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沈若惜慕容珩重生:带着你的白月光滚远点沈若惜慕容珩完结小说-重生:带着你的白月光滚远点沈若惜慕容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话音落下,众人目光立刻都朝着她看了过来。

沈若惜道。

“这闷头草,乃是长在苗域一带的毒药,中原这边比较稀有,尤其是宫里,基本不会用到,这点于太医应该清楚,否则凭于太医德高望重,这闷头草不会不怎么认识。”

于太医点头。

“确实如此。”

“所以说,寻常人并不认识这闷头草,更不会知道它的用处,秦贵妃出身公侯之家,不会知道这种毒药,所以,臣妾觉得,此事另有其人。”

话音落下,场上安静了几秒。

而后秦海棠一转头。

“方妃,我记得你祖籍就是苗域那边的,你自己以前也略懂点医药?”

方蕙立刻否认。

“臣妾虽然是苗域的,但是自小就到了中原,哪里知道什么闷头草,贵妃岂不可乱说!”

“呵,我乱说?本宫只有明华公主一个女儿,以后公主又不会继承大统,我犯不着去害她,而你就不一样了,你有儿子,你才会忌惮魏贵人生出皇子,你说是么?”

闻言,方蕙也跪下。

她目光定定的看着仁景帝。

“皇上,臣妾多年来一直恪守本分,绝不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臣妾发誓,若是臣妾做的,一定不得善终!”

她说得极其诚恳。

仁景帝盯着她看了会,而后目光重新落在莲香身上。

“看样子,不动点手段,你怕是不会说了。”

说罢,挥挥手。

示意拉下去。

就在此时,莲香突然一咬牙,看向秦海棠。

“秦贵妃,你竟然骗我!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突然猛地起身,朝着一旁的桌子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

脑袋撞在桌角,鲜血飞溅。

“啊!”

有胆子小的嫔妃,吓得立刻尖叫起来。

于太医过去,探了探莲香的鼻息,而后摇了摇头。

已经死了。

秦海棠明艳的脸上,带着怒意。

“这贱婢不知道受了什么人指使,一心要攀咬臣妾,皇上,您一定要查出幕后之人!”

魏珍珍哭得伤心。

“你还在演戏,莲香已经说了,是你指使的!是你,秦海棠,是你害我!”

说着,突然从床上跌落下来,跪在地上,对着仁景帝使劲磕头。

“皇上,您一定要为嫔妾做主!秦海棠是凶手,是她杀了嫔妾肚子里的孩子,皇上!”

一声一声,撕心裂肺。

让人动容。

仁景帝起身,过去亲自将她扶了起来。

在魏珍珍绝望又含着期待的眼神中,他缓缓道。

“这段时间,朕会让皇后对你多加照拂,你眼下最重要的,是养好身子。”

末了,他拍了拍魏珍珍的手:“不过,秦贵妃绝对不是害你的人。”

魏珍珍眼里的光,瞬间熄灭。

摇晃一下,差点摔倒。

说完之后,仁景帝转身,看向苏柳儿。

“皇后,这里就交由你处理吧,若惜,你跟我过来一下。”

说着,朝着殿外走去。

沈若惜立刻跟上。

仁景帝一走,其他人也开始告辞了。

魏珍珍脸色煞白的被人扶到了床上,跟丢了魂魄一样。

只是眼神始终落在秦海棠身上,恨意汹涌。

秦海棠看都没看她。

她缓缓起身。

“本宫乏了,也该回去了。”

说着,给苏柳儿福了福身,转身准备离去。

经过方蕙的时候,秦海棠脚步一顿。

忽然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啊!”

方蕙被打得措手不及,差点摔倒。

她捂着脸,又惊又怒。

“你!”

“今日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以后想要对本宫耍小心机,就不是一耳光这么简单了!”

苏柳儿厉声呵斥了一声。

“秦贵妃!”

秦海棠抚了下华服,转身离开。

方蕙捂着脸,不甘的看着苏柳儿。

“皇后娘娘,她……”

苏柳儿叹气:“秦贵妃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你何故招惹她,以后慎言,下去吧,”

方蕙只能红着眼退下了。

一出瑶光殿,见四处没人,方蕙立刻变了脸色。

“贱人!再怎么嚣张有什么用,膝下只有一个公主,以后等我羽儿成了皇上,一定让她不得好死!”

“还有苏柳儿那个怂货,这么多年了,一直在后宫不温不火的,天天就知道礼佛种花,白瞎了皇后的位置,既然没有能力管理后宫,不如趁早让位算了!”

她身边的贴身宫女竹心道。

“娘娘莫要生气,都忍了这么多年了,何必在乎这一时。”

“本宫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她就是气得不行,要发泄发泄。

“娘娘,您说魏贵人小产这事,究竟怎么回事?”

“本宫也疑惑,但是今日莲香一口咬死秦海棠,不是她也得惹一身骚。”

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方蕙眼里露出一丝冷意。

“今天沈若惜那个蠢货,突然提什么闷头草是苗域的,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下次过来,本宫非得好好罚罚她!”

带着一股子怨气,方蕙满脸阴沉的回去了。

而瑶光殿内。

魏珍珍如提线木偶一般靠在床上,只有眼泪在无声的流。

苏柳儿走过去。

“魏贵人,本宫那里还有一些上好的补药,稍后会送过来,这些日子,你就不用去我那里请安了,养好了身体再说。”

“皇后娘娘。”

魏珍珍一伸手,死死攥住了她的袖子。

她眼神灼灼。

“是秦贵妃害了我的孩子,皇上他一定会为我讨回公道的,他会觉得秦贵妃心狠手辣,是个不能容人的毒妇,是不是?”

苏柳儿端庄清丽的脸上,神色怜悯。

“就连本宫都看出,这事并非秦贵妃做的,皇上又如何看不出呢?”

魏珍珍一愣。

随即手一松。

整个人似是灵魂出窍了一般,脸色苍白如纸。

苏柳儿见状,叹息一声。

吩咐了魏珍珍身边的宫女好生照顾她,又交代了膳房这几日对魏珍珍的饮食多加注意,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踏出房门的时候,听见魏珍珍突然爆发出一阵痛哭。

似是悲愤,又似是绝望。

苏柳儿攥着手里佛珠,摇了摇头。

“她这又是何苦。”

大宫女玉芝扶着她的胳膊。

低声问道。

“皇后娘娘,魏贵人为什么一定要给秦海棠泼脏水?”

“恐怕,是因为前朝的事吧。”

她听说,秦贵妃的父亲在负责清剿叛贼余孽的时候,发现魏珍珍的父亲从中有勾结,便追查下去,找到证据,灭了魏家满门。

仁景帝心慈,不仅没有迁怒魏珍珍,最近还经常去她那里留宿,怜悯魏家只剩下她一个孤女。

不曾想,魏珍珍得到圣眷,却没有好好珍惜。

有了身孕不说,还利用肚子里的孩子,想要报复秦家,将秦海棠拉下水。

如今不仅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也失了恩宠。

当真是愚蠢之极。

“可怜了莲香那丫头,跟错了主子。”

玉芝有些不明白。

“莲香她不是背叛了魏珍珍吗?”

苏柳儿摇了摇头,却没有多说。

走出殿外,她似是想起什么。

“最近珩儿没怎么过来我这里了。”

玉芝笑。

“还不是因为娘娘一直催婚翎王,如今翎王都躲着您了。”

“躲也不行,他年纪也不小了,该成亲了。”

苏柳儿想了想:“听说他自请去冀南治理水灾了,等他回来,我与皇上说一声,给他提一门亲事吧。”
"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 文荒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