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数学老师指着黑板,看向了杨真真,话音一转:“杨真真同学,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杨真真愣了下,没想到老师会主动提她。

见她沉默,课堂上的学生们扑哧笑了出来,或许是想看她出丑,有学生笑:“杨真真,老师都喊你了,你还不上去做做?”

“对呀,你不是要考清北吗?这种题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吧?”

在一片笑声中,数学老师肃清着脸拍了下讲台。

“安静!课堂上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吗?”

没人说话了。

杨真真站了起来:“老师,这题我看懂了,我可以写。”

“你上来写。”

数学老师对她换了语气,亲自递上了粉笔。

杨真真便到了黑板前,开始解题。

在她写下第一步的卢式时,数学老师的眼里已然露出了欣赏之色,他知道这题对她来说是没问题的。

目光下落,课堂里的其他学生压根都不看黑板一眼。

他们似乎认定了杨真真是在乱写。

数学老师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他用戒尺拍了拍讲台。

“所有人都给我看黑板!全国奥数竞赛的第一名在给你们解题,你们还不珍惜?!”

第32章

霎时。

整个课堂陷入死一般的沉静。

有人不敢相信:“老师,你刚刚说什么?”

精选小说乔江川杨真真(乔江川杨真真)全本阅读_乔江川杨真真免费阅读_笔趣阁

“全国第一,杨真真是去年沪市举办的全国奥数竞赛的冠军!”数学老师自豪地重新介绍了一遍杨真真。

而这时的杨真真也写完最后一个步骤,放下了粉笔:“老师,我写完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我那个比赛已经过去了,老师您就不必这样说,我也没那么厉害。”

所有人顿时没了声,他们的目光认真落在了黑板。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杨真真的解题步骤跟他们学的繁琐不一样,她没有用标准答案来解题,可解题法子却是通俗易懂,让所有人一看就明白。

一时之间,原本嘲笑她的同学眼神都变了。

“杨真真同学,你太谦虚了,这还不厉害吗?”老师先鼓起了掌,同时他的眼底更是露出了几分钦佩之意,“不愧是可以解庞加莱猜想前一步的数学天才,这数学课我还得请教你!以后可别喊我老师了!”

这话说得杨真真无所适从:“别这样说。”

台下的学生不理解:“老师,什么庞加莱猜想?”

“你们接触不到的东西,你们还是先弄懂黑板上的这道几何题吧!”

数学老师笑了出来。

这个话题就此跳过,但也就这节课后,同学们对杨真真的态度也好转,他们看她的眼神不再是嘲讽,反而带上了几分惧怕,对天才的惧怕。

杨真真并没有受影响,依旧自己学自己的。

晚上回到家。

跟乔江川跟提及这件事时,乔江川眼底含了笑,“你现在可是名人。”

“又来打趣我了。”

杨真真给了他一个白眼,懒得理,兀自继续学习。

不过乔江川说得也确实没错。

杨真真现在在部队大院可算是出了名。

她得奥数竞赛第一名的事,奖杯勋章架势都很大,还登了报,占据了头条。

整个人大院里,人人皆知郑家媳妇儿是要为国争光去国外参加奥数竞赛的。

不过年后,新一轮的奥数集训,杨真真却并没有去。

她退出了国际奥数竞赛,专心准备高考。

“为国内的数学研究做贡献远比去参加竞赛有意义。”

林序维这么跟她说过。

所以犹豫过后,杨真真还是选择退出了竞赛,集训的时候她见过了,国内能参加奥数竞赛的人很多,并不缺她一个。

但做数学研究却人员稀少,她自己也对此很有兴趣。

杨真真也逐渐开始有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她清楚知道自己喜欢数学,如果能为之奋斗一生,那她的新人生绝不会留遗憾。

然而这个决定却让大院里的很多人不理解。

他们认为,比起高考,已经能竞赛拿奖才是杨真真更合适的选择。

——“哎,还是没读过书,傻啊!选了条傻路,这万一高考没考上,她这为国争光的名额也没了,多亏?”

但对此,郑家人没有一句闲话。

不管是郑父郑母还是乔江川,他们都支持杨真真做的一切决定。

这也是让杨真真十分感动的一点。

灯光摇曳下。

乔江川躺在炕上,看着杨真真认真学习。

安静许久,乔江川忽地开了口。

“月娇,我要跟你说一件事。”

第33章

“你说。”

杨真真依旧埋头做题,头也没抬。

而后她便听见乔江川开口说:“我要去深市了。”

心中咯噔一下。

杨真真的笔尖停顿着,思绪有过一刻恍神。

短短一瞬,那些她原本以为早已忘却的记忆竟然清晰无比钻了出来。

按照前两世的轨迹,乔江川本该早就去深市发展了才是。

这辈子他陪了她一段时间,她险些都以为他就能陪自己一辈子了。

还好。

还好乔江川这一句话让她也彻底清醒过来。

杨真真握紧手里的笔,强作镇定:“你去就是了,我不会阻拦你的。”

幸好现在的自己还有别的追求,不会被乔江川离开而牵动所有的思绪。

只不过,如果乔江川去深市了。

自己是不是也要从郑家搬走?奥数竞赛的奖金足以让她支撑到高考,这段时间就去外面找个便宜点的房子,租一段时间。

实在不行,就看看能不能去学校申请宿舍了。

短短几分钟,杨真真已经很快为自己找好了后路。

没想到乔江川却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说:“我这次去两个月就回来,每天我都会在你下课的时间给你打电话,你要接,别嫌我烦啊。”

这话让杨真真脑子一下像是短路了。

她愣愣看向他,“两个月就回来?你你你还要跟我打电话?你不是要跟我分开的意思吗?”

她的问题一出来,乔江川整个人也呆了。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神色露出恼怒。

乔江川屈起手指,毫不客气地敲打了她的额头。

“杨真真!你又在乱想些什么东西?我去深市了还不准我回来了啊?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不想见我?你是我媳妇儿,我去那么远的地卢你不跟我打电话吗?”

他显然气得不轻。

杨真真一时有些慌乱,她脱口而出;“可是你以前说去深市,就是不想跟我过日子的意思呀!”

“什么以前?我什么时候说过去深市是这个意思了?”

乔江川不明所以,眉头紧紧蹙起来。

杨真真这才猛地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没敢多看乔江川一眼,低头去佯装做题。

然而乔江川可没想这么轻易放过她,一把将她的本子盖住。

“杨真真,你可跟我说清楚,我平白无故受这么大冤屈去深市的话,回来的时候,你是不是又要跟我玩消失了?”

这话呛得杨真真脸色涨红:“谁、谁跟你玩消失了?”

“你上次去集训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跟我说就走了!”乔江川翻起了旧账,“我那天还给你买了珍珠霜礼物,结果放到过期了你都没回来!”

杨真真脸色涨得更红了,跟他争辩:“我想跟你说的呀,那天早上我去钢材厂找你就是想跟你道别来着,可你一见面就吼我,还把我给你送的早饭扔地上,你还说我是你的拖累,让我别碍眼……”

不提倒好,现在重新提及这些,杨真真也是一肚子委屈。

她记起那天的事来,眼圈登时红了。

重新回来的这段时间,两人都避而不谈的话题在这时被猝不及防地挑起。

乔江川看着她红了的眼jsg眶,一时也怔住了。

第34章

这还是杨真真第一次提起这个。

忍了许久的委屈在这一刻轰然迸发,眼泪就像断了闸的洪水,怎么都止不住。

杨真真愤愤看他,越说也越起劲,思绪不觉飞远了去。

活了三世的记忆混杂在一起,让她忍不住将所有的苦都朝乔江川控诉而出。

“这都还算是轻的!你以前去深市后就丢下我不管了,我一个人回了村里,受尽了白眼!好不容易我鼓起勇气去深市找你,结果我第一次刚下火车就被车撞死了!”

“什、什么?”乔江川懵了,这又是什么事?

可情绪上头的杨真真此刻可顾不上他,她一边哭着一边自顾自地将所有的情绪倾泻而出。

“还有第二次!我再去深市找你的时候,这次我倒是学会躲车了,可我好不容易找到你的地址后,你压根就不认我了!”

“你已经跟李静欣结婚了,你们有你们自己的新家庭了!我哭着喊着跟你说话,你都不肯理我,你还看垃圾一样看我,你还跟我说最讨厌我这样没有读过书还没教养的泼妇!”

“你骂我泼妇,你把我赶了出来,我后来在深市没钱回家,又不认识字找不到工作,我只能在街边流浪靠捡废品为生,我死在低下室的时候,我身上都长蛆了!”

杨真真哽咽着向他控诉着一切,眼睛都哭肿了。

乔江川一开始还以为是杨真真在胡说,在把做的噩梦当真,可渐渐,看见她哭得这么伤心,不知怎么,他的心也跟着疼起来。

他突然觉得她说的这一切或许也真的发生过。

乔江川心疼地看着她,忍不住将她拥入怀里。

“对不起,我错了,是我错了。”

“如果你说的那些事都是我曾经做过的话,我跟你认错,我跟你道歉,是我混蛋。”

听着杨真真的哭腔,乔江川的声音也忍不住哽咽。

他紧紧搂住了她,缓缓道:“可是月娇,那肯定是以前的我不知道你的好,是我以前眼瞎,要是现在的我,我不会的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