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姜慕宜死死的抱着元元,不让护士把孩子送去太平间。

仿佛元元还没去世,就那么一直抱着他,像是要把这五年没给他的陪伴都补齐。

她抱着元元的尸体,在医院守了整整一夜。

直到第二天,天亮了。

第10章

曙光升起的那一刻,姜慕宜浑身是血,朦朦胧胧的看向窗外。

好美的日出啊,可是她的孩子,却再也看不到了。

是她,都是她害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抱起孩子,踉跄着起身。

而后,走进电梯,按下了最高层。

这座医院,最高层在45楼。

45楼的楼顶,风声很大,姜慕宜抱着元元坐在上面,空洞的看着远方。

“元元,妈妈再陪你看一次日出。”

她轻声呢喃。

等到太阳彻底出来,姜慕宜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那头,四个人刚从岑清的病房出来,准备回公司。

下一秒,沈俞安掏出手机,微微蹙了蹙眉。

他没想到姜慕宜会打电话过来。

他神色微冷,“姜慕宜?”

姜慕宜沈俞安(姜慕宜沈俞安)全集免费阅读无弹窗_姜慕宜沈俞安最新章节列表

其他三人听到姜慕宜的名字,也纷纷停下。

沈俞安干脆开了免提。

刚要开口,姜慕宜虚无缥缈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她像是知道他们四个人一直在听,于是便轻声叫了他们四个人的名字。

“沈俞安,顾阎,许燃,岑听肆。”

这是第一次,她如此平静的叫他们的名字,没有卑微,没有哀求,没有麻木,仿佛她还是很多年前那个被他们捧在手心里的小女孩,无端听得他们心头一紧。

而下一秒,姜慕宜便再次道:“入狱这么久,一直都是你们给我准备大礼,我好像,还从来没给你们准备礼物吧。”

几人闻宁纷纷蹙起了眉。

“姜慕宜,你又在装神弄鬼些什么?你害死了卿卿,这些都是你该受的!”

“你在哪儿,现在赶紧给我滚回来!”

听到几人的怒吼,姜慕宜笑了笑,她声音很轻,“你们一直那么笃定是我害死了宋卿,为了宋卿,你们将我送入坐牢五年,废了我的手,废了我的腿,让我当街认罪,跪9999级台阶,绑在车尾游街示众,如今……还害死了我的孩子……”

“可如果有一天,真相大白,不是我,你们欠我的,到底该怎么还啊。”

四个人听得喉咙发紧,姜慕宜的语气太过绝望,让人不由得不安。

顾阎率先问道:“你到底在哪儿?”

姜慕宜抱着孩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声音飘散在风里。

“你们走出医院,就能看到我了。”

接着,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四人越发心慌,立刻朝医院门口走去。

结果刚走到门口,就看见沈俞安的助理一脸慌张的冲过来,大喊:“沈总!刚收到消息,宋卿小姐没死!”

什么!

四人心头一震,可他们还来得及问什么。

下一秒,就看到有两道熟悉的身影在眼前重重摔落!

“砰!”

刹那间,剧烈的响声犹如惊雷般震碎他们耳膜,四周瞬间一片血色。

他们四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姜慕宜抱着孩子从最高楼跳了下来,大片大片的血氤了满地,周围瞬间响起尖叫声。

而此刻,那个孩子惨白的脸正对着他们。

他们终于看到了那个孩子的脸,像极了……

第11章

四人脸色惨白!

而顾阎,许燃和岑听肆,更是呼吸骤停,目光一致地看向了沈俞安。

他们之前怎么没有发现,没有发现姜慕宜的孩子长得和沈俞安很像!

简直就是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四个男人站在原地,仿若被按下了静音键。

这时他们才齐齐发现……

他们想过折磨她,羞辱她,但却唯独没想过……要她死!

沈俞安惨白着脸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姜慕宜和元元。

逐渐地回想起之前对姜慕宜做的那些事,眼中充斥着的是恐惧,是不解和疑惑。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姜慕宜做出这么残忍、毫无人性的事。

沈俞安的全身都像是染了姜慕宜的血,他的眼睛通红,仿佛下一秒,就能从眼眶里流出血泪一般。

其余三个人也怔愣在那回神了好久,才逐渐的想起自己前一段时间对姜慕宜做出的那些事。

什么挂着那个“我是姜慕宜,是我害死了宋卿。”对所有路过的路人磕头。

什么在9999级放着图钉的台阶上。

“从9999级台阶跪上去,跪满九遍,给宋卿赎罪!”

还有跳摩天轮,游街示众。

明明姜慕宜才是他们四个捧在心尖上的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因为……宋卿的死?

只是到最后,为什么又突然之间……告诉他们宋卿还会活着?!

很快120就把姜慕宜和元元都给带走了。

他们四个人虚弱地感受着身体的破碎,每一次移动都带来难以忍受的疼痛。

那五年中的记忆在涌入他们脑海的那一刻,几度都呼吸不过来,昏厥过去了好几次。

次次昏厥时,那记忆也没有停止折磨他们。

记忆化作了梦魇,持续地在黑暗中给他们无形的惩罚。

一根一根的刺,刺穿又刺穿。

等到以为伤口就要好了之后,就又狠狠地刺穿。

醒来一段时间,就是被之前的那段记忆折磨到要疯魔。

那是他的未婚妻!

那是他的青梅竹马!

那是他的爱慕对象!

那还是他的亲妹妹!

都开始懊悔,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四个人都会在同一时间里失去理智。

在一切都没有查清楚的情况之下,就把这一切都怪在了他们曾经最爱的人身上。

第12章

人性的恶是纯粹的,在任何事情面前。

这段时间他们做出的事情,都是出于在姜慕宜害死了宋卿。

然而现在,宋卿没有死。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他们惩罚姜慕宜的这件事情他们整个鹿城的人都知道。

宋卿在这段时间为什么不及时出来证实,为什么他们不愿意多查一下宋卿还有没有活着。

为什么宋卿还活着的时候,这五年都不来找他们?

他们都还记得姜慕宜在电话里面平静地开口:“如果有一天真相大白,你们也会后悔吧?”

“可是,我早就不期待那一天了。”

所以,姜慕宜说的都是真的,她并没有害宋卿,那为什么宋卿要跳楼?

医生在里面很久之后才出来,出来的时候面色凝重,看着他们四个人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很抱歉,病人早就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家属请早些安排后事吧。”

岑听肆突然就冲到了医生的面前,然后抓住了他哀求着:“医生,求求你了,能不能再抢救一下,我们有钱,无论是多少钱都可以。”

医生看到这个时候还在坚持要他救人的岑听肆感到很无奈,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在这一种情况下,不管是活着的人付出多少,都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来补救已经死去的人了。

他摇头,“不管你们能够多少钱,都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把已经死去的人拉回来的。”

“不过我看她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你们……如果想要给死者一个体面的话,就火化吧。”

“那些伤害,死者是一个女孩子,应该也不希望自己身上带着这么多的伤痕离开这个世界,至于那个孩子……”

“也是可怜啊。”

听到这些话的岑听肆身体瞬间就瘫软了下来。

只有沈俞安在这个时候冲了上去,就是询问这个医生能不能做一个亲子鉴定。

沈俞安的嘴唇有着干涸血液般的暗红,偏偏脸颊两侧冷白,眼睛微黯哀默地看着医生,显出极其的无助,绝望和恐惧。

医生对沈俞安的话感到很诧异,毕竟那个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医生见过那个孩子,和沈俞安的很多地方长得都十分的相似。

如果不是医生的职责,不能说那些没有确定的话,他估计就会有一句话脱口而出。

“你不是已经看出来了吗,你的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医生在沈俞安的哀求下,就取了一些头发去做亲子鉴定。

岑听肆作为姜慕宜的哥哥,有权来管姜慕宜的身后事。

现在就只有沈俞安一直待在医院,等待着这一个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

不吃饭也不睡觉。

一句话也不愿意说。

路过的一些人都会用异样、疑惑的目光看向他。

亲子鉴定最快的时间都需要三个小时,在这三个小时中,沈俞安就一直保持着这一个姿势。

沈俞安也注意到了那些人投来的目光,他知道,他们是在看自己脸上和一身的血。

不过他根本就不在意,满脑子想的都是等待着这一个结果出来。

想要知道元元不是他的孩子,不是他和姜慕宜的孩子。

或许才能给沈俞安自己最后的一个退路。

但是退路,在五年前,就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是他们亲手把他们四个人的退路,一个一个的销毁。

第13章

医生拿着最后亲子鉴定的结果给了沈俞安。

他的眼睛里都已经熬出了血丝,医生看到之后并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把亲子鉴定的结果报告单交给沈俞安之后就走了。

像是不想看到什么一样。

逃离的比谁都快。

沈俞安颤抖地拿着这个报告单,缓缓地翻到了最后一页。

但是结局却怎么也不如人意。

沈俞安多么的希望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

可是……偏偏结果是99.99%。

为什么?!

沈俞安终于忍不住,在医院的走廊里嘶吼,痛哭。

就这么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anhu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