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他给余波使眼色,余波立马带着几个人,拿着针,对着凰弟扎。

昏死的凰弟痛醒,身体不断地抽搐,痛苦得叫都叫不出来。

徐栀初感觉那些针扎在她身上,她仿佛被凌迟一样,痛得快要死掉。

“不要,先生,我求你了。”她凑过去,主动吻了赵麟的唇。

赵麟顺势搂住她的细腰,狠狠地回吻了她。

“婉婉,你第一次主动,我很感动,可是你不该为这个男人求情,你老板我,公事公办,对付卧底,就要狠一点,让藏在暗处那些他的同僚看看,这就是想要搞我的下场。”

他还轻声细语哄徐栀初,“你别叫我为难好吗?”

徐栀初调整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

赵耀这不是在折磨凰弟,是在击溃她的内心。

他要她崩溃,要她清楚地看见,她自己什么也不是。

要她明白,在缅北,他就是王,谁敢违背,就是这个下场。

赵麟要她彻底的臣服,乖乖做他的狗。

这一次,凰弟被拉回去的时候,已经像一具尸体了。

徐栀初知道,在来一次,凰弟会死。

这一晚,她没有去赵麟房里。

她在宿舍睁眼到天亮,两天没合眼的她,身体极度虚弱,脑子却很清醒。

凰弟再一次被带到所有人面前的时候,针扎在他身上都醒不过来了。

余波用手探他的呼吸,转头对着徐栀初一笑。

“还活着,今天玩什么呢?切了他传宗接代的家伙,然后让爱好男人的哥们挨个轮换上一次……”

徐栀初身体颤了一下,看向余波的眼神充满杀意,“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向思柠顾瑾安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弹窗-小说推荐向思柠顾瑾安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余波哈哈一笑,“苏小姐,现在死的是你们。”

徐栀初气得要扑上去打余波,却被赵麟抱住了。

他低头贴着她耳畔,用暧昧的语调道:“我知道你不忍心看你同伴死无全尸,做鬼的时候身上少了零件,这样,我给你一次机会,杀了他,结束他所有的痛苦。”

赵麟把一个上了膛的枪,塞在徐栀初手上。

“你只需要对着他扣动扳机,他的痛苦就结束了,婉婉,你可以做到的。”

徐栀初这才真正明白赵麟的目的。

他要她杀人,她只要杀人了,就是杀人犯,还是杀了卧底警察的杀人犯。

如果她回国,她就会被枪毙。

不想死,就只能留在缅北,留在赵麟身边一辈子。

前面两天他的目的是击溃她的内心,让她看着凰弟所承受的痛苦。

如今给她一个解决的方案,这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权力是生杀掠夺组成的,而掌握着绝对权力的男人的爱太过于承重。

不是把对方给烧成灰,就是把自己给烧成灰。

徐栀初举着枪,手抖得厉害。

如果不结束凰弟的生命,他生不如死。

他会被这些垃圾侮辱!

他是人民的英雄,不该被这样对待!

如果结束凰弟的生命,徐栀初这一辈子完了!

进退都是死!

第132章爱太窒息

徐栀初很崩溃,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果断的人,实则不是。

面对气若游丝的凰弟,她下不了手。

就在她绝望之际,徐栀初突然想起了之前的那一颗子弹。

她从那一颗子弹中看见了一丝生机。

也就是说,赵麟他们的行踪和园区的地址,早就暴露了,一直被人盯着。

只是时机未到,一直没出手。

如果把凰弟带出去,他的同事就会发现,就会跟着他们。

徐栀初脑子转得快,几秒钟时间,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万全之策。

她把枪丢给赵麟,“我想给他留个完整的身体。”

“哦!你想要拧断他脖子吗?”赵麟对这个感兴趣了。

“沉海吧。”这是她唯一能为凰弟做的了。

“好。”赵麟叫人把凰弟给抬出去。

车队从园区出发,这一次,徐栀初的眼睛没有被蒙上。

她知道,如果她不能解决掉凰弟,她的死期也到了。

一个死人,是没必要遮住眼睛的。

一路上,很安静,所有人都没说话。

到了海边,余波递给徐栀初一个很大的麻袋,“苏小姐,加油哦。”

徐栀初接过来,麻袋轻飘飘的,落在她手中却似千斤重,她险些拿不稳栽倒。

没人伸手扶她,所有人都沉默地看着她。

寂静的夜里,海水啪啪的拍打声,极为恐怖。

徐栀初吸了一口气,搬了两块堆在岸边的建筑残渣混泥土放进麻袋里。

凰弟被他们抬出来,丢在徐栀初脚边。

或许人有预知危险的基因,凰弟突然醒了,睁眼看着徐栀初。

他的眼神依旧清明干净,宛若水洗过的天空。

“凰弟,我要把你装麻袋里,丢水里。”

凰弟闭上眼睛,点了一下头。

徐栀初的泪水夺眶而出,滴落在凰弟的脸上。

“对不起。”

她甚至不能问他的名字,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

她要是活下来,想要补偿他家里人的机会都没有。

“活下去。”凰弟虚弱地说。

这句话像是一把带着剧毒的刀刺进了徐栀初的心脏。

傅璟天走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他们都叫她活下去,可是活着好痛苦!

活着要面临不断的选择,要看着身边的同伴一个一个的死去。

活着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啊!

“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徐栀初把他套进了麻袋,用绳子缠绕了好几圈,打了几个死结。

饶是如此,余波还是来仔细地检查了。

徐栀初把麻袋拖到水边,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天,呼了一口气,将麻袋推了下去。

麻袋里面有人,还有两块二十几斤的混泥土,瞬间沉入了海底。

她转身对着赵麟道:“回吧。”

赵麟伸手勾着她的肩膀,“不着急,咱们在这里赏会月再回去。”

他抬头看着根本不存在的月亮。

徐栀初浑身一僵,那一丝丝生机的希望在她大脑里断裂。

是她太自大,太自作聪明,把别人都当成没有智商的傻子。

赵麟这样狡诈的男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她这点小把戏,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赵麟要在这里等半个小时,或则一个小时,或则更长的时间,确定不会有人来救凰弟。

他要把凰弟的生路堵死!

徐栀初本能的往海边冲过去,不假思索地跳了下去。

她潜下水,疯狂的寻找。

海水很冷,很黑,什么都看不见。

她能摸到的全是一片寒意。

海水好深好深……她怎么都碰不到底。

徐栀初不想放弃,放任身体往水底沉。

眼看就要窒息,突然被人一把抓住,拖出了水面。

徐栀初被赵麟丢在地面,她被海水呛得咳得缺氧,整个胸腔都跟着疼。

她抱着头,把身体卷缩成虾米状,她想要尖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当初傅璟天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同伴一个个死去,是不是也这样痛苦。

可是他从来不说,也从来没表现出来。

她没有那样强大的内心,她很无能。

她想到傅璟天,就痛苦得快要死掉。

饶是如此,赵耀还不肯放过她。

“我去调查过了,你的那个男朋友,也是这种方式死的,如今你亲手杀了他的同事,你刚刚想死,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在另一个世界看见他,你怎么对他交代?”

杀人先诛心。

徐栀初想要死都不敢死。

是的,她没脸见傅璟天了。

傅璟天要是问她凰弟的事情,她怎么回答!

“不要说了。”她像是疯了一样,从地面爬起来,冲上去对着赵麟就打。

赵麟立马和她缠打起来。

人在情绪极度崩溃的时候,是没有理智可言。

徐栀初没有章法,没有战术,对着赵麟不要命的攻击。

哪知道赵麟动起手来,不比她差,再加上她失去理智,他是极致的冷静。

两相对比,徐栀初很快被赵麟死死地压制。

她用全身的力气反抗,他就用全身的力量压制。

“婉婉,冷静。”

徐栀初仿佛听见了傅璟天的声音,她趴在地面不动了,眼泪被冻住了一般,挂在睫毛上流不出来。

赵麟松开了对她的压制,伸手把她抱在怀里。

“好女孩,从今往后,你只有我了,依赖我一辈子,不是坏事。”

徐栀初闭上了眼睛,不想看这个比野兽还残忍,比狐狸还狡猾的男人,诈骗犯头子,缅北王。

这就是强者,他们想要的东西,不会弯曲他们的膝盖去得到。

而是靠智慧,逼的猎物只有他这一条路可以选择。

傅璟天,厉锦天,和眼前的男人,都是一类人。

厉锦天把她的人丢在了缅北,傅璟天把她的心丢在了缅北,眼前的男人,想要把她的人和心都留在缅北。

他们都极致的冷静,都步步为营,环环相扣。

唯独留下她在地狱挣扎,缅北不是地狱,地狱在她心底。

余波走来,“老板,一个小时到了。”

赵麟一把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