“你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

傅景琛抚了抚额,要不是隔着电话,他都想弹弹她的头。

“我是说,你哥和你的闺蜜。”

傅景琛言简意赅。

“什么?不可能,纸鸢要是有这个想法,我不可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俩的?”

南乔瞬间来了精神,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差点闪到腰。

“之前我们结婚,他们眼神一个偷偷瞥向对方,一个偷偷躲开,我出国之前,夏知鸢天天跟在南君澈后面,一直喊他名字,从来不和你一起喊哥哥,还有,南君澈这种情场王子,在七夕这种节日上,可能会独自买醉吗?再说上次那个酒局.....”

傅景琛一口气罗列了好多例子,愈发验证了他的说法。

“不然怎么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呢?也就你个小傻瓜看不出来。”

傅景琛一眼就看出两个人之间的猫腻,只有南乔这么愚钝。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