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着车窗上映出来的自己僵硬的脸,扯出一个微笑。

然后转头面对谢景澄:“小叔,好久不见。”

被赶去冰岛的两年,他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短信。

就好像我们只是同住一个大院的邻居,而不是……前任。

咸涩的情绪堵着心口,我攥紧手,胡乱找个理由想要逃离。

“抱歉小叔,我上错车了,这就走。”

我不顾道上的刺耳尖锐的车喇叭声,推开另一侧车门就想下车。

却听谢景澄说:“司家全家出去旅游了,没人接你。”

我僵住了。

和谢景澄在傅家的重要地位不同,在司家,我上不如优秀的医生姐姐,下不如能传宗接代的弟弟,一向是个透明人。

只是我错以为,被赶去冰岛两年不见,他们对我至少会有一点儿想念。

我忍着喉间的哽涩,装作不在乎:“我可以自己打车……”

“杜沁然,你以为你为什么能回北京?”

我愣了下,有些反应不过来。

两年前,我和谢景澄爱意正浓时,他忽然提了分手。

我没办法接受,争吵间,意外发生了车祸,而为了保护我,他双腿受伤。

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风波,家里怕被牵连,主动提出将我送去国外。

谢景澄也没有阻止。

而现在,他的意思是……他让我回来的?

谢景澄杜沁然小说(谢景澄杜沁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谢景澄杜沁然)谢景澄杜沁然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谢景澄杜沁然)

可为什么?

我不解的看向谢景澄,可他只是上了车,什么都不再说。

沉默间,车子缓缓启动。

我没有离开的机会,只能紧贴着车门缩成一团。

可属于谢景澄身上的雪松味道还是一点点侵略过来,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沉香。

我不受控制的看过去,就瞧见他腕间那串白奇楠沉香佛珠手串。

这佛珠是我们五年前刚在一起时,我特地去佛寺求得。

没想到……他竟然还带着。

我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这时,却听见一阵机械声响。

车厢内,前后座之间的隔板突然升起。

我心脏猛地一跳。

和谢景澄恋爱的那三年,因为要避人,所以很多次约会都是在车里进行的。

而一切开始的前奏,就是挡板升起。

谢景澄现在这么做,是要干什么?!

我胡思乱想着,下一秒,只感觉谢景澄的气息忽然浓厚起来。

他靠过来握住了我的手,然后将那串佛珠一点点戴到了我的手腕上!

我垂眸怔怔望着那串比我皮肤还白的佛珠,心砰砰跳。

我看向已经退回去的谢景澄,声音沙哑:“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景澄没有回答。

静默间,车停了。

我看着谢景澄下车的背影,本想喊他的声音却哽在了喉咙里。

因为他走去的方向,有个女人站在那儿。

她在谢景澄的侧脸上落下一吻!

我只觉得像被人掐住了脖子,无法呼吸。

那个女人竟是我最好的闺蜜步月歌!

她和谢景澄……在一起了?!

第2章

看着那一站一坐的亲密人影,我觉得浑身血液都冷透了。

被家人无视,喜欢的人提分手,现在连最好的朋友也背叛了我……

心窝子像被捅了一刀,我竭力压着声音里的颤:“步月歌!”

看见我时,步月歌脸上没有一点心虚,还亲昵地拉住我的手:“星星,你回来真是太好了。”

她笑靥如花,我却觉得好像被一条阴毒的蛇盯着。

我一把甩开她的手:“为什么?你明知道我和他……”

“我都是为了你啊。”步月歌笑意不减反深,“星星,是我求傅先生让你回来的,你应该感谢我。”

她求谢景澄让我回来的?

我下意识越过她看向谢景澄。

哪怕坐着轮椅,男人那与生俱来对所有人事物的睥睨感也没消减半分——

也和两年前跟我谈恋爱时一模一样,毫无区别!

所以其实……他根本就没在乎过我是不是?

我有些喘不上气,也不敢面对这个事实,慌乱地别开了眼。

这时,却听谢景澄淡声开口:“司家没留人,他们回来之前,你在我这儿住。”

留在这儿,就要日日夜夜面对谢景澄。

放在以前,我求之不得。

可现在,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谢景澄。

我垂眼没看他:“不麻烦小叔了,我去住酒店。”

谢景澄却置若罔闻,直接吩咐一旁的管家:“去把东院的房间收拾出来。”

随后便由着步月歌推着,进入傅家客厅。

又是这样……

我站在原地没动作,已经数不清自己的意愿是第几次被完全忽视了。

沉默间,管家走近来轻声劝我:“二小姐,您知道先生的脾气,还是快进去吧。”

知道,我当然知道。

上一个惹怒谢景澄的人,整个家族直接在北京被除名。

虽然司家没人在乎我,可我还是不能随心所欲。

我攥了攥手,僵硬的迈着脚走了进去。

傅家客厅内。

看见谢景澄的那刻,坐在院子里喝茶的一众傅家旁支立刻全都站了起来。

“傅先生。”

“傅爷。”

谢景澄目不斜视,从他们中间径直穿过。

这样的场面,过去总见,我早就习以为常。

直到卧房门口,谢景澄忽然停下屏退了步月歌,然后看向我:“你跟我进来。”

我一头雾水,顶着步月歌不善嫉妒的眼神,跟着谢景澄走进他卧房。

关上门,房间里浓郁的雪松香瞬间将我包围。

而谢景澄扯开西装领带,目光淡漠:“傅氏设计部最近缺人,你明天去报道。”

设计部?

我狠狠一怔,思绪倏然被拉回到两年前——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抱着满腔对服装设计的热爱,想要在时尚圈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也想告诉家里我其实不比姐姐差。

可梦想还没开始,我就被赶去了冰岛。

司家没人知道我喜欢的事,没想到谢景澄竟然还记得……

一时间,我心底的情绪有些复杂,那些被刻意压抑的感情也好像在慢慢涌出来。

但当我碰到腕间冰凉的佛珠时,这一切又都好像沉寂了下去。

想起步月歌之前说的那些话,我忍不住问:“真的是步月歌求你让我回来的吗?”

谢景澄慢条斯理地接下袖口,冷淡抬眼:“有区别吗?”

没区别吗?

我心脏一紧,又想起下车后步月歌吻他的那个画面:“所以你和她是真的……”在一起了?

话没说完,就见谢景澄将价值百万的袖口随手扔在桌上。

他低沉的嗓音也随之响起:“我和她怎么了?不行吗?”

没有不行。

只是这一刻,被分手,被放逐的不甘、委屈齐齐涌上心头。

我往前一步,哑声发问:“你跟她都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为什么我们不行?!”

第3章

我和谢景澄曾经在一起三年。

那三年,我从没埋怨过他不公开的选择,以为他是在等一个最好的时机。

毕竟表面上我还得喊他一句小叔。

但和我同辈的步月歌却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陪他走进傅家大院。

凭什么?为什么?

我想要一个答案。

可谢景澄只吐出了两个字:“出去。”

他语气不容置否,还带着几分不悦。

我狠狠一震,鼻间当即一阵阵泛酸——

谢景澄从前分明是对我最好的那个人,但如今他竟为了步月歌也对我这样冷漠!

他就那么喜欢步月歌?

我不信,咬紧了牙关还想坚持再问一次。

可抬眼对上谢景澄冰冷的瞳孔,我的喉咙就像是被堵住一般,再问不出口。

最后我狼狈转身,仓皇逃离了他的房间。

因为小时候常被父母遗忘,我没少在傅家借宿。

不用人带,我凭记忆一路快步走到了东院的客房。

看见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环境,我的情绪好像更压不住了。

我把自己整个人摔在床上,将头埋在枕头里,不呼吸,不喘气,等到胸腔胀痛,脑袋空白,才放过自己。

然而这一夜,我还是没睡好。

好像做了很多很多有关谢景澄的梦,可等梦醒,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咚咚!”

管家敲门叫醒了我,并送来一套职业装。

我这才想起来谢景澄要我今天去傅氏报道。

不用想,衣服一定是谢景澄让人准备的,因为三围尺码是我两年前的数据——

这衣服两年前的我穿一定很合适,但对现在的我来说……太宽松了。

我看着镜子里有些滑稽的自己,一时不知道谢景澄是不是真的关心我。

如果关心我,为什么会没发现我的消瘦?

可如果不关心,他也不会送来这套衣服……

最后,我到底还是穿着这套衣服去了傅氏集团。

到十八楼的设计部,刚走出电梯,我迎面就碰上了步月歌。

没等我疑惑开口,她先朝我伸出手:“星星,欢迎你来到设计部。”

那主人派的模样让我很不舒服。

我皱起眉看她,故意忽略了她的手:“你为什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