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傅璟天,你怎么说?”

“晚上看吧。”傅璟天拿起书,继续看。

王千雪摇晃徐栀初的胳膊,“婉婉你看他,又不理人。”

徐栀初笑而不语。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惊呼。

徐栀初站起来,急忙跑出去一看。

袁媛倒在楼下餐厅地板上,张强三步并两步冲下去,把人抱在了怀里。

“袁媛,你妈的,我不过是说你两句,你跑什么?怎么不摔死你。”

徐栀初和王千雪对视一眼,急忙往下跑。

一口气跑到一楼,看见袁媛推开了张强,“我都怀孕了,你还要做那事,你是想我死吗?”

张强咧嘴坏笑。

“不就是怀个孩子?我妈说她怀我的时候,七个月要生了,做那事疼得受不了,才不做了,你他妈的矫情什么?”

张强伸手再一次把袁媛给抱回来。

“你他妈的再敢反抗,我就在这里办了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应该更刺激。”

袁媛被气得说不出话,还是被张强抱起来,转身要上楼,就看见徐栀初和王千雪站在楼梯口。

张强咧嘴一笑,“你们要管闲事?”

徐栀初拉着王千雪给张强让路,一句话都没说。

张强站在徐栀初面前,贪念的盯着她绝世容颜。

目光落在她胸口,那么漂亮的弧度,像妖精一样性感。

以前徐栀初穿着宽松的休闲服,还真没看出来这么大。

傅城苏红玫抖音完结版阅读《傅城苏红玫抖音》最新章节目录好书推荐_(傅城苏红玫)

明明是他先认出徐栀初是个美人,他先遇见她的,让傅璟天捡便宜了!

“徐栀初,你要是想要管闲事,我允许你管,现在我就放下她,你代替她,并且我发誓,以后只有你一个女人。”

徐栀初只是冷漠的看着张强,“她怀孕了,你都不罢休吗?禽兽都不会碰怀孕的雌性。”

她眼里的嫌弃和鄙夷,刺激了张强。

他把袁媛放下,狠狠的瞪了徐栀初一眼,“老子不是禽兽。”

他丢下一句话,气势汹汹的走了。

袁媛站不稳,一个趔趄往地面倒。

徐栀初和王千雪急忙扶住她,“袁媛,你没事吧。”

袁媛坐在楼梯上,失魂落魄的摇了摇头,脸上破了,有鲜血留下来,糊了一脸。

“我都从三楼滚下来了,为什么孩子还在?”

她狠狠的捶了几下腹部,孩子就是好好的在肚子里,没有任何反应。

徐栀初不知道怎么告诉袁媛,一个身体正常的女子,怀孕后是很难流产的。

否则,医院每年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去做手术。

小说里面那些碰一下就流产的事情也不是没有,个别的体质问题,上厕所都能流产。

很显然,那个个别,不会是袁媛。

徐栀初挨着袁媛坐在楼梯上,把她抱在了怀里。

袁媛趴在徐栀初怀里哭了,“如果这个孩子不掉,我就去死。”

徐栀初抬头看着重色调的天花板,心痛得呼吸都困难。

在这里,他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做爱都难,没有任何隐私,人活得不如狗。

自己都管不了,哪有能力帮助别人!

她帮不了袁媛!

他们甚至走不出园区的大门。

所有人都无能为力。

第93章傅璟天过几天就死了

夜幕降临,每月一天的休息日,本该狂欢,今天整座园区都异常的安静。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绝望和对未来未知的气息。

晚上,倾盆大雨下了一个小时。

克劳斯到达的时候,已经夜里凌晨了。

所有人都没睡,全部集中在一楼等待。

克劳斯带着一身寒气进门,他身后跟着他的得力干将马克,和一群贴身保镖。

保镖们全副武装,人高马大,还有好几个外国人。

那些人不怕冷似的,十几度,穿着军用背心,粗壮的胳膊露在外面。

胳膊上有飞鹰的纹身。

再看看他们那一身装备,徐栀初立马认出,这是某个国家最出名的雇佣兵团队标识。

克劳斯西装笔挺,金发用花胶固定成复古背头。

比蓝宝石还要漂亮的眼睛含笑,“下雨天,山路不好走,来晚了,我很抱歉。”

克劳斯外表斯文,穿着高定西服,彬彬有礼,很有欧洲绅士的气派。

所有人都没说话,全部站着齐刷刷的盯着他。

有的是对这位区域负责人好奇打量,有的是敬畏,还有对未知的恐惧。

尤其是克劳斯身后那几位,眼神鹰隼嗜血。

不言不语往那里一站,自带一股杀气,极为骇人。

真正上过战场的人,与生俱来的肃杀,叫人望而生畏。

克劳斯取下手套,脱掉脚上粘着厚厚泥土的鞋子,换上了一双干净的。

他穿过人群,所有人的视线跟着他移动。

克劳斯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

“大家好,我叫克劳斯,是你们新来的负责人,以后请多多指教。”

顿时,所有人脸上都不同程度的浮现诧异和惊讶。

区域负责人,跑来山沟沟里面当园区负责人。

这里交通不方便,物质紧缺,谁都不想来。

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个想法,到底发生了什么?

克劳斯笑的人畜无害,“我们西方人思想很简单,没你们东方人那么多花花肠子,我的目标很明确,咱们今年做五个亿的业绩,我带大家走出大山,去城里工作。”

“完成业绩,我可以陪睡,完不成,就请诸位陪我的手下们睡。”

言毕,他做了一个祈祷的动作,比李离做的标准多了,不愧是从小信奉上帝的人。

“上帝会保佑我们成功的,神爱世人。”

他带来的那帮人,和他一起祈祷。

祈祷仪式结束,他犀利的目光越过人群,找到了王千雪。

然后又转移到王千雪身边的徐栀初身上,他指着她,“你出来。”

徐栀初从人群中走出去,对着克劳斯颔首,“先生。”

“你带着我熟悉一下园区。”

“好的,先生。”徐栀初就在众人的目光下,带着克劳斯熟悉环境,讲解这里的规则。

克劳斯道:“既然这里条件艰苦,没办法一个人住一个房间,那么我就住之前李离的房间。”

徐栀初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的。

克劳斯比李离不知道精明多少倍,他住进去,他们以后的日子就更艰难了。

“好的先生。”徐栀初带着克劳斯去了他们的房间,介绍了房里住着的人。

克劳斯和王千雪本来就有床上关系,住进来,是否也是在情理之中。

房间安排好了,克劳斯还要去外面查询。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克劳斯就一把雨伞,绅士的把大半的雨伞都遮在徐栀初头上。

园区的院子,有一颗灯泡。

灯泡下,徐栀初的面容恬静,眉眼如画,嘴唇嫣红,翩若惊鸿。

一样事物,当它做到极致后,就是无敌的。

顶级的美貌就像一把刀,狠狠的插在克劳斯心上。

夜幕下,克劳斯蓝宝石一般的眼眸泛着冷光。

宛若黑夜中盯着猎物的野兽,侵略性强得徐栀初打了一个寒颤。

克劳斯把雨伞递给身旁的马克,脱了外套,披在徐栀初身上。

“抱歉,我没注意,你穿太少。”

他身上的香水味太浓,衣服上也喷了很多,徐栀初不喜欢,“谢谢。”

克劳斯和徐栀初在雨中对视,他的眼神,温柔地能融化冰川。

“苏小姐,你比童话里的公主还要美丽,我很喜欢。”

他执起徐栀初的手,弯腰亲了她的手背。

“你考虑一下我,做我的公主,我愿意永远做你的骑士,保护你一辈子。”

徐栀初一笑,落落大方,“很抱歉,我已经有骑士了,不考虑别人。”

霎时,克劳斯握着徐栀初的手僵住了,他脸上的笑容却不变。

“没关系,他很快就死了,到时候,你可以考虑一下我,我心爱的公主。”

他松开徐栀初的手,继续巡查。

徐栀初心情没被他影响,耐心的带着他逛了园区。

回到屋里,所有人还集中在一楼,等着克劳斯命令。

克劳斯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徐栀初走到傅璟天面前。

“夜先生,听说你以前是李离的保镖,不做业绩的?”

“是的。”傅璟天不卑不亢颔首。

“真遗憾,我不需要保镖,以后要辛苦夜先生做业绩了。”克劳斯像个正规单位,吩咐下属做事情的领导一般客气。

“好。”傅璟天从容不迫,回答了一个字。

克劳斯看了手腕上的百利达钻表,微微蹙眉。

“都十一点了,耽误大家休息,实在抱歉,大家都去休息吧。”

所有人没敢动。

克劳斯对着徐栀初一笑,“我在房里等你,早点回来,我美丽的公主。”

他转身上楼,步伐优雅,一举一动都赏心悦目。

徐栀初瞄了傅璟天一眼,他居然好整以暇的对她微笑。

“我现在可是公主,以后给我小心点。”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