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他摇头“不去。”

两个字,谁也不敢再劝。

赵江贺立马起身,“走走走,我们去。”

他身后跟着的几人便也站起了身,都陪着阮少姝一块去了。

一时就只剩了章舒华和冯靳洲两人。

章舒华就更紧张了。

她又想立马走,但是又因为冯靳洲在,又想留,两个手指不停打着结,纠结得要命。

冯靳洲也不理她,自顾抿着酒,视线落在远处的舞池里。

章舒华捏紧双手侧身去看冯靳洲。

冯靳洲没有主动要跟她开口的意思。

章舒华沉了好几口气,打算主动开口,“冯先生……”

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出口,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有些耳熟的声音,“少帅,您来了呀!”

第七十五章 冯靳洲的姨太太

“许久未见您过来了,要不要我去叫娇娇过来呀?她要是知道您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她可天天盼着您来呢!”

章舒华余光看到是这里的妈妈,生怕她认出了自己,脑袋便低了下来。

但是又听到她的话,提什么娇娇的,好似与冯靳洲很熟的样子。

她心里便沉了几分。

虽然心里知道他除了她肯定还有不少女人,但是在这舞厅里,她就觉得甚是难堪。

她明明已经把脑袋低得够低了,但是那妈妈好像还是认出了她似的。

那妈妈轻叹,“哎呦,这不是……”

男女主人公冯靳洲章舒华小说搞笑冯靳洲章舒华全文免费阅读

她凑近过来想要看清楚章舒华的面庞,章舒华把自己埋进大氅的帽子里。

耳边冯靳洲的声音突然响起,他带着笑意,说:“好啊,让她过来,再叫几个一起过来。”

章舒华顿时心头慌乱。

等会儿她要跟她们坐在一起,然后像上一次一样吗?

章舒华已经无处可躲了。

她下意识拿起桌上的酒,灌了一口。

洋酒腥辣,入口她便想要呛出来,但是她忍住了,皱了眉咽了下去。

她都不敢再去看冯靳洲。

他不明白冯靳洲的意图,还在生气,给她惩罚呢?还是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感受?

章舒华不懂。

她为什么要跟他们一起过来,简直是自取其辱。

她放下杯子,猛地就要起身。

腰间突然有胳膊缠过来,一把压住了她。

是冯靳洲,他揽着她的腰身,强迫她坐下,“去哪儿?不是特意来找我吗?这就要走了?”

他靠近她,在她耳边低声又加了句,“小奶奶。”

章舒华顿时耳朵一跳。

她慌乱抬起头来,朝着四处看,想要看看阮少姝他们有没有在看这里,幸好,舞池热闹,已经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章舒华听到冯靳洲低沉暗哑的那一声小奶奶,心里突然觉得自己很犯罪,不知道为什么,脸瞬间通红,一路烧到他唇畔若有若无碰着的耳骨上。

章舒华定了定神,侧头看向冯靳洲,小声问:“我不走你是不是就不生我气了?”

冯靳洲眼里带着些好笑,问:“你指哪一次?”

她惹他生气的次数多了去了,他记不清了。

章舒华瘪了瘪嘴,硬着头皮开口,“就上一次看马戏的那一次,你说的,不准我再来烦你了。”

“那我说了你听了吗?”冯靳洲嘴角勾了下。

很明显,她没有听。

她不仅不听话,还倔强着非要等到他出现。

章舒华摇头,说:“我不想……”

“不想什么?”冯靳洲问。

明知故问嘛!

章舒华又要低下头去,冯靳洲接了句,“就这一次,不回答以后都不会有机会回答了。”

章舒华一愣,他这么……

章舒华连忙反应过来,甚至还特意挪了身子,侧了身子面向了他,看着他说:“我不想见不到你。”

冯靳洲收回手,身子往后靠在了沙发背上,嘴角挂着些许笑意,眸子微眯就这么看着章舒华。

他听到她这么说,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挺难表达的。

他放弃表达。

“真心话?”冯靳洲问。

章舒华点头。

他又问:“那还跟别人同居?到处吊人胃口?”

这是什么话?!

章舒华觉得他这个口气就是在骂她水性杨花到处留情。

她有点不开心,眉头都皱了,“不是同居,我没地方去,是季少爷收留的我。”

冯靳洲表情放松,看着她。

她以为他不信,便有些急了,“真的,季夫人要赶我,章公馆又不让我进,我没地方去,又没钱。”

冯靳洲要被气死。

枪白给了。

他不依不饶,“所以又跑来找我挣钱来了?”

章舒华倒是没想到这一层,挣钱算不上,她就是来找他做靠山来了。

她小声嘟囔,“那你要是不愿意花钱,那我就不收了。”

冯靳洲嗤笑一声,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脑袋抬起来,打量一番后问,“章舒华,你不会想着要做我的姨太太吧?”

章舒华彻底惊了。

她被冯靳洲问懵了。

冯靳洲的姨太太?

她从来没有想过。

可为什么又是姨太太呢?

也是,她这样的身份……

章舒华整颗心都凉了,呼吸微滞,然后伸手推落了冯靳洲的手掌。

第七十六章 我也很白的

从章舒华决定来找冯靳洲开始到现在,没有任何一句话比他眼下问出的这一句更让她心里难受的了。

他不仅耻笑担心她会有这种想法,更觉得即便到了明面上,她也不过就是个姨太太的份儿。

话都到了这里,章舒华全没了之前来找他的那种心绪,也全没了想要争取一回的决心。

即便勇敢了,去争取了,也没什么意思的。

章舒华说:“少帅,您的夫人和姨太太必定是身份极好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去肖想,您大可对我放心。”

冯靳洲打量探寻的目光顿时便也沉了。

他收回手,重新靠进沙发里,不再理会章舒华。

章舒华也侧回了身,她伸手拿起酒杯,这一次一鼓作气,一口闷了进去。

但是,这洋酒根本就不能驱寒,喝进去,她觉得心里更冷了。

耳边有娇软的声音过来,“少帅,您来怎么不跟娇娇说?娇娇可是成天都在盼着您来呢!”

娇娇身后还跟着不少姑娘,章舒华抬眼看去,其中竟然还有苏姐姐。

就是她当初看着章舒华生活困难,帮她介绍了生意。

苏姐姐看到她就坐在冯靳洲身边,面色一闪,然后对她无声笑了笑。

她也不打算跟她打招呼,她知道章舒华脸皮薄,大概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她热情吧。

娇娇见到冯靳洲便挤到了冯靳洲的身旁,她全身散着香气,有些重,章舒华闻不惯。

但是娇娇很漂亮,风情万种的,不像她,无趣又不会讨好人。

娇娇很会说话,在冯靳洲身边坐下后,没两句就逗笑了冯靳洲。

“少帅,这么久没见,娇娇想您想得晚上都睡不着,白天也睡不着,您不来看娇娇啊,娇娇茶不思饭不想,您来摸摸我这腰,是不是又细了?”

说着,她便伸手去抓冯靳洲的胳膊,带着他的胳膊直往自己腰间探去。

冯靳洲也没拒绝,任由她在他身边闹。

章舒华咬着牙,弯腰过去,抬手又为自己倒了一杯,咕噜喝了。

苏姐姐可是知道的,她当初跟了冯靳洲走的。

如今见她还在冯靳洲身边坐着,以为她还做着冯靳洲的生意,但是眼下一看又觉得氛围有些不太对。

正好在舞池里跳舞的阮少姝他们回来了。

赵江贺一看那么多姑娘等着他们,一准便上来一手搂了一个。

阮少姝便皱了眉,对赵江贺说:“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和舒华还在呢!”

赵江贺喊冤,“不是我,不是我叫的!”

他这么一否认,阮少姝立马就明白过来了,不是赵江贺,那肯定就是冯靳洲了。

既然是冯靳洲,她也不好说什么了。

可是冯靳洲一向不这样啊,今日是怎么了?明明知道有女士在啊。

“大年夜嘛,都是开心啦,一起玩儿又没关系的咯。”赵江贺打圆场,跟阮少姝碰杯。

章舒华顺势也端起了酒杯,主动跟阮少姝碰了杯。

阮少姝小声在她耳边说:“看吧,男人就这样,所以我说啊,多得是,你看看那舞池里跳着的,都是些有钱有势的富家公子和小姐们,我等会儿也给你找一个,过来让他陪你解闷儿。”

章舒华低头喝着酒,也没怎么听清楚阮少姝的话,只听到说什么解闷儿不解闷儿的,放下酒杯时便看到阮少姝已经重新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一时就留了章舒华一个人坐在他们这些人一起。

身边还是娇娇挑逗冯靳洲的声音。

章舒华觉得有些心烦。

没来由得特别烦。

娇娇还给冯靳洲喂酒,还给他讲笑话,说到高兴处就身体娇软的往他身上倒,那低领的礼服又紧,不凑近时都能看到沟壑,更别说是贴在身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