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陛下老臣以为,或可以从毒源查起,说不定有解毒之法。”

萧承胥想起那日扮成舞女行刺的刺客,所幸还没有杀之后快,现正收监牢狱。

刺客被押上来后,萧承胥也不拐弯抹角。

“你行刺的刀剑上,淬有何毒?解药在哪儿?”

他冷声望着在牢狱中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刺客。

那刺客抬起头,恶狠狠的朝萧承胥吐了口血水:“呸!忘恩负义吃里爬外的东西!”

被骤然吐了一口血沫,萧承胥黑眸骤然沉。

“朕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交出解药,第二,挫骨扬灰!”

看着萧承胥阴沉的脸色,那刺客不屑的笑了笑:“我选二。”

见眼前刺客毫无畏惧,萧承胥忽然柔下声:“倘使你交出解药,朕可以既往不咎,你要荣华富贵还是高官厚禄,朕都可以给你。”

谁知那刺客软硬不吃,依旧恶狠狠的瞪着萧承胥。

“你要如何才肯交出解药?”萧承胥没有耐心,他一把捏住刺客的颈脖,振声问道。

“我要你死!”刺客目眦欲裂。

“你我之间,到底有何血海深仇?”萧承胥不解,他从未见过这样硬骨头的刺客。

那刺客冷笑:“你的皇位如何得来的,天下人人皆知。”

她自称是容氏皇族的旧仆,蒙受容氏恩泽,可容氏却全族死在萧承胥刀下,为了复仇她忍辱负重,混进献舞的队伍,为容氏报仇。

可惜就在她即将成功的时候,不知哪里来了个宫女,替萧承胥挡下一剑。

萧承胥听罢,略微舒展眉头:“你可知我要救得是谁?”

刺客冷笑:“替你挡剑的宫女?”

萧承胥摇摇头:“容国公主,容云绮。”

斯人已逝,韶华难忆全文免费阅读(萧承胥容云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斯人已逝,韶华难忆萧承胥容云绮小说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斯人已逝,韶华难忆)

“你休想诳我,公主早就死在了三年前。”

刺客显然不信。

萧承胥带她来到容云绮榻前,榻上人微弱的起伏显示她已是命在旦夕。

刺客在看见容云绮的那一刻失声痛哭,本以为被杀灭干净的容国皇室,竟还存有一位公主。

“解药虽有,却不易得。”刺客缓缓开口,“有一种剧毒草,名为断岁。以此药为引,配上各色名贵药材等中和,方可解毒。只是这种草药,人触之即死。因此从未有人见过。”

萧承胥即刻下令去寻断岁。

眼见着容云绮躺在榻上滴米不得进,呼吸越来越微弱。

太医把脉后,摇了摇头到:“七天之内若无法得到断岁,恐怕云绮姑娘凶多吉少。”

“悬赏黄金千两,朕不信南越幅员辽阔至此,连一株小小的草药都找不到!”

第十三章

为了这株断岁,萧承胥折损了上千御林军,才在南方瘴气丛生之处找到一个尸窟。

尸窟周围新尸叠着旧尸,人骨叠着兽骨,一派森然可怖,正中央赫然是名为“断岁”的剧毒草。

为了送回这株断岁,朝廷的战马一匹接一匹的力竭而亡。

拿到断岁后,萧承胥马不停蹄命人熬好汤药,亲自一口一口喂进容云绮的口中。

喝完汤药。

一天、两天、三天……

她依然久久未曾醒来。

萧承胥找到那刺客,怒不可遏:“朕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为什么云绮还是没有醒。”

多日未眠,萧承胥眼眶泛着青紫,连下巴都冒出了短短的胡茬。

“此毒已解,公主未曾醒来,是有别的缘由。”刺客替容云绮把过脉后,笃定到。

萧承胥唤来太医,皆是这般说辞。

“陛下,云绮姑娘体内已无余毒,只是似乎心结未解,致使不愿苏醒。”

老太医替容云绮施罢针,摇了摇头。

萧承胥不记得自己已经多久没安寝了。

他日日夜夜守在容云绮榻前,连早朝都罢黜多日。

可榻上的人,却不肯多分一个眼神给自己。

她就那么恨自己吗?

夜深,所有人都被萧承胥呵退。

他一手举着酒盏、一手拖着酒壶,席地而坐,倚在容云绮榻前,一人独酌。

不知多少杯酒下肚,视野出现层层叠影,他忽然开口。

“容云绮,你为什么要折磨我?你睁开眼看一看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空寂的房间回荡着他一个人的声音,无人应答。

“如果,我不是质子,你不是公主,那该多好,我们就像寻常夫妻那样,我当个卖货郎,你在家相夫教子……”

“我不想当质子的,我母妃和我,宛如礼物被送给了你们容国……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夜色越来越浓,窗外风声如鬼神呼啸。

萧承胥喝的面色酡红,站都站不稳,一抬头眼前便是天旋地转。

他支起身子,酒壶和酒盏滚落一地,烈酒洒了满身。

萧承胥想要牵一牵容云绮的手,可醉酒之下,他站立不稳跌到了容云绮的榻上。

这是萧承胥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睡得这样安稳、香甜。

窗外的晨光爬上窗棂,刺痛了萧承胥的眼。

他悠悠转醒,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容云绮身旁睡了一夜。

他动作极为轻柔的吻了吻触手可及的容云绮的侧脸。

门外,替容云绮施针的老太医早已侯立多时。

萧承胥揉着宿醉导致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眼睛一刻也不舍得从容云绮的脸上挪开。

他想起当年容云绮挑选驸马的时候,各国的质子、各家的公子站在一处,宛如商品般被高高在上的公主挑选。

容云绮越过所有人,走到自己身前,对高台上的皇后说:母后,我要他。

他那时只觉得屈辱,攥紧的指甲陷入肉里,渗出血来。

那时周围人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他已经忘了。

可萧承胥还记得,容云绮向自己伸出手时,和煦的阳光般的笑容。

三年前他登上皇位之后,他再没见过容云绮的笑。

第十四章

自此夜之后,萧承胥终于在容云绮身旁安然入睡。

他把积攒的折子全都搬到凤亭阁,日夜守在容云绮身旁。

除了为容云绮施针的老太医,他不让任何人靠近容云绮。

宫人皆道陛下已经疯魔。

在凤亭阁不远处值夜的宫女太监皆传:每夜子时,都能听见凤亭阁传来陛下如颠似狂的自言自语。

“你说,咱们娘娘到底算是淑妃还是皇后啊。”

一个宫女压低声音问道。

“听说陛下日日守在昏迷的云绮姑娘榻前,除了上朝哪也不去,我看咱们娘娘这个后位悬喽!。”

另一个宫女倚着扫帚,满脸揶揄。

话音刚落,“咔嚓”一声脆响,一盏琉璃灯在两个宫女脚边炸开。

二人战战兢兢回头,宋月歌正恶狠狠的盯着他们。

“跪在这碎渣上,没有本宫的旨意不得起身!”

宋月歌的声音淬满怨毒。

她盛装打扮,至凤亭阁,借口探望容云绮。

“淑妃娘娘请回吧,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太监总管拦住宋月歌的去路。

宋月歌美目一横,身后的太监便一把掀开太监总管:“我们娘娘的事,哪里轮得到奴才置喙。”

宋月歌跋扈的踏进凤亭阁。

凤亭阁不及宫内任何一处大殿华丽,可筑的极高,宋月歌扶着宫女的手一级一级台阶爬上去,累的气喘吁吁。

立在门前,她理了理衣襟鬓发,推门的同时,柔声唤道:“陛下。”

“谁许你进来的!”门内,萧承胥闻声侧过脸,狠戾的眼神和凶恶的语气将她吓得往后退了半步。

这是宋月歌从未见过的萧承胥。

她定了定心神,娇柔开口:“陛下,臣妾也是担心……”

“滚出去!”

萧承胥溢满怒意的声音让宋月歌觉得无比陌生。

她还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