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全当众被落了面子,脑子懵了一瞬,当即怒上心头,他气得几乎失去理智,上前攥住洛韶的头发,狠狠一巴掌扇过去。
“贱人,给脸不要脸!”他一边说,一边扯住洛韶的衣服,用力撕开,“野鸡就是野鸡,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嘶啦’响声,洛韶的衣服直接被撕开,露出洁白无瑕的肌肤。
洛韶没想到陶全竟敢当众撕她的衣服,彻底慌了,她捂着破碎的衣服疯狂挣扎,双眼猩红:“放开我,陶全你敢!”
其他人也没想到陶全会突然这么疯,再怎么样,洛韶现在都是顾谨言明面上的妻子,陶全这样对洛韶,就不怕顾谨言发火?
有人有心想将陶全拉开,“陶全,你冷静点,洛韶怎么说也是勋哥名义上的老婆!”
结果反被陶全推开。
陶全心底冷笑,顾谨言恨洛韶恨得要死,巴不得立马跟她离婚,又哪会在乎她的死活?
陶全死死盯着洛韶,满脸疯狂:“我就是当众在这里要了你,勋哥也不会多说一句话!”
陶全刚说完,就感觉后背被人狠狠戳了两下。
陶全满脸不耐瞪向身后,就见身后的男人望着门口,颤颤巍巍:“勋…勋哥,你……你怎么回来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顾谨言会去而复返。
尤其陶全此刻正压着洛韶,还撕碎了她的衣服。
看到顾谨言,陶全眼底掠过一抹惊慌,他的确没想到顾谨言会回来。
虽然知道顾谨言厌恶洛韶,但俩人现在确实还没离婚,陶全自己其实也不知道顾谨言在不在意洛韶。
陶全咽了口口水,下意识松开洛韶:“勋…勋哥……”
洛韶也看向顾谨言,她眼底满是惊惧,眼中噙满泪水,显然吓坏了。
她希冀望着顾谨言,刚想喊他的名字。
男人忽然走进来,他走到原来的位置上,拿起落在卡座上的手机。
他走到哪儿,众人的目光就挪到哪儿。
顾谨言扫了众人一眼,面无表情道:“看我做什么?”
说完,没等大家反应,他拿起手机再次离开包厢。
俨然对洛韶被陶全欺辱的事毫不在乎。
洛韶难以置信,大喊他的名字:“阿勋!”
顾谨言停都没停一下,包厢门掩下,彻底隔绝了他的身影。
包厢里一片寂静。
好一会儿,陶全终于晃过神来,彻底明白顾谨言对洛韶的态度。
陶全再次抚上洛韶的脸,欺身压下来,狞笑:“怎么办,勋哥走了,他根本不在乎你是死是活。”
洛韶死死盯着顾谨言离开的方向,浑身止不住轻颤。
洛韶皮肤白皙细腻,身材很好。
陶全满脸不加掩饰的欲念,伸手就要去扯洛韶护在胸前的手。
洛韶反应激烈,她愤怒望着陶全,浑身颤栗:“沈老爷子当初的命就是我救的,他对我可宠得很,还指望我给他生曾孙子,陶全,你觉得沈老爷子会不会为了我处理你陶家?”
陶全的动作猛地顿住。
是了,他忘了。
顾谨言虽然厌恶洛韶,可沈老爷子却非常喜欢她。
要是洛韶跟沈老爷子告状,难免沈老爷子会把手伸到他陶家头上。
陶全阴冷着脸望着洛韶,如同一条毒蛇:“你以为沈老爷子能护你多久?”
洛韶脸色惨白,强撑着身体和陶全对峙:“至少现在,他会护着我。”
洛韶狠狠推开陶全,头也不回冲出包厢。
她跑得很快,但因她的衣服被撕碎,她只能暂时躲进无人的楼梯间。
蹲在地上,她匆忙从包里翻出手机,立即给闺蜜姬满月打电话,要她现在过来接她,可电话却没打通。
洛韶一连打了好几个,姬满月都没接。
就在这时,楼梯间的门忽然被推开,洛韶现在就像一只惊弓之鸟,一点动静就会引起她剧烈的反应:“谁!”
推门的人似是顿了一下,下一秒,门缝伸出来一只手,那只手递来一件外套:“阮小姐,这是我的外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先拿去穿……啊你放心,这外套是干净的!”
洛韶微愣,她认出这道声音,是刚刚包厢里被顾谨言强行留下又被她强吻的服务员。
好一会,她伸出手接过外套:“谢谢你。”
那人略显局促:“阮小姐不用客气。”
外套确实是干净的,没什么味道,洛韶套上外套,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从楼梯间出来,她想再次和那服务员道谢,却发现外面已经没有人了。
她没再逗留,跑出酒吧,拦车回望江别墅。
直到进门那一刻,她忽然浑身泻力,靠着门滑坐在地上。
她大口大口喘气,想到陶全那张淫笑的脸,以及他撕碎她衣服时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抚摸,她再也抑制不住,冲进洗手间吐了个昏天黑地。
洛韶吐到最后只剩胆汁,她靠在墙上,粗气直喘。
打开浴缸的开关,热水慢慢涌上来,她一遍又一遍搓着自己的手臂和肩膀,试图将陶全留下的痕迹全部搓掉。
直到搓得浑身通红,陶全的气息彻底消散时,洛韶才放过自己。
顾谨言没来望江别墅,洛韶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她站在梳妆台前,从抽屉里取出一本旧旧的日记本。
翻开日记本,里面夹着一张照片。
洛韶望着照片,眼中缓缓蓄起泪,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砸在她手背上。
今晚的事情怪顾谨言吗?
洛韶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什么立场去怪他,施暴的人不是他,他只是不救她而已,他有错吗?
她甚至庆幸,还好他没上来也跟着捅她一刀子。
毕竟,他恨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手机在此时嗡嗡响起,是姬满月回打过来的。
洛韶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姬满月担忧的声音:“抱歉知知,我刚刚在忙没接到你的电话,你怎么了?怎么忽然给我打这么多个电话?”
洛韶垂下眼睑,“满月……”
姬满月敏锐察觉到洛韶的情绪变化:“知知,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洛韶却勾起嘴角:“满月,我没事,我只是有些困了,满月,我先睡了。”
说完,洛韶挂了电话。
是啊,她没事,她只是困了。
睡一觉就好了。
片场。
顾谨言正在等温滢滢拍广告。
苏城走到男人身后,欺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得知洛韶在包厢里把老爷子抬出来自保,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仔细看,会发现他眼底掠过一抹嘲意。
顾谨言挥了下手,苏城便退到一边。
恰时,温滢滢最后一个镜头拍完,她微微弯腰和片场的每一个人道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