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澜澜,次就算了,千万别因为妈妈影响你跟禹安的感情。”舒妈通情达理劝着,自己受点委屈有什么?况且也不是什么委屈,这个婚事本就是她自私的思想促成的。对方妈妈上门来闹一下,不是正常吗。

“那你跟我出院回家。”

“等过阵子再说,妈妈最近总感觉有些头晕,在医院再观察观察。”这是舒妈权宜之计,还是不想出院,不想造成女儿的负担,况且现在医院给她换了一个设备齐全的单间,真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

姜与晚知道劝不动她,要是能劝动早出院了不必等到现在。在医生还有护工反复再三保证,绝不让任何人闯进来骚扰,一定尽心尽力照顾之后,忧心忡忡的离开医院开车回家。

就这样,哪还有心情去度蜜月?

第187章:以死相逼

季晏州下班时收到母亲程知敏的信息,

“你想要妈妈去死,你就继续跟她在一起。”

“你不能活得这么自私。你从小到大,爸妈对你有过要求吗?你要出国留学就出国留学,你要在国外创业就在国外创业,你不走爷爷爸爸给你铺好的路,也随了你,唯独婚姻的事,你能不能替卓家想一想,替你爷爷想一想?”

“昨晚你爷爷被你气的进了医院,但他还是舍不得说你一句。”

程知敏的信息大段大段发过来,季晏州正开着车,随意看了两眼,眉心微皱。昨晚不是已解决了吗?他以为至少不会这么快又来找他,怎么才一天又来絮絮叨叨了?

“什么事?”他冷冷询问。

“姜与晚她妈是精神病患者,她们家连这事都敢隐瞒着,你不觉得可怕吗?还有你别不信,精神疾病会遗传,你真忍心自己将来的孩子是个神经病?”程知敏打完这些字发过去,全身都还冰凉而颤抖,她自认为完美的一生,绝不能够接受这样的家庭。

“她妈妈有精神疾病的事我知道,她们没有隐瞒我,一开始就告诉我了。而且如果真会遗传,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孩子。”

程知敏仿佛不认识这些字一样,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终于确定他的意思,心口跟裂了一样,就差没有喷出一口黑血来。

颤颤悠悠发了一段语音:“你真是鬼迷心窍,无可救药。”

瞬间老了十岁的感觉,疲惫不堪,对儿子完全无计可施,这个孩子从小就没听过她的话,如今卓闳又有把柄在亲儿子手上,她确实不敢乱动,一切等顺利调任回京之后再说。

旁边的保姆又是参茶泡着又是凝神香点着,深怕她气出个好歹来,家庭医生都请了几趟来了,这脸色还是青白没恢复。保姆知道她是强忍着,心里忍出血了,要不是担心丈夫的前途,她恐怕要把对方那姑娘给撕成粉碎。

保姆心里叹口气,太了解程老师了,她这么忍着,后面不定出多大的招儿呢,季晏州可能还真不是她对手。

“晚饭做了吗?”程知敏忽然问。

姜与晚季晏州(姜与晚季晏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与晚季晏州)姜与晚季晏州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姜与晚季晏州小说)

“做好了,我这就去端上来。”

“打包好,你跟我去一趟他们家。”

“去禹安家?要不要先打声招呼?”保姆怕她们贸然过去,回头该不高兴了。

“去自己儿子家还要提前打招呼吗?这谁规定的?今天如果不去,不知那个女人要在禹安面前怎么编排我。”程知敏指的是她去医院的事。

“好,我马上打包好带过去,加热就可以吃。”

司机已备好车,一路送她们过去。

是姜与晚开门禁让她们上楼的,彼时季晏州正在厨房做饭,她在收拾明天要出发度蜜月的行李。

保姆是第一次来,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厨房,看到自家的公子哥儿竟然挽着袖子在中岛台切菜,简直是傻眼了,急忙过去道

:“我来,我来。”

“怎么来了?”季晏州看到她很诧异,再往远处的客厅看,才发现自己母亲也来了。

“今天家里做了一些你爱吃的菜,程老师说给你们送点来。加热一下就能吃。你过去陪程老师说会儿话吧,这里我来。”保姆见不得他挽着袖子干活的样子。在她眼里,自家公子哥儿就该是不食人间烟火,清冷疏离,高高在上的模样。

季晏州把姜与晚爱吃的蔬菜沙拉做好,保鲜膜覆上放进冰箱之后,才踱步走到客厅。

程知敏始终面无表情喝着水,心里在盘算着姜与晚是否把她去医院的事告诉了季晏州?这么难得能告状的机会,她不信姜与晚会只字不提。

可姜与晚始终跟没事人一样,对她客客套套的,不见喜怒,让人摸不着头绪,不得不说这城府足够深,两人就这么坐着,彼此较量着。

见到季晏州过来,姜与晚只笑笑,往旁边挪了挪位置给他坐。

程知敏表面虽绑着脸看似强硬,但是带着食物,带着保姆过来,就是求和的意思了,季晏州自然要给她台阶下,气氛还算和谐。

程知敏先开口

:“听澜的母亲在住院,我看那医院的环境不是很好,要不要找人给她安排个好点的医院?”为了避免姜与晚告状,她先发制人。

“我妈妈让我谢谢您,今天特意去看她。说今天您来去匆忙没有细聊,看您哪天方便,想约您一起吃顿饭。”姜与晚这话,乍听是礼貌客套,细想之下,最让程知敏恶心。她知道程知敏恨不得离她母女远远的,还约吃饭呢?你们够资格吗?

季晏州道:“她妈妈的医院挺好的,病房内有24小时实时监控,很安全。”特意强调这个监控,便是提醒母亲别乱来。

保姆已把饭菜都加热好,过来叫她们吃饭才结束了这个对话。

现在大家都达成共识,暂时维持表面的平衡不去捅破这一层。季晏州想得明白,很多根源上的矛盾是无法解决的,能维持表面的和谐就是最理想的状态。

等吃完饭,程知敏看到行李箱才知道他们明天要去度蜜月,心里怄得慌,聊了几句就带着保姆离开了。

在路上时,保姆就劝

:“程老师,这人啊都是有反骨的,您越反对他们,他们反而越抗争感情就越好。您要是置之不理,过几天可能新鲜劲儿过了,自己就发现不合适了。”

保姆是第一次见姜与晚,印象很好,是个明事理的姑娘,明知你不喜欢她,她也不占着季晏州的疼爱跟你对着干,不持爱而骄,比圈子里那些娇惯出来的姑娘不知好了多少倍。关键是自家公子爱啊,看他伺候人姑娘的样子,你是拆不散的。

保姆内心活动非常丰富,但是说出来的话,都是斟酌后的。

程知敏是真累了,靠在车椅子上闭目眼神,暂时不去想这些问题。

等她们离开后,姜与晚看了一眼季晏州道

:“我妈妈没事,她很理解你妈妈。”

季晏州揉了揉她头发:“对不起!”

第188章:蜜月1

姜与晚摇头说没关系的,这些矛盾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也是无法解开的存在,能做到表面和谐已足够了。与其为这些无法解决的问题而烦恼,不如想想蜜月旅行的开心事。她现在心态变得很好,学会了放松。

第二天一早,两人早早起来推着行李去往机场,在候机时,季晏州这个大忙人并没有真正的假期,即便昨天已安排好了工作,还有很多文件需要他看。

“你先休息一下,登机了我叫你。”他抱着电脑处理文件,尽可能处理完,旅途中可以少被打扰。

“好。”姜与晚也是记挂工作的人,虽然完成利森实创的项目,但是项目后期的进展,她也会不时关注。宏正律所的官网首页最新动态的栏目里,是律所行政发的文章,祝贺她圆满完成这个项目。再看利森实创官网的消息,有很针对康养成项目的招标公告,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除了招标公告,还有中标公告,程晨那家地产宣传广告公司如愿中标成为这个康养成项目的合作伙伴。程晨在工作上一向是所向披靡呢,只要认定了,一定会想法拿下。

她在手机上看这些消息,看得不亦乐乎,比身边的季晏州还忙呢。看了一眼时间,竟然还要等半个小时才能登机,她看了眼季晏州面前的咖啡,大概是嫌弃候机室提供的不好喝,一口没动,她打算去外边的咖啡厅看看有无他喜欢的口味。

“我出去走走。”

“要我陪你去吗?”他抬头问。

“不用,你忙吧,我马上回来。”

这个VIP候机室外边普通的候机大厅很大,有好几家咖啡厅以及餐饮店,她选择了一家进去点了季晏州常喝的口味,等服务员做好给她时,广播正在通知她们的航班开始登机了。

季晏州收好了电脑,见她端着咖啡一路小跑过来,急忙过去接过咖啡,

“慢点,不着急。”

姜与晚对这个蜜月行很期待,上飞机后难免有点小激动。她很久没有出来旅游过了,最后一次出门旅游是与林之侽去的日本,但那时候很穷,经济舱,小酒店,每一分钱都是计划好用处的,所以看到好吃的或好玩的项目,都不敢碰,有点意兴阑珊。后来忙工作,再也没有出游过。

在飞机上时,季晏州全程牵着她的手,两人挨在一起看电影,2个多小时后降落在海岛城市。此时已是夏末,海岛城市已过了最炎热的季节,早晚有温差,很舒服。

季晏州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没有找任何人,而是自己租了车,直接开回酒店。酒店坐落在旅游景区,面朝大海,背靠森林,非常惬意舒适。

季晏州订的是酒店最奢华的顶层,主卧270度的视觉可观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