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宁开门出来,就听到杨嬷嬷这句很势利的话,心里不由得一紧:如果自己没有完成任务,应该也会被她骂废物的吧?
正想着,杨嬷嬷就上前询问了:“姑娘,殿下是否用膳?”
徐小宁一听,为了不被骂废物,果断打肿脸充胖子:“用了。用了。”
她打开食盒,给她看吃光的盘子。
杨嬷嬷哪里会想到她有胆子阳奉阴违,立刻喜笑颜开,赞叹道:“姑娘果然好本事。来人,快带姑娘去偏殿歇息。”
至于她?扭着屁股,就去给皇后报喜了。
皇后一听太子用了膳,还是新来宫女的功劳,很是惊奇,又听杨嬷嬷夸她美貌聪慧,立刻就召见了她。
可怜徐小宁还没逛完自己的住所,就被带去见了皇后。
路上,杨嬷嬷还特别邀功:“姑娘一进宫,就能得皇后召见,这可是独一份儿的恩宠。”
徐小宁心里有鬼,哪里敢领受这独一份儿的恩宠?
她心慌啊、后悔啊:早知会被皇后点名召见,之前就该低调点。被骂就被骂吧。又少不了几块肉。都怪她那该死的虚荣心。
怎么办?能者向来多劳。皇后不会又给她安排任务吧?
胡思乱想间,到了坤宁殿。
坤宁殿比之东宫还要华丽庄重些,殿外有大片的牡丹花,一朵朵开得灿烂繁盛,十分热闹,颜色也很多,白的、粉的、红的、紫的,五颜六色迷人眼。
徐小宁欣赏着,穿过花丛时,几只彩色的蝴蝶翩然落到她的头上。
她没戴花啊!
杨嬷嬷瞧见了,随口就夸:“姑娘比花儿还好看,无怪乎太子殿下一见你,就用了膳。”
徐小宁心虚的很,佯做害羞地笑笑:“嬷嬷别这么说,真是要羞死我了。”
话音一落,杨嬷嬷一秒变脸,严肃提醒:“姑娘马上要见皇后,可不能再说我了,得称奴婢。”
徐小宁很不想自称奴婢,她一直避免这种称呼,但最后还是躲不掉。
“我、不是,禾婉知道了。”
她改了口,心情很沉重,比之应付太子还要沉重。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姑娘且等着,我去通传。”
“是。”
徐小宁低头应着,没等太久,就获准进去了。
坤宁殿内
空间很开阔,摆设很华美,各种金银玉器闪闪发光,屏风很精美,双面刺绣,一面洛神飞舞,一面牡丹盛开,通道两侧还是摆满了一盆盆的牡丹花。
这皇后妥妥是个牡丹爱好者。
徐小宁走过长长的牡丹花道,到了珍珠帘前,停下了脚步。
隔着珍珠帘,隐隐约约可见皇后的身形,正悠闲靠在美人榻上,旁边宫女捶肩捏腿伺候着吃水果。
这完全是徐小宁追求的生活。
她羡慕妒忌了一会,欠身行礼:“奴婢禾婉给皇后娘娘请安。”
“平身。”
珍珠帘内传来年轻女人的声音,徐小宁听了,不由猜测:这怕不是太子的生母。
“走近些,让本宫瞧瞧。”
皇后的声音落下,珍珠帘被宫女拉开。
徐小宁走进去,瞧见了皇后——她穿着正红色的皇后宫装,头上戴着红色的牡丹花,圆润的脸很显幼态,但妆容精致,烈焰红唇,目光清傲,便添了几分金贵和骄艳。
这皇后真的出乎她意料的年轻。
年轻的皇后其实年近三十,是前皇后的嫡亲妹妹,前皇后陶乐春生下九皇子后,不久就香消玉殒了,陶家为了守住皇嗣,就让陶乐纯进了宫,当时,陶乐纯才十一岁,一转眼十八年过去了,陶乐纯的整个青春都葬在了皇宫里,这皇宫却还在不停吞噬着美人的青春。
陶乐纯瞧着新来的美人,胸大腰细屁股翘,是个合格的床上尤物,她那个便宜儿子,倒是艳福不浅。
听说是扬州瘦马的出身,腌臜之地的货色,本来不想见的,后来想了想,还是见了。
太子绝食一天,皇上那边惦记着,几次着人询问,生怕饿坏了他。
这皇室唯一的独苗儿,她作为皇后,得照管好了。
想着,她出了声:“是你劝太子用了膳?”
徐小宁低着头,恭顺应着:“是的。”
“你怎么劝的?”
“奴婢说……”
徐小宁心里擂鼓,面上镇静,扯谎道:“奴婢说,殿下心善,好歹尝一口,让奴婢交个差。殿下心善,便尝了一口。”
皇后听得皱眉:“尝了一口?本宫怎么听说都吃光了?”
徐小宁硬着头皮说:“殿下心善,赏了奴婢吃。”
漏洞越说越多。
她觉得自己要凉凉了——皇后肯定知道她在扯谎了!
皇后确实看出她在说谎,但没拆穿,这女人有股狡猾劲儿,很好,狡猾些好,这皇宫的女人太安分,可活不了多久。
“在你之前,太子杖责宫人,一点不留情面,如今,唯独对你心善,是你的福分,也是你的运道。”
她温柔一笑,笑里藏刀:“太子从小礼佛,不通政务,皇上有意让太子去国子监学习为君治国之道。此事,就交给你来办吧。”
怕什么,来什么。
徐小宁欲哭无泪:果然,作为社畜,一旦入了领导的眼,那就别想安生了。
“皇后娘娘,此事重大,奴婢初入宫,怕是——”
“三天时间。如果太子不去国子监,你知道后果。”
威胁!
绝对是威胁!
但徐小宁还不能反抗,只能顺从、请求:“皇后,太子殿下向佛之心很坚定,想劝他回归红尘,还要去国子监学习,能否多给奴婢一点时间?”
她说这话时,发挥演技,故意卖惨,让眼泪在眼圈打转,一滴泪欲坠不坠的,营造一种泫然欲泣的美感。
但当说完话,眼泪立刻一颗颗晶莹剔透地滚落下来。这是她演戏时,研究出来的美人落泪之法,可以说,风靡半个娱乐圈,但凡有女演员拍哭戏,都得跟她学。
她很骄傲的,可惜,显然对皇后没有用。
“不能!”
皇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瞧着她的美人落泪,确实很美,我见犹怜的,就一边欣赏,一边说:“别在本宫面前浪费眼泪,要哭也是去太子面前哭。徐小宁是吧?本宫很看好你,你可不要让本宫失望。”
徐小宁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坤宁殿。
杨嬷嬷拎着食盒,走上前,板着脸说:“太子殿下从小体弱多病,才去的佛门修养身心,还望姑娘谨慎对待,莫要再耍些小手段。”
这话还算客气。
徐小宁讪讪一笑,点头应道:“好。嬷嬷,我知道了。”
她接过食盒,心里叹息:唉,还是没躲过去啊。那么,这次要怎么劝膳?
她纠结了一路,等到了东宫,终于想出了个主意——皇后不是让她去太子面前哭吗?那她就去他面前哭吧。
于是,她把食盒交给杨嬷嬷,对她说:“嬷嬷等我一下,我去化个妆。”
杨嬷嬷一听她要化妆,觉得她那张脸美得逆天了,没有必要再去化妆,却也没阻拦。
皇后给了徐小宁三天时间,这三天,也是对她的考验,如果徐小宁没有成功,她选拔她进东宫,也是办事不利,她们命运一体,一荣俱荣,且随她去吧,完不成任务,自有她的好果子吃。
徐小宁不知杨嬷嬷的心思,正专心化妆,不过,她化妆,不是化得更美,而是化得更惨。
嗯,就是现代流行的一种家暴妆,反正是主打一个凄惨可怜。
杨嬷嬷看到她鼻青脸肿、满脸伤痕、嘴角滴血的样子,吓了一跳:“姑娘这是?”
徐小宁解释:“苦肉计。殿下不用膳,我也没法子,只能这样试试了。”
她为求逼真,血都是真的血,拿剪刀戳破大腿内侧的肌肉,流了血,抹到了嘴上、脸上,当然,衣裙也故意撕烂,还在地上滚了两圈,直滚得蓬头垢面,衣衫脏乱,足够狼狈后,才拎了食盒,跌跌撞撞去了主殿。
杨嬷嬷看了全过程,那是一个目瞪口呆:这、这也忒拼了!
忒拼的徐小宁可怜兮兮推开了主殿的门。
泽恩殿里
姬褚正在打坐,这让他放松、放下、放空,无身、无心、无无,得了短暂的清静,甚至忘记了腹中的饥饿。
为什么说短暂?
因为殿门开了,他感觉到了熟悉的香气,还伴着鲜血的味道。
怎么回事?她受伤了?
正想着,一道力量来袭,他睁开眼,就见她摇摇欲坠扑了过来。
“殿下小心!”
徐小宁假装虚弱无力,惊叫着扑下来。
姬褚没有扶她,双手撑地,快速闪开。
徐小宁就这么摔在了他两腿间。
很尴尬的姿势,但她顾不得尴尬,一脸震惊道:“殿下会武功?”
姬褚避而不答,目光冷冷盯着她:真惨啊!看来是欺上瞒下被发现而受了罚。活该!满嘴谎言的蛇蝎女人!
现在,还发现了他的秘密。
该死!
他的眼里渐渐升腾起一股杀意。
徐小宁敏锐地察觉了他的杀意,顾不得思量这杀意的源头,只知道自己发现他会武功是大忌,忙自救:“听说殿下从小身体病弱,想来,佛门中有强身健体的功法。殿下会些武功也好,这样绝食也能多坚持几天。”
听听,她给他完美解释了,他不必那么紧张要杀人。
姬褚听着她的话,也知道自己过分紧张了,但过分紧张也有意外的收获——瞧瞧这女人,多机灵!
机灵的徐小宁见他收敛了杀意,忙转移话题:“殿下还不想用膳吗?”
姬褚依旧避而不答,但反问一句:“你受罚了?”
徐小宁就等他这句话呢,立刻卖惨道:“奴婢哄骗嬷嬷说殿下用了膳,欺上瞒下,合该受罚。奴婢贱命一条,死不足惜——”
说到这里,她酝酿情绪,发挥演技,眨着一双湿漉漉的泪眼看着他,低喃着:“但殿下千金贵体,饿不得,还是用些膳吧。”
姬褚瞧着她的泪眼,心里有些动容,面上却一副幸灾乐祸的口吻:“如果我不用膳,你怕是要死了。”
徐小宁跪坐在他面前,盈盈一拜,软着声音说:“还望殿下怜恤。”
当声音落下,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就滚落了下来。
美人落泪,楚楚可怜,尤其一脸的淤伤,更激起男人的怜惜。
姬褚到底是个男人,还是个成年男人,饶是佛门修行多年,也有两分意动。
便是这两分意动,让他问了:“你叫什么?”
徐小宁忙应:“奴婢徐小宁。”
“宁、小、茶?”
他喃喃着她的名字,意有所指地说:“我要是怜恤你,你可受得住?”
徐小宁傻了:什么意思?这、这是开车了吗?
演技差点破功。
她忙低下头,弱弱道:“奴婢一条贱命,贱命最是命硬。”
姬褚听了,没说话,瞧着她柔顺的姿态,渐渐的,目光落在她纤细白嫩的脖颈上,顺着脖颈下移,是那膨胀的胸脯,春衫单薄,几乎遮掩不住。再往下,是不盈一握的腰肢。那腰肢依旧勾得他手痒。
想掐弄。想攀折。
他想起明空寺的彼岸花,他一直想折一枝放在窗前,但佛门讲究“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因此,直到他离开,也没折下来。
“记得你的话。”
他目光深深看了她一会,随后,一摆手:“出去吧。东西留下。”
徐小宁见他这么说,心里一喜:“谢谢殿下。”
然后,留下食盒,就快步出去了,至于他那句颇有深意的话,就被她丢到了九霄云外。
“殿下用膳了?”
杨嬷嬷见她出来,着急忙慌地上前询问。
徐小宁退出殿门时,看了姬褚一眼,他已经打开了食盒,想来会吃的,便说:“嬷嬷还是自己去看吧。”
杨嬷嬷便趴到窗户处看了,这下是真的亲眼看到太子用了膳,立刻朝徐小宁竖起了大拇指:“姑娘真真是聪慧绝伦。”
徐小宁被夸后,心里飘飘然,面上还是很谦虚的:“嬷嬷谬赞了。是殿下心善。”
杨嬷嬷笑着摇头:“姑娘莫要自谦,殿下对别人可一点不心善。姑娘前程远大着呢。”
说话间,拿出一罐药膏,递过去:“姑娘伤了腿,记得抹药,女儿家可不能留疤。”
徐小宁道了谢,收下了,回到住所后,就赶紧抹上了。她可不想留疤,还有脸上的妆容,也赶紧卸掉了,怕伤皮肤。原主的脸确实好看,信奉颜值即正义的她,爱惜着呢。
许是劝了太子用膳的缘故,杨嬷嬷确实高看了她,还分派了两个宫女伺候她。
她吃好喝好后,在她们的伺候下,泡了个花瓣澡,美美睡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