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语气讽刺,“原来柳老师的咖位已经这么大了,全剧组的都要等着您。”

柳忆曦突然被点名,还有些反应迟钝,一抬眸,撞上郁芸讽刺至极的眼神。

“郁芸,你...”

大概所有人都没想到与世无争的郁芸突然会出言讽刺一位女明星,都内心为她竖起了大拇指。

“我什么?听说柳老师带资进组没成功,那这误工费可要记得去找财务交一下哦!”

柳忆曦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以往剧组没有郁芸,她再怎么样也没有人敢当场落她的面子。

“郁芸,不要以为你傍上了金主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剧组的人对于明星八卦最是喜欢听,就在柳忆曦以为其他人会站在自己这边时,一个场务却突然出声,“郁老师有没有金主,我们不清楚,但是郁老师最是敬职敬业,从未耽误过任何工作。这场戏本来一小时前就应该开机,是你迟到半小时,又粘着魏老师,耽误大家工作!”

小场务说完话就噤了声,侠肝义胆,头脑一热,就敢冲锋上前。

事后却有些后怕迟来的报复。

小柚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挡在了小场务的身前,柳忆曦寻了一圈都没看到那位骂自己的工作人员。

江导在监控器一直没等到前方传来的拍摄画面,眉心折着走过来,“干什么呢?不拍就滚蛋!”

柳忆曦往日都是被捧着的存在,一个小时间被两个人骂,泪珠像断了线,抽噎着就跑出了片场。

江导面色不虞,缺了女二号,这场戏也拍不成了。

索性给大家放了假,“先回去休息吧。”

郁芸刚走出片场,就被刚才哭着跑出去的柳忆曦堵了正着。

第14章 错了,老公

清风吹起了散落在身后的长发,缠绕在手臂上,一圈又一圈。

柳忆曦面色难看的瞪着郁芸,“郁芸,你诚心让我不好过是吗?”

郁芸冷淡的睨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抹笑,但笑意不达眼底,看起来凉薄冷血。

冰川上的天鹅(郁芸谢瑾洲)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冰川上的天鹅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郁芸谢瑾洲)

“柳忆曦,这才到哪里?”

错身走开时,肩膀撞在一起,又分开。

郁芸坐上保姆车,小柚翻着刚发过来的新的拍摄日期表。

“姐,明天下午你还有一场与柳忆曦的对手戏。”

回到酒店,给自己泡了个舒服的玫瑰浴,冲淡了周身的茉莉清香,变得馥郁浓烈。

披着浴袍从浴缸里走出来,赤着的脚留下一串水痕,晶莹玉润的脚趾,洁白纤细的小腿,在长长的浴袍下若隐若现。

在衣柜里挑了件淡粉色的吊带长款睡裙,刚换上,就听到门廊处传来一声刷卡的声音。

紧接着是行李箱轮子滑动的声音,还有男士皮鞋的敲击声。

将浴袍重新裹在身上,打开房门时就看到阔别已久,但又十分熟悉的面容。

谢瑾洲宽大的手掌压在行李箱的拉杆上,挑眉看向裹得严实的少女,“怎么,谢太太不认得我了?”

郁芸将防备用的浴袍抛在一边,走过去,围着他转了一圈,“你怎么来了?”

谢瑾洲泰然自若的将行李箱送进主卧,褪下一丝不苟的西装外套和领带。

“来看看谢太太与野男人相处的如何了。”

郁芸哽了一下,看着谢瑾洲半蹲着身子,手臂撑在膝盖上,在摊开的行李箱里拿生活用品。

她坐在床沿,真丝床单贴在腿弯处,手心打圈按摩着茉莉香的身体乳。

头顶的灯光倾泄,长长的眼睫垂着,形成一片倒影。

谢瑾洲擦着头发出来时,就看到郁芸趴在米黄色真丝床单上,小腿翘着,一晃一晃。

他手指攥着毛巾的一角,剩下的从郁芸头顶垂落。

她身子吓得抖了一下,扯下毛巾,转头瞪了他一眼,脱口而出的话不加思考,“谢瑾洲,你是狗吧!”

他低头系着睡袍的系带,听到郁芸真情实感流露的话语,没什么反应。

下一秒,他系了一半的睡袍被散开,坚实的胸膛坦露。

骨节分明的长指握住她纤细的脚踝,翻了个面,拖到自己身前。

危险危险——

察觉到谢瑾洲不对劲的眼神,她整个身子往上缩,脚踝却被他扣在手心。

半边被提起。

“我错了,老公——”

谢瑾洲的身影遮挡住了从上倾泄的灯光,郁芸掐着他的手臂,眉心皱在一起。

他带着凉意的指腹抚平她的眉心,拨开她粘粘在脸上的碎发。

耳边响起谢瑾洲低哑隐忍的嗓音,“谢太太,在剧组很开心?”

她和魏迟超话各种照片都流传了不少,有两人一块对戏的照片,也有坐在休息区谈天说地的照片。

郁芸攥着他依然穿着的睡袍衣袖,愤愤不平地咬上他脖颈。留下一个淡粉色的牙印。

“开心!”

谢瑾洲嗯了声,一滴汗从额头滴落,砸在她莹润的锁骨上,一路下滑,留下一串水纹。

他垂眸勾着唇,握着她不盈一握的细腰,翻了个身,声音从她背后传来,“开心那就受着。”

郁芸恍惚间感觉自己像是一艘纸船,被无情的风浪拍进了沙滩里,提不起劲的无力感,只能呜咽着告饶。

第15章 夜会金主

郁芸第二日醒来时,身旁已经没有了谢瑾洲的身影,若不是地上摊开的行李箱,昨夜仿佛一场梦。

一场过于旖旎的梦。

手掌贴在唇边,打着哈欠坐起身,被子滑落,没遮盖住手腕处的淡粉色痕迹。

她皮肤薄,昨夜被他扣住手腕攥久了,留下了几道不太明显的痕迹。

踩着毛茸茸的地毯,走进浴室,搁置在一旁的手机在静音下疯狂震动。

齐牧心急如焚地从清城飞过来,小柚刷开房门的瞬间,两人僵在原地。

穿着深灰色睡袍的谢瑾洲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听到门廊处的动静,淡淡地回眸,与门口僵硬地二人对上视线。

只听他淡声落下一句,“先这样。”

随后示意对面二人落坐,他折回主卧,在浴室找到了刚洗漱好的郁芸。

再出来时,两人都换了体面的衣服。

小柚克制住自己的激动,她有生之年看到芸姐那位神秘老公了!

这可是被称为冰山的谢氏集团谢瑾洲啊!

果然俊男靓女坐一起,不说话也十分惹眼。

齐牧轻咳一声,话语晦涩地询问道:“谢..谢总,郁芸这件事您有什么指示吗?”

女明星本人此时正在微博吃自己的瓜。

[某新电影女一号,夜会金主](爆)

[某女一号剧组勾搭同组男演员]

[深夜剧本]

[郁芸]

她啧了声,将手机递到谢瑾洲面前,手指在第一条指了指,说出口的话让齐牧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说,“谢总,他们说你是中年老男人,煤老板金主。”

谢瑾洲垂眸看了两眼,下一句话让齐牧的心放回了原地,甚至可以揣进肚子里。

“谢太太,谢某今年不过27岁。”

郁芸面露微笑的捂住他的嘴,目光看向已经磕晕的小柚和冷静下来的齐牧。

她往他身旁凑了凑,小声地贴在他耳边,“你最好冷静发言。”

不用猜她也知道谢瑾洲下一句都能说什么。

他扯下她的手腕,学着她压低声音贴在耳边道:“谢某正值壮年,谢太太不是最能感受到吗?”

郁芸:“......”

她感受个...

齐牧轻咳一声,“谢总,我们可能需要出具公关声明,但考虑到目前您与郁芸的关系,需要您这边配合一些。”

郁芸打了个哈欠,靠在沙发靠背上,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敲击,齐牧看她打字的状态,心道不好,正想阻止,小柚已经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齐牧。

[郁芸v:不是金主,是男朋友。其他剧组成员都是正常合作关系。]

齐牧头疼的揉了揉发胀的眉心,已经可以预料到接下来粉丝和路人的集合嘲讽了。

果然一分钟后,评论刷新速度已经超过了阅读速度。

“果然小糊咖谈恋爱都不用担心掉粉。”

“楼上说的真对,因为没粉可掉。哈哈哈。”

...

“芸芸,不要恋爱脑啊,搞事业!搞事业!”

粉丝的劝慰,路人的讥讽,在郁芸眼底都平静无澜,只在看到粉丝对她进行事业规划分析时,手指蜷缩了一下,心底的感动不是假的。

倒是肯再回复一条,“不是恋爱脑,事业在搞了。”

谢瑾洲始终没有出声,直到韩羽进来通知他到时间需要离开了,才起身揉了下郁芸的毛茸茸地头顶。

齐牧见那一股压迫人的气场终于离开,舒了口气,“郁芸!”

她抬眸,冲他晃了下手机,意思是她已经发了,在说什么都晚了。

第16章 谢总好

金色的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