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其实对于顾平章来说,见到或者见不到已经不重要了。

只要那个孩子过的好,只要平安喜乐。

便好了。

他估计是回不去了。

陶姜肯定已经对自己失望,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留在自己的身边,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如果换做是顾平章自己,恐怕都难以释怀。

这个任务无法完成,一年后等待着顾平章的,便只有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系统似乎感觉到了顾平章最内心深处的疑问,先是叹了口气,再回答道。

【因为宿主在自己的世界中已经死去,所以便算是宿主回到之前的那个世界,灵体无法回到肉身,才无法做到和陶姜之前那样,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

对啊,他早已死在了那里。

谁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

顾平章淡淡的嗯了一声,要是这样再陪着陶姜一年也好。

在这一年中,尽量弥补着自己的过错。

若是不能得到陶姜的原谅,这样也能让自己安心一些。

算是偿还。

若是侥幸可以得到她的宽宏大量,他也一定不会再犯之前的错误。

随即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商母的声音在外面传了进来:“安儿,出来吃月饼了。”

辰安先是应了一声,稳了稳自己的情绪,继而出了屋子,他用余光瞥了一眼已经坐好的陶姜。

他在想,他和陶姜还能回到从前吗?

(陶姜顾平章)抖音陶姜顾平章小说阅读完结版-陶姜顾平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34章

分明中秋则是陶姜最高兴之日,却吃了一碗饭便匆匆离席。

顾平章也很快吃完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两个人在各自的房间里想着各自的心事。

陶姜根本便没有想过,顾平章也会被送到自己的这个世界来。

没想到还是在自己阿兄的身上。

她此时此刻想着的,都是在寻找自己突然接到系统任务,继而去到那个世界的原因。

怎么想也好像想不起来了。

但陶姜知道顾平章肯定和自己一样,会有系统给他一个任务。

任务完成之后,顾平章便可以选择留下或者离开。

如果能够帮助他完成任务,继而再让他离开,那么他们两个人便是皆大欢喜。

回到各自的世界好好的生活。

所以辰安得到会是什么任务呢?

两人关系闹僵一事,迟早都会被发现,自打那天之后,陶姜和顾平章的关系便越发的微妙。

明显到便连商父都发现了异常。

但是小孩子之间的小吵小闹他们也难得多问,便任由他们自己闹去。

并没有打算管。

辰安每天都能看到陶姜对自己视而不见,心里很不是滋味。

倒觉得自己如果一直是辰安的身份来的要强很多。

他找了机会马上上前去牵住陶姜的手,陶姜回头一看,开始挣脱顾平章的手。

“放开。”眼见挣脱不开,尽管陶姜的嗓音那样的淡漠,她面容上的嫌恶和恨意、不耐烦却在不断的加剧。

顾平章也不想遭到陶姜这样的厌恶,但是又害怕松开之后,陶姜不愿意听自己说话。

便道:“我有话要同你说。”

而这恰好也正中陶姜的下怀,她其实也有事情,毕竟想不通,直接开口问还来得更实在。

以防被商父和商母听到,辰安带着陶姜到了山林处。

陶姜满心便只有辰安要说的话,无暇顾及看这些风景。

辰安说道:“我起初并不知你本来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以为你并没有之前和我有关的记忆。”

“所以我便想对你好一点,继而想要好好的补偿你。”

陶姜自嘲一笑,“我不需要你的补偿。”

辰安喉咙滚动了两下,睫毛轻颤,一言不发地看着陶姜看了很久,声音沙哑地说道:“鹿儿,你能不能只把我当做辰安,而不是顾平章?”

陶姜很直接地回答了顾平章的这句话,没有丝毫的犹豫:“你要我怎可能将你当成我阿兄?顾平章,我便与你说实话,如今我已和洛公子私定终身,此生,我都不愿同你有任何瓜葛。”

“……”

辰安愣住了,分明先前询问陶姜时,她说的对洛白毫无动心。

为何现下便说已和洛白私定终身?

他不敢相信陶姜的这句话,“你是否只是为了摆脱我才故意编了一个谎话骗我的?”

顾平章还在挣扎,挣扎着这只是陶姜的假话。

陶姜只是在生气,只要他好好的解释,她还是能够再一次接受自己。

“你认为我是这等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她再一次斩金截铁地说道:“我已和他私定终身了。”

“这便是我同他的信物,所以,你还是完成你自己的任务回去吧。”

可是他又怎么可能完成任务回去呢?

陶姜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他的任务便永远都不可能再完成。

第35章

两个说到这里,话题便结束了。

顾平章本来还想要和陶姜解释以前的事,也把系统的这些任务都告诉陶姜。

但是听到陶姜已经和洛白在一起的这些话,顾平章顿时觉得这一切都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说了或许对于陶姜来说是一种负担,也会让陶姜觉得他是依靠这个任务把陶姜困在自己身边的。

系统出现看到顾平章这么难受的模样,好奇地问。

【宿主,你为什么不肯直接告诉她真相呢?】

【或许你只要说出真相的话,很有可能她会选择原谅你,你的任务便可以成功了。】

是啊,从始至终在这件事情上,归根结底错的不是他。

他只是选择了沉默,没有开口去解释。

如果不是鸣月用孩子当挡箭牌,老王妃也在那威胁他。

他也不可能会忽略了陶姜的心情

本来以为当鸣月生下孩子,滴血认亲时,便能真相大白。

便能彻底的和这个女人断了关系。

却没想到在这中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原本那一年是陶姜生下孩子,也是鸣月肚子里那个孽种下地的日子。

既能家庭圆满,又能获得清白。

明明是最幸福的一年,顾平章却死在了那一天。

若是把这些误会解开,他和陶姜能不能在这个世界再重新开始?

顾平章打算去找陶姜把一切都说清楚。

如果说清楚之后,陶姜还是不肯再原谅他的话。

他同样能够真正的成全她和洛白。

一路上的急切和期待,几乎侵占了顾平章的全身心。

或许心中还是带着陶姜会原谅自己的希望。

顾平章加快了脚步。

刚到村口时,便发现了陶姜,也在此时看到了陶姜和洛白手牵着手正在河溪边诉说着心事。

他马上便心虚地别开了脸,但是此刻洛白却听见那边窸窸窣窣的动静发现了顾平章。

害怕陶姜一侧脸便看见了顾平章,所以洛白马上便搂住了陶姜的腰,把陶姜环在自己身边。

突然的这个动作随即便给陶姜吓了一跳,“怎么了?”

洛白不仅装傻还在陶姜的面前卖乖,“因为我太喜欢你了。”

陶姜捂嘴轻笑,然后直接踮起脚尖在温言的嘴唇上烙下一吻。

这一幕顾平章看得清清楚楚,这是陶姜自己去亲的洛白。

所以陶姜是真的是爱上他了吗?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如今要是冲上前去拉开他们,然后说出当年的真相。

怕是会打扰他们如今的雅兴吧。

他低下头,最后还是准备转身默默的离开。

而洛白一点一点注视着顾平章转身离开。

直到陶姜轻轻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才回过神来。

紧接着便听到陶姜说,“对了,你方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