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我没死,赵先生准备把我怎么办?”

“我现在给你两条路选择,第一条,现在死。第二条路,我给你一次逃跑的机会,只要你能从我手心逃出去,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井水不犯河水,若是你被我抓住,以后做我的女人,不许有二心。”

赵麟说着,眼中闪缩着兴奋的光芒,不加掩饰的迫不及待。

他就像一个老练的猎人,稳重,内敛,可以用很长的时间来等待猎物上钩。

他铺下了天罗地网,看着猎物在他的网里面挣扎,无用功的逃亡。

然后再慢慢的把网收拢,让猎物知道,他们不过是他的掌中玩物。

而沈晚吟就是那个猎物!

“我接受。”沈晚吟除了接受,也没有别的路可选择。

赵麟很满意,他喜欢这样玩。

“那你可要加油,要是才逃出去,就被我抓回来,就不好玩了。”

沈晚吟捏着茶杯,没有说话。

她太清楚赵麟的动机,把她当狗训,若是太容易驯服,或则狗太温顺,他就会失去兴趣而丢弃。

被丢弃的下场,就是死。

所以,想要活,那就要把他的兴趣挑到最高,让他欲罢不能。

这是一个猫抓老鼠的游戏。

沈晚吟就是那一只老鼠!

而她从来没想过要跑,好不容易才进来,这些人都活得好好的,哪有跑的道理。

谁是老鼠谁是猎人,不到最后,谁知道呢!

赵麟看见沈晚吟眼中的狂热,和昂扬的斗志,他很满意。

“现在,我带你出去走走,让你熟悉一下环境,在你逃跑之前,工作可不能落下。”

沈晚吟陆衍小说完整版阅读-(沈晚吟陆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沈晚吟跟在他后面,乘电梯下楼。

电梯是透明的,可以看见外面的情况。

楼下装修得和很多大公司的办公楼差不多,一些穿着体面的人在里面对着电脑工作。

楼层很大,大概有上千平方,密密麻麻全是人。

电梯继续往下,目所能及的全是美人!

她们穿着清凉,对着镜头跳脱衣服。

还有些直接脱得不着寸缕,舞蹈的时候胸前一颠一颠的,恨不得把腰给扭断。

年轻鲜活的身体,谁不爱呢!

“你想干裸聊?”赵麟打了一个手势,电梯就停在了这一层。

沈晚吟别开脸,“不想。”

“可惜了,她们都没你好看,你的皮肤雪白,身体该红的部位是红的,该粉的是粉的,其他人,需要滤镜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沈晚吟警惕地看着赵麟,“你怎么知道?”

“你洗澡的时候,我看得很清楚。”他笑得很绅士,说着最下流的话。

第117章食色性也

沈晚吟第一次黑脸,“赵先生,你真的够下流的。”

“圣人说,食色性也,喜爱美好的东西,是本性使然,苏小姐这么美好,我喜欢,在苏小姐这里,怎么就这么不堪?”

赵麟很明显比他儿子有文化,还能说会道。

“这么说来,倒是我的不对了。”沈晚吟第一次遇见自己说不过的人。

“听说苏小姐是高才生,我今天倒是要请教苏小姐一个问题,你看下面那位还穿着衣服的姑娘,她在国内电子厂里上班,一个月四千块,她妈得了尿毒症,她爸死得早,她弟弟还在上学,如果不来缅北,他全家就等着饿死,但是她来了缅北,她妈换了肾,她弟弟上了最好的大学,你说她来缅北是对还是错?”

沈晚吟沉默了。

赵耀继续道:“还有那一位姑娘,她爸爸要把她嫁给一个五十岁的老头,换取三十万彩礼给她弟弟结婚,被我们找到的时候,在翻垃圾桶找吃的,如果不来缅北,你猜猜看她是饿死了,还是嫁给了五十岁的老头?”

“卧底小姐,他们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现在可以用你的正义凛然来反驳我。”

赵麟靠在电梯厢上,好整以暇的盯着沈晚吟。

沈晚吟沉默,不是认同了他说的话,而是为这些可怜人而感到痛心。

“我觉得她们错了,他们明知道日子艰难,却还要选择一条不归路,去欺骗那些或许比他们过得还要惨的人,要不就是把那些过得好的人骗得倾家荡产,国内因为被骗自杀的比比皆是,人之所以是人,那是因为他们有良知,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去要别人的命。”

“至于你说的他们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在哪里,我们祖国是一个大家庭,让十几亿人吃饱饭,全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做到,如果你还有怨言,可以去战乱国家住几年试试看。”

“尤其是你赵先生,你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不是你多么的有能力,而是祖国日渐强大,我们过得越来越好,手里有富裕的钱,才让你有机可乘,要是放在三四十年前,人家想要被你骗,口袋空空,你也骗不到钱。”

“我不明白,你这个可恶的犯罪分子,靠着吸同胞的血发家致富,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当救世主?你赵家的祖宗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沈晚吟一口气,把这些日子以来积累的恨意全都爆发出来了。

赵麟眼神瞬间变得冰冷,“卧底小姐。”

这四个字,仿佛带着刀子,刷刷地往沈晚吟脸上飞。

沈晚吟毫无畏惧地与他对视,“赵先生对我这个答案还满意吗?”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碰撞,一番激烈的交战后,赵麟笑了。

“苏小姐的魅力,真的是无穷无尽,我是真喜欢。”

他伸手把她圈在怀里,“孩子,我比你多活十几年,想要激怒我,你可要加油。”

赵麟低头,在沈晚吟脖颈上咬了一口。

沈晚吟疼得皱眉,“赵先生,你是属狗的吗?”

赵麟咬得狠,嘴里尝到了鲜血的味道才松开。

看见她脖颈两排整齐的压印,满足地舔了舔上面的血。

“鲜血的味道,很香,像是初夜一样。”

沈晚吟浑身紧绷,控制着自己转头掐死他的冲动。

“赵先生不知道,成熟的女子,很少初夜流血的,我建议赵先生多读点书,没有坏处。”

她还是把赵麟推开了,嫌弃地擦着被咬过的地方。

赵麟含笑看着她的动作,舔了舔嘴角,“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流血。”

沈晚吟捏着拳头狠狠地盯着赵麟,“我也有的是办法割破你的喉咙。”

“如果你现在扑上来吻我的话,我想你可以做到的,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愤怒的时候,该死的迷人。”

赵麟坚硬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心也热得不像话。

他已经好久没有对人和某种事物这般感兴趣了。

“有人告诉过我,只要我想杀一个人,没有男人能从我手里活下来,赵先生要试试看吗?”

沈晚吟绷着身体,眼中的肃杀一览无余。

“不想,所以我才和你打赌,给你一次逃跑的机会,我喜欢把你抓住,看着你心甘情愿脱了衣服躺在我床上取悦我,我不喜欢用强的。”

赵麟甚至已经期待,沈晚吟不甘心却不得不侍奉他的那一天。

沈晚吟别开脸,“不会有那一天。”

她穿着单薄的裙子,脖颈上的咬痕一目了然。

赵麟看着很满意,还想补上一口,让那里的颜色变得更加的妖艳。

电梯还在向下,下面是穿着大牌化着精致妆容的荷官。

一个个美颜大方,很专业。

电梯继续向下,是电话诈骗。

这一栋楼,一共八层。

赵麟住在顶楼,下面七层,全是办公楼。

窗户被严严实实的窗帘挡住,窗帘后面,站着的全是带着枪的保镖。

没人知道,他们园区具体在什么位置。

他们最后来到地下一层,这里是赵麟的办公室,几重密码加上指纹眼纹验证才能进去。

办公室外面有一个很大的会客厅,会客厅隔壁是一个能容下上千人的宴会厅。

如果从负一楼,逃出去,唯一的出口,就是电梯和楼梯。

电梯楼梯周围安装了两扇门,都是夹着钢板的防弹门。

还有很多保镖守护,蛮力是不可能出得去。

想要攻打进来,没有里面的人提供帮助更难。

负一楼,可以用固若金汤几个字来形容。

赵麟带着沈晚吟进了他的办公室,他对着话筒道:“所有管理人员,今天晚上七点钟,来负一楼参加我们新来的卧底小姐的欢迎会。”

顿时,那边炸开了锅。

“卧底小姐!”

“boss,要我们给卧底小姐准备什么惊喜?”

赵麟看了沈晚吟一眼,对着那边道:“允许你们玩玩,别出人命就好。”

顿时,话筒那边传来各种妖魔鬼怪的笑声。

“猎物来了,兄弟们,我的刀子好久没见血了,不许和我抢。”

“滚蛋,我的兄弟还好久没见到荤腥了呢!先让我上,再轮到你们,免得你们把她弄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