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电梯“叮”的一声,缓缓开门。

  她抱着星星,沉浸在浓浓的爱意里,一时忘了电梯这回事。

  “舒舒,你上不上电梯?”

  谈舒意猛然睁眼,见了鬼一般跌坐在地。

  “顾……少昀?”

  顾少昀少见随意的姿态,身子倚着电梯扶手,一手插兜。

  眼中少了几分寒冷,气质上多了几分随性恣意。

  见谈舒意像个雕像一样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他俯身双手握住她的胳膊,强行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谢谢。”

  谈舒意和星星缩在电梯一角,看着楼层键上亮晃晃的二十三这个数字。

  她犹豫了几秒,按下二十八。

  其实,她家也在二十三层。

  “你按错了。”

  顾少昀指尖轻按两下二十八,取消。

  谈舒意像是被当头一棒,“顾少昀,你查我?”

  他轻笑,“不止如此,我还特地买了你对门的房子,想跟你成为邻居。”

  顾少昀如此坦荡,谈舒意有火都找不到地方撒。

  两句话的功夫,二十三楼到了。

  谈舒意牵着星星出了电梯,顾少昀紧随其后。

  她总有一种被变态尾随的心慌,一直以来对门都无人居住,如今多了个以前有一点恩怨的大活人,感觉不妙。

江总,太太偷你的狗还带崽跑了最新章节(江聿谈舒意)小说推荐阅读-新书江总,太太偷你的狗还带崽跑了精彩阅读

  谈舒意忍不住转身,害得顾少昀紧急刹车。

  “顾少昀,你查我,还买房子到我家门口。你心里没点小九九我不信,请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少昀意味不明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说了,我想和你成为邻居。”

  “可我拒绝和我有仇的人成为邻居。”

  顾少昀一点一点走近,将她逼到墙角,伸手将她抵在墙和自己的胸膛之间。

  “我不介意你多恨我一点,毕竟有爱才有恨。”

  谈舒意嗤笑,弯腰从他的禁锢中钻了出来,“你想回头?”

  顾少昀今天是喝了几两酒?

  他凭什么认为自己勾勾手指,她就会屁颠屁颠地回头?

  “我不想回头,只想和你重新开始。这一次,我来求婚。”

  说着,顾少昀从衣袋里掏出了一个宝蓝色戒指盒。

  打开,里面放着一枚鸽子蛋大的钻戒。

  谈舒意甚至都来不及惊讶,顾少昀就匆匆关掉了盒子。

  “舒舒你等我,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要用整个顾家当作娶你的彩礼,这是他们欠你的。”

  她立刻划下界限,“那时是我一厢情愿,你不欠我的,顾家更是不欠我的。”

第27章你是我的执念

  “谈星辰,妈咪有没有说过自己的东西自己背着。”

  “哎呀妈咪,我正在玩玩具呢。”

  “谈星辰,妈咪有没有说过不能边走边玩。”

  “妈咪,你也帮我背一下书包好不好?我也想玩。”

  ……

  大清早,谈舒意家门口闹哄哄的。

  两个小孩吵成一团,惹得她的脑袋都要炸了。

  谈舒意主打的就是一个不溺爱、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可现在辰辰和安安的书包都挂在她胳膊上,手中还拿着二人的乐高。

  这两兄妹,死活要把乐高带去幼儿园拼,不给就哭还闹。

  “咔嚓——”

  对面的门开了。

  顾少昀走到谈舒意跟前,伸手拿过辰辰和安安的书包,淡然自若,“我帮你。”

  他身如玉树,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矜贵。就是手上卡通书包的风格和他量体裁衣的高定西装截然不同,显得有些滑稽。

  两个小人儿目不转睛地盯着顾少昀,又圆又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谈舒意垂头,恰好和孩子们的眼神对上,“这是妈咪的朋友顾叔叔,叫人。”

  辰辰和安安异口同声,“顾叔叔好~”

  顾少昀弯腰,轻轻抚过二人柔软的头发,“真乖,晚上来顾叔叔家吃饭好不好?”

  “顾少昀,你不要得寸进尺。”

  谈舒意脸色骤变,不知道他心里有什么小九九。

  辰辰和安安很会看眼色,察觉到妈咪对这位顾叔叔的态度,二人悄然站到了妈咪的身后躲着。

  谈舒意忽地想起正事,“你们要迟到了!”

  娘仨风风火火地在地下停车场找车,顾少昀则提着书包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身后。

  这种画面,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谈舒意坐上驾驶座,启动、熄火,启动、又熄火。

  顾少昀倚在窗边,云淡风轻,“我送你们。”

  谈舒意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妈咪,放学来接我和妹妹。”

  幼儿园门口,辰辰和安安终于背上了自己的小书包。

  一人给了谈舒意一枚香吻以后,才拉着老师的手蹦蹦跳跳地进去。

  一大早的兵荒马乱到此结束,谈舒意终于松了一口气。

  转过身去。

  顾少昀竟还没走,他反手拉开车门。

  谈舒意一怔,显而易见,他还有话要跟自己说。

  上车之前,“你既然都查过我了,想必知道我的工厂在哪里吧?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举手之劳。”

  顾少昀为她关好车门,再绕到驾驶室。

  他的车速堪比蜗牛,谈舒意都有些不耐烦了,“顾少昀,你有话直说好吗?”

  顾少昀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舒舒,当年你差点因为我死掉,我一直心中有愧。”

  谈舒意抽动着嘴角,不知该作何反应。

  和顾少昀有关的那段往事,她以为自己忘了,没想到现在他提起来,那些画面还能像电影一般出现在脑海中。

  她和顾少昀在一起的时候,发生了一起恶劣的绑架事件,不知来路的一群人盯上了顾少昀身边的她。

  那群人将她关在一个密闭的木箱中,埋在了泥土里。

  直到氧气几乎消耗殆尽,她挣扎在垂死的边缘,顾少昀才带着警方将她挖出来。

  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本应轰动南林,却被顾家给压了下来。

  事后半个月,谈家才知晓她被绑架还差点死掉这件事情,因此坚决不允许她和顾少昀继续交往。

  她不听家里的话,为了表明自己的心意跟他求婚,没想到落了个自取其辱的下场。

  良久,谈舒意只能找到一句话来安慰曾经受伤的自己。

  “都已经过去了。”

  “我过不去,你是我的执念。我在顾家苦苦支撑到现在,只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一直在等那一天。”

  谈舒意淡然的目光对上他的炙热,她耸了耸肩,“所以你接近我就是为了满足你的执念,我们之间早就没有爱情了。”

  车子猛地在路边停下,顾少昀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回旋。

  “我一定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谈舒意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顾少昀……我看你是不太正常了。”

  她急忙下车,不敢再跟他呆在一起。

  顾少昀变了,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人了。现在的他,让人感到恐惧。

  车后恰有一辆出租车缓缓驶来,谈舒意伸手拦下迅速钻进车里。

  现在工厂里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