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季缚推门而入,出现在病房。

她看见他小脸微微苍白,下意识想藏起蛋糕……这是桑忨被他软禁后唯一能拥有的珍贵东西,是她童年的美好回忆

她知道是谁送的,

她没有发微信感谢,也没有打电话,她只是领了这份情。

桑忨仰头望着季缚。

半晌,季缚走到她身边坐下,他的目光落在蛋糕上又移向桑忨的小脸,声音出奇温柔:“生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中午佣人给你下了一碗长寿面,我吃掉了!现在我们一起吃蛋糕,给你过个生日?”

“季缚!”

桑忨很了解他,她仰头望他,嘴唇微颤。

季缚微微一笑。

他伸手轻轻抚摸她的红唇,修长手指带了些轻佻的意思,等他摸够了才温柔轻喃:“贺师兄送的蛋糕,味道应该不错!”

他又问:“你喜欢他?”

桑忨轻轻合眼:“没有!季缚,我没有!”

季缚仍是淡笑。

他倾身凑到她耳边,嗓音低低哑哑的:“随便问问,这么紧张干什么!陆太太,我相信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否则我真不知道找谁出气才好!动你舍不得,动了贺师兄,你大概也要心疼!”

桑忨近乎崩溃:“季缚,你究竟想怎么样?”

话音落,她被他抱起来放到床上。

桑忨想反抗,随即他轻轻一扯就将她的病服脱了下来,轻易缚住她的受伤的手臂,不让她乱动伤着自己。

暗色床单,映着雪白身体。

季缚在灯下细细欣赏她,一直以来,他都很喜欢这副身子。

他没有粗暴地对她,

季缚桑忨全文(季缚桑忨免费小说-完整版-季缚桑忨在线赏析)最新章节已更新版

他慢条斯理、软磨硬泡,他盯着她的小脸,像是要将她那点儿皮肉都看清楚一般。

非但如此,

他还伏在她耳边,说着那些让桑忨不堪的下流话:“你第一次来感觉,是我们结婚三个月以后。明明那么对你、你的身体也能敏感成那样儿,真该让你看看当时的样子,荡得不行!”

而他,不会让旁人看见她那样子!

特别是贺季棠。

桑忨羞耻又难堪。

她被他折磨,小脸染上红晕彰显着女人韵味,她不想让季缚瞧见便深深地埋到枕头里。

……

季缚低头,黑眸注视着身下的女人,他的眼里甚至没有身体上的需求。

他轻嘲出声:“舒服吗,陆太太?”

桑忨紧闭着眼,她多多少少有些回避的意思,声音破碎:“季缚,我们不该做这样的事情。”

季缚嗤笑:“不该做、我们也都做了!”

他抽身而退,他看着桑忨倒在枕上微启着红唇,声音沙沙的特别性感:“季缚……怎么了?”

季缚当她面儿,将裤链拉上。

他倾身抚摸她的小脸,附在她耳畔的声音低而冰冷:“陆太太,记住这种感觉,记住这种想要又得不到的滋味,好好感受!”

桑忨身体冰凉。

原来方才的一切,不是男女间的感觉,而是季缚对她的惩罚。

因为那个蛋糕。

只因为贺季棠,送了她一个蛋糕……

季缚就像是过去那样对她,用身体征服她,随即看着她独自陷入渴求的不堪模样!

三年了,他一点也没有变。

而她,也没有……

第34章 陆太太,所有东西都有价码

桑忨怔忡之际,季缚去了浴室。

片刻,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间或还有男性低低哑哑的嗓音……

桑忨是个成熟女人了。

她猜出季缚在浴室解决了生理需求。

约莫20分钟的样子,季缚从浴室走出来,身上是常款的白色浴衣……领口微微敞着,白皙结实的胸口布满水滴,顺着男体往下滴去。

季缚没管这些。

他走过来,静静站在床头,看着发呆的桑忨。

半晌,桑忨抬眼望住他。

她的眼尾发红,眼睛里也布满了水气,没有女人能接受丈夫这样恶劣的对待,即使她已经忍受了这样的婚姻三年。

她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

季缚看着她楚楚可怜的小脸,丝毫不为所动,他对桑忨的所有怜惜,全都因为一个蛋糕而收得干干净净。

若是旁人还好ᴊsɢ,偏偏是贺季棠。

……

季缚眸色深沉,他的嗓音平静而克制,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他盯着桑忨的眼,说:“我不会离婚!”

桑忨嘴唇颤抖。

季缚很淡地笑了一下,接着说:“桑忨,我没有的东西,贺季棠他也休想有。”

他将一个文件袋扔到床头。

桑忨意识到了什么。

她拿过文件袋,抖着手用最快的速度拆开,里面是一堆废纸片,但仍能拼凑它原来完整的样子。

一份离婚协议书,落款上季缚签了字的。

现在,它被撕得粉碎!

桑忨看得恍惚,她很轻地眨了下眼睛。

原来,她曾经和自由,擦肩而过!

就因为一个蛋糕,季缚收回了他对她最后一丝怜悯,决定再不放过她。

桑忨盯着那份撕碎的文件,她看了许久,一直到眼睛发酸甚至发疼她才抬眼望着季缚,她的声音抖得不成样子:“季缚,我可以什么都不要的。”

她近乎卑微。

但是季缚并不为所动,他是生意场上的人,向来铁石心肠。

他在等,等他的妻子平静下来。

然后,他们才能理性地接着谈。

他眼睁睁地看着桑忨眼里的希望幻灭,他静静地看着她的表情趋于绝望,他想,挺好,他也不需要一个太过于感情用事的太太。

感情,是这世上最无用的东西。

终于,病房里安静下来。

不但安静,还静溢得可怕,季缚打破了这份安静,他用一种冷静公事公办的语调开口,他说:“桑忨,这世上任何东西都是有价码的。”

“婚姻是!感情也是!”

“如果暂时没有,那是价码没有谈拢!

……

季缚垂眸,居高临下注视着他的妻子。

桑忨小脸苍白如纸。

但他仍是不为所动,并且铁石心肠地说下去:“我需要你当陆太太!不管是因为你带得出去、还是我对你的欲望,总之我暂时不想换太太!而你一直不愿意再当这个陆太太,那么桑忨……我们来谈谈价码吧!”

桑忨不是傻子。

季缚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开出的条件,或者说是他嘴里的价码,一定是她最想要的。

她盯着他看,

季缚蓦地就嗤笑出声,他伸手轻摸她的脸蛋,声音温柔似水:“你最想要的,不就是乔时宴的自由吗?你当初跟我闹,你连上床的时候都说不喜欢我了,不就是因为当初我没有帮你娘家没有帮着乔时宴吗?行,现在我帮你,但是桑忨你记住这不是情分,这是价码,这是你回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