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更何况百家嫡子,散落七国,只是道统之争,大多是主事之人另有心思,普通弟子倒也无需太过在意。

就像如今我秦国朝堂之上,法家兵家之人,也是成群结队,更有儒家子弟深受器重。

父皇倒是不必太在意墨家。”

墨家,主张兼爱非攻。

这些年对于秦国主动发起战争十分不屑。

甚至当权者公开叫嚣,认为秦国发动战争,扰乱万民乃是天下祸端之首。

十分不屑的同时,还派遣了大量弟子,帮助他国目的十分明确。

如今竟然来到咸阳,难怪始皇十分在意。

商公和青凝夫人,可是秦国的宝贵财富。

墨家与之接触,对于嬴政来说,不得不重视。

秦朝的艺术家12

扶苏知道嬴政多疑,就算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可这些年下来,扶苏也知道,对方先是帝王才是父亲。

这些年夜渊的教导可不是吃素的。

扶苏不仅仅是学了,君子之道,统筹之道,更是学了帝王之道,厚黑之道。

为了全心全意弄出一个足以让秦朝延续几百年的完美王朝。

夜渊可谓是费尽了心力,用了三年时间,才将这满脑子迂腐仁善的扶苏,给调教成了,颇有心机手段非常的乐家传道之人。

所以如今他说的这些话,处处都是向着自己的师父。

没有一点要跟秦王统一的意思。

毕竟比帝王更难当的是太子。

楚染染夜渊(这个宗门不太对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楚染染夜渊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这个宗门不太对劲

扶苏,如今也算开窍了。

父子二人的这番谈话,并没有让外人知晓。

只是五日之后,原本是墨家当代巨子,与商公和青凝夫人的聚会,忽然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咸阳郊区之外的商公庄子里。

看着成群的烈马和被圈养起来的牛羊,当代墨家巨子欧含光,眼中露出欣赏之色。

“这成群的骏马,也是你师父养的?”

扶苏温润一笑,看着眼前满脸兴致的欧含光,认真介绍。

“这些马匹,都是草原上的良驹,经过多年的幸福和繁衍,这才有如今的规模。”

这个年代马匹可是重要的战略物资。

而且因为没有马蹄铁马鞍等等。

战马的更新换代十分频繁,好马更是千金难求。

谁能想到,商公养老的庄子里竟然有这么多良驹。

毕竟这上好的马匹可不是中原人能养出来的。

欧含光作为墨家巨子,眼光十分毒辣。

一眼就看到了马蹄上那些薄薄的铁片。

不过他识趣的没有问,只是蛮很欣赏的,望着眼前的少年忍不住点头。

如今天下七分,商公美名名扬天下。

与其一起被世人知道的,还有商公教导出来的三十七位嫡传弟子。

据说每一位都是人中龙凤,翩翩公子为世人追捧。

随着这几年不断有出师的弟子,进入天下人眼中。

商公的名头越来越大。

世人敬他爱他。

因其善举遍布天下,不分国籍。

虽然很多好东西只在秦国流通。

可若论救助贫弱,百姓帮扶弱小。

商公所行之事,却是天下平等。

每年的赈灾,救灾,学堂,孤寡院,幼儿园,可谓是遍布天下,从不因国籍而受到歧视。

因此其他ᴊsɢ六国对于商公,仍然是十分推崇追捧。

虽然商公很多好的发明并没有在其他六国流通。

但是当权者都明白,人家定居秦国,如果他们是秦君,也不会让那些好东西流传到他国。

所以对于这位大公无私的大家,众人的印象还是十分不错的。

连带着坐下的三十七位弟子,都扬名天下。

颇有孔子收徒之名。

欧含光虽然不知道眼前少年的名字和身份。

但是单看对方穿的白色长袍,还有手上戴的紫水晶戒指。

就已经断定对方是已经出师的商公弟子。

从进了这个庄子开始,欧含光就满含挑剔打量。

却处处被惊喜折服,如今还未见商公和青凝夫人。

欧含光就已经对二者十分向往了。

所以二人行走这一路。

欧含光倒也没少和这位小弟子聊天。

只不过对方十分狡猾,一点有用的都没说道。

欧含光笑着摇头,也并没在意。

毕竟今日他是带着诚心过来拜访的。

为天下百姓,也为六国子民。

所以万事的重点还要以商公为主。

不远处的商公住所上下天光里,风景宜人,檀香缭绕,三个身穿华贵的人相邻而坐,十分和谐。

其中依旧俊美如斯的夜渊,坐在两人中间。

一侧是自己的夫人,另一侧则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

对方虽然戴着面具,身穿朴素,可是慵懒随意之间散发的气势却代表着对方的不简单。

对方的身份也十分好猜,不过是乔装打扮的嬴政罢了。

三人说说笑笑了老半天,才等到了今天这位拜访的主宾,墨家巨子欧含光。

欧含光随着扶苏走入大殿,一进大殿,便见到了这屋子里各种巧妙的设计和精巧的机关。

欧含光不过随意一观,就发现了些许他从未见过的巧妙设计。

面露惊喜的同时也越发的尊重。

墨家以机关术闻名。

若论巧思,无人能及。

可今日身为墨家当代领头人的欧含光,竟然在这间最普通不过的大殿内。

见识到了连自己都闻所未闻的一些精巧之物。

心中如何能不佩服,要知道墨家的东西拿出来,可是直接领先当代几百年的水平。

纵使如此,仍然被这间再普通不过的大殿比了下去,属实让人惊讶。

收敛了自己的骄傲之心,欧含光满含惊喜的朝着对方行礼。

“拜见商公,青凝夫人,久闻大名,心中敬仰之余,才有今日叨扰,还望二位海涵。”

嬴政早在人来的时候,就已经随着夜渊和青凝站起来,并退到了二人身后。

欧含光根本没把另外一人放在心上。

眼见对方穿的普通,还带着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面具。

身上也没有什么特殊尊贵的配饰,想来应该是不太重要的朋友。

夜渊和青凝同样回礼,热情的把对方请上前来。

“这位是我的表弟,经常游历他国,正赶上这两日回来。

听闻巨子要来,心中仰慕已久,这才非要厚着脸皮见上一见。

不知巨子可还介意。”

青凝主动提起了站在二人身后的男人。

十分周到的将人拽到了自己旁边。

欧含光自然知道眼前的女子是闻名天下的青凝夫人。

眼看对方好像并没什么威胁。

再说了,客随主便。今日他来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自然欣然点头,一同落座。

就这样四四方方的茶桌上,四面各自落座了一人。

而引路进来的扶苏,十分自然的将伺候招待的工作接了过去。

就仿佛是最奴仆一样,十分精心认真。

不过话又说回来,今天这一桌子上的人哪个不是他的师长。

就连欧含光,也是名扬天下的大家。

他一个晚辈伺候茶水也是应该的。

众人落座之后,欧含光十分爽朗的主动开口。

“今日能得见商公和青凝夫人,实在是荣幸之至。

突兀前来,实在失礼,在下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

秦朝的艺术家13

眼前男子意气风发,风华正茂,一杯清茶愣是让他喝出了豪气干云。

夜渊见识过无数大场面,自然从容淡定。

别看秦始皇就在旁边,可是他也没有特意去避讳。

相反,非常诚实的做着自己,也正是这般举止才没有辜负他这番大家风范。

更没有让嬴政觉得失望。

“不必如此,缘来缘去,相逢即是缘,何必在意旁的什么。

墨家巨子能够前来,必然是有要事相商,何必如此客气呢。”

夜渊不耐烦和这些人谈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今天自己媳妇在场,翩翩嬴政也在场。

夜渊心里这个不得劲儿,恨不得立马结束,转身就走,可没心思和这些人整那些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