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秦看到了吗?我盛谨言的儿子就连追女人都是要心思,有心思,要手段,有手段。你让秦司时好好学学!”

秦卓,“......”

傅辰微微一顿,他竖起大拇指,“我就说以珩像你还是像学姐多一些,现在看来,他这厚脸皮的劲儿跟你是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秦卓觉得扳回了一城,“要不怎么说盛谨言的儿子会打洞呢,你看在你家门口鬼鬼祟祟求发现的样子,那不活脱脱一个等待被抓的米奇?”

盛谨言被傅辰和秦卓的一唱一和给逗乐了。

他指着视频问傅辰,“他一天天跟个花孔雀一样在你家门口晃,你怎么还不去抓他?”

第405章他的东西,我不要!

傅辰没说话,只是一瞬不瞬地看向盛谨言。

两人对视了几秒,笑出了声。

盛谨言率先起身,“我去和你学姐说下,你和南艺中午别走了,一起吃顿饭。”

盛谨言诚意十足,“我那傻儿子蠢,我得给你赔个不是,对不对?”

傅辰交叠着双腿,解开了西服外套的扣子,“行,中午不走了,跟两位亲家哥哥喝两杯。”

秦卓有点云里雾里的,他跟着盛谨言出门,“不是,傅辰为什么不去抓包以珩啊?他就天天忍心看以珩一天穿得花花绿绿的在他家门口晃悠?”

盛谨言回头看了眼书房门,小声说,“傅辰多精啊,他故意的,这不怪人家不搭理盛以珩,想娶人家侄女连登门说清楚的勇气都没有?”

“换做我,我也会觉得这小子不男人,”盛谨言表情中浓着“恨铁不成钢”,“傅辰端着不去找以珩,就是在等以珩去主动找他。”

盛谨言一脸嫌弃,“而我这傻儿子还在那一天到晚去人家门口当显眼包,你说他蠢不蠢?”

“蠢!”

秦卓皱眉,脸上神色尴尬,“就算再蠢也比司时那个大蠢蛋强百倍。我看傅辰的意思,他是同意两人在一起的...”

“阿言,恭喜你啊,”秦卓有点酸溜溜的,“以珩娶了傅家的大公主,人家丫头身价千亿啊!”

盛谨言哂笑,“不是钱的事,是我那未来儿媳妇可不简单,商场上的傅老板,豪门里的‘女海王’,其实是个心志坚毅,善良忠厚的好姑娘。”

慕北辰阮星遥的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傅兆琛盛以若》全文-傅兆琛盛以若的小说免费阅读小说无弹窗阅读

他笑得眉眼都弯了,“我儿子有福气。”

秦卓,“......”

秦卓知道傅函蕊的身世,但对于外界女海王的传言,显然盛谨言知道却不以为意。

盛谨言勾着秦卓的肩膀两人往外走,“蕊蕊这孩子是被亲生父母还有养父母的婚姻吓到了,她不想结婚,不想谈爱。”

秦卓瞬间明白了,他笑着说,“你家以珩是会选老婆的。”

盛谨言却苦笑,“他的性子像我,他不敢去傅辰面前坦白还有一个原因,一定是蕊蕊她不想公开,不想给我那傻儿子名分。”

秦卓怔了怔,没想到里面还有弯弯绕。

盛谨言摇头,“以珩想娶蕊蕊,他还有的折腾!”

另一边,盛以珩办公室内,他当着傅兆琛的面打了几个喷嚏。

傅兆琛拍了拍他送来的,放在盛以珩桌面上的一摞文件,那是夜遇城归还的盛荣集团的股权和资产文件。

“怎么?二哥这是被夜遇城给吓到了?”

他轻笑,“我看了一下,夜遇城把盛荣集团重新盘活,而且补了大笔资金进去,现在整个集团的收益比之前还高两成。”

傅兆琛赞叹的语气中透着可惜,“明明是个商业奇才却误入歧途,他也是个可怜人,不过这些资产也是他的负荆请罪的一点诚意了。”

盛以珩用手帕擦了擦鼻子,“我感觉是我昨天的西装外套太薄了,昨晚着凉了。”

傅兆琛舌尖抵了下口腔壁,“不见得,说不定谁念叨你呢!”

盛以珩哂笑,“我希望‘念叨’我的人,到现在都当我不存在!不是,傅叔他到底什么意思?”

傅兆琛摊手,表示不知道。

盛以珩又看向那摞文件,问了傅兆琛见夜遇城的事情,他听得很认真,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说大姐会收下夜遇城的那些资产吗?”

傅兆琛舔了下嘴唇,“其实我希望大姐收下,我私心里也不想把这些便宜了夜明逸和他的孩子。”

盛以珩抚了一下马克杯的手柄,他眉眼清冷,“始作俑者是夜明逸,他先是负了夜遇城的妈妈,又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放任夜遇城心理扭曲成这个样子。但无论什么原因,夜遇城对我姐的伤害都是不可逆的。”

他叹了口气,“十年啊,一个女人有几个花样十年?”

傅兆琛赞同地点头,“我也约了大姐,打电话的时候,在里面听到了秦总的声音,他不上班去帮大姐的画室挂画去了。”

他说完挑了挑眉。

盛以珩无奈摇头,“他?毫无进展。我姐就没松口过,好在他没放弃。其实,我觉得大姐喜欢他,但又不想拖累他。毕竟,年龄上,身体上,大姐可能不会再有孩子了......”

傅兆琛和盛以珩再次陷入了沉默。

忽而,盛以珩又打了两个喷嚏,“啧,会不会是你姐想我了?”

傅兆琛翻了个白眼,“你可以这么想。”

——

盛以夏没想到傅兆琛来得这么快。

“兆琛,我不是说了我不要他的东西,”盛以夏起身给傅兆琛泡茶,“我和他离婚的时候财产已经进行了分割,我没有理由再要他的资产。”

傅兆琛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来之前,我就猜到了大姐的想法,但我答应了夜遇城,所以我还是得来。”

盛以夏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你...你见他了?”

“嗯,见了一面。”

傅兆琛皱了皱眉又说,“他挺好的,还和以前一样。见他不可一世的死德行,我就想掐死他。”

盛以夏舀茶叶的手停了几秒钟,她没再问。

傅兆琛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漏洞,夜遇城若是真的好好的,他又为什么要提前归置自己的财产?

他又说,“不过警方已经开始监视他了,他那么精明一定也有了预感,所以他才归置自己的资产,做打算。”

“大姐,这些都是他的合法收入,他希望以此来弥补对你的伤害,”傅兆琛垂眸又说,“他说他真的后悔了,对不起你。”

盛以夏没说话,她放好茶叶开始倒水。

“明前龙井,新茶,”盛以夏走过来放在傅兆琛的面前,“你跟他说我不要,他若不想留给夜家人可以捐掉做慈善。”

傅兆琛拿起茶杯呷了一口茶,“好,我和他说,他准备转让资产的文件很多,我没拿下来,就知道我还得给他送回去。”

他又主动说了和以若去江城小住的事。

盛以夏,“什么时候走?”

“这周四,”傅兆琛笑着说,“这两天您多去看看以若和煊煊,再见也得两个月后了。”

盛以夏点头,“听说陈晚柠后天的飞机?”

傅兆琛点头,“对,送完陈晚柠,我们再出发。”

又聊了一会儿,傅兆琛就起身告辞了,他要把那些文件送还给夜遇城。

在他走后,盛以夏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

夏天的热浪似乎没晒到窗子上,她总觉得有点冷。

她有时候在想夜遇城的结局是什么?她曾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他的任何事,可那是她年少的爱恋。

盛以夏叹了口气,将一杯茶喝见了底,茶叶舒然却苦得很。

另一边,夜遇城看向了傅兆琛退回来的那些文件,他晃神了好一会儿,“我知道了,谢谢你,兆琛。”

傅兆琛不想多停留,“你...多保重,我走了。”

夜遇城没送傅兆琛。

傅兆琛开车回了公司,只是夜遇城那无光的眼神会让他有些不安......

第406章哪怕说你恨我

夜遇城又把律师叫来了,他吩咐律师将所有资产文件做成目录,将目录细化,将手续精简化。

忙乎了一下午,一切才搞好。

夜遇城指着文件的末端签名处再次确认,“只要接受人在这里签上名字就有法律效力,对吗?”

律师点头,他沉吟片刻,“夜总,这是你的全部身家,你这是要干什么呀?”

夜遇城扫过密密麻麻的文字,每一行字都代表着巨额的财富,他轻笑,“赎罪!”

律师微微一怔,不再言语,“夜总您保重。”

他进来的时候就发现有很多便衣警察在夜遇城宅邸的周围,甚至有几人,他认识,在警局的职位不算低。

夜遇城能让他们直接守着,显然,事情复杂且巨大。

律师走后,夜遇城拿出手机,他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去拨打盛以夏的电话。

盛以夏人在画廊,她接受了一个名为“时代与爱情”为主题的画展,她正在和几个新锐画师挑选符合主题的近期作品。

而秦司时则在为他们研磨咖啡,盛以夏的手机就在吧台的台面上。

夜遇城的名字跳动在手机屏幕上的时候,秦司时皱了皱眉,他看向了在一旁谈事情的盛以夏。

他甚至不希望盛以夏再听到夜遇城的声音。

盛以夏抬眸看向秦司时,“我的手机?”

秦司时怔忪了一下,点头,“对,夜遇城。”

盛以夏神情晦暗不明,她示意旁边的画师继续,她起身走了过来拿起手机按掉了,她看向秦司时,“你想替我接,对不对?”

秦司时勾了勾嘴角,“什么都瞒不过姐姐,可我没资格,他至少是你前夫,我却不是你的什么人。”

话里话外都是在为自己要名分。

两人拉扯了很长时间,盛以夏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秦司时,可秦司时从未放弃过。

就在“旷日持久”的你追我逃的游戏里,盛以夏和秦司时至多的亲密只是为数不多秦司时的情难自控的强吻。

他们的男女关系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倒是盛以夏身边的家人,朋友把秦司时当成了她的另一半,就连她的助理都在她身边不厌其烦地说着秦司时这里好,那里更好,哪哪都好。

盛以夏看着目光灼热的秦司时,她苦笑,“别犟了,跟我在一起,你终有一天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