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毕竟明昊相对来说,头脑简单一些。

明昊告诉了她,当时救了她的是一个老头,就是花爷爷。

只是花爷爷救治完了她之后,还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阮时宜就是在那个时候学的。

阮时宜继续道:“花爷爷教我辨认药材,教我针灸,给了我几本医书。”

“还给了你医书?长什么样子的?”

阮时宜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是这么大,蓝色封面的,上面只写了万能针灸手册。”

华刚有些动容,立即就拿出手机来,道:“你等等。”

华刚拿出手机来,好一番查找。

半晌,才拿出手机来,到了阮时宜的面前,问:“是不是这样?”

阮时宜立即道:“对,就是这个东西。”

华刚立即就激动起来了,道:“这是我们华门的核心弟子才能看的!”

阮时宜一怔:“核心弟子?”

“是的!”华刚面上有着凝重,道:“我们华门有好几层的考核,我们很少招收弟子,所以这些年来,华门的知名度开始直线下降,那是因为我们更注重宗门弟子们,能力的培养。”

“所以,招收弟子的数量越来越少,教育的精度越来越高,我们想要培养的是厉害的人才,而不是一批批的流水线弟子。”

“所以这就将我们华门弟子,分出了三六九等来了。”

“首先第一层,我们会在各大学院里面招一些实习生,尤其是学习能力强、学习成绩好、人品好的学生们。”

华刚说到这,墨含烟就看了眼阮时宜。

阮时宜就在华家名下的一个医馆实习。

这实习之后,似乎还被惹了一次呢。

《阮时宜慕逸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阮时宜慕逸川 全文全章节免费阅读

就连墨含烟都知道。

阮时宜朝着华刚点头,问:“第二层呢?”

“这些学生,我们会作为核心弟子的预备役,暂时培养。”

“但是我们核心弟子的主要来源,还是一些家长送进来当学童的比较多。”

华刚说到这,苦笑着摇头:“我就是小时候就被送来当药童的,那个时候农村的家庭穷,很多人都养不起孩子,所以将孩子送到了华门来,一是想让孩子们学点真本事,二来,也减轻很多自家的压力。”

“但是最近几十年来,已经是很少有家长们会将孩子送到华门来了。”

“这也正是我们华门越来越没落的原因。”

华刚说到这还有些感慨:“现在生活好了,不再需要骨肉分离,也是好事。还有第三种。”

阮时宜聚精会神听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在听。

华刚继续道:“就是我们自己的师傅、师叔,自己生的后代,他们也是从小学习药理,还有就是他们在外面自己收的徒弟。”

很显然,阮时宜就属于是最后一种。

第637章抓奸现场!

阮时宜也意识到了,问:“你是觉得,我是最后一种?”

“不肯定,不排除,”华刚道:“但是我们华家这些年,在位的师叔师伯不多,你说的花爷爷,你看着年纪像是多大的呢?”

阮时宜看起来二十岁上下。

能够被阮时宜叫做爷爷的,起码也有六七十岁了。

华刚当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师傅师伯那一辈。

阮时宜沉吟片刻,道:“我印象里,是白头发,满面红光的一个老人。”

满面红光……

阮时宜道:“可惜,具体我真的忘记许多了,否则我可能可以画下来。”

华刚见状,面上有着失望。

又想办法让阮时宜继续想想。

但是阮时宜已经想不出来了。

华刚只好放弃,接着又问阮时宜:“不知道您方不方便跟我回华门一趟呢?”

华刚望着她,双眼之中充满了希翼:“我的师傅,也就是华门当今的门主,非常想见见您,如果您方便的话,不知道能不能跟我走一趟呢?您放心,耽误不了您多少时间!”

阮时宜看向了墨含烟。

墨含烟表示自己无所谓。

阮时宜犹豫了一下,点头:“好。”

说实话,阮时宜也很想要见见自己的师傅,也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什么样子的。

如果不是当年的花爷爷,阮时宜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华刚面对着阮时宜的答应,面上表达出了明显的喜悦。

他们走出了门口,忽然就遇见了一个熟人。

华茗看见自己的大师兄跟阮时宜在一起,惊了一下,“大师伯?绍谦?”

阮时宜在失忆之后,华茗去看过她一次。

所以阮时宜认识华茗。

但是这辈分,是不是有点乱套了?

阮时宜惊讶问:“师伯?”

华茗点头道:“大师伯是我师傅的师兄,虽然是师兄,但是比我师傅可年轻多了,哈哈!”

华刚朝着阮时宜腼腆一笑:“我四岁就被送来了,所以我当了大师兄。”

阮时宜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华刚这才后知后觉问:“你们认识?”

华茗立即道:“绍谦是我们医馆里的实习生啊!”

这一层关系被说破,华刚怔愣一下:“原来是这样,没想到,您还是个高材生!”

阮时宜腼腆一笑:“哪里哪里……我现在很多事情都忘了,算不上什么高材生。”

“你可少来,你都忘了那么多事情了,还能在那样的赛级里面脱颖而出,你的级别可不低啊!”华茗感慨道:“对了,你们怎么在一起?你们认识?”

阮时宜眨了眨眼睛。

华刚很快主动解释道:“是这样的,我看宋小姐的手法,很像我们华门的家学,但我在我们华门的弟子记录册里面查看了,宋小姐并没有被我们记录在册,所以我就冒昧约见了一下。”

华茗越是听越是心中震动。

华门的家学?

难怪!

难怪华茗第一次见到阮时宜施针的手法,就那样眼熟。

这么眼熟的手法,原来是出自于华门啊!

这就难怪了,这就合理了!

华茗激动道:“也就是说,绍谦你是我们的同门?”

“暂时还不知道,师傅也很想见见她。”

“师祖?”华茗一震,“师祖愿意见人了?”

华门的门主,到现在已经多年不再看诊。

就连门内的弟子们,都鲜少能够看见他的影子。

华刚看了华茗一眼,轻飘飘道:“等家会的时候,你就能见到了,现在,你去忙?”

华茗这才赶紧往后撤,立即道:“抱歉抱歉,你们忙,你们忙!”

华茗立即退到了一边去,不再挡路。

阮时宜被华刚带着走,临走前还摆了摆手,道:“师兄再见。”

华茗感觉自己都要折寿了,赶紧摆手道:“可别这样叫我了,你可很有可能是我师叔呀!”

师叔?

华茗刚刚说出这个称呼。

一瞬间,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迸发出来一样。

是了。

他总觉得上次见到的华七师叔眼熟。

那手法、那气度,不就是跟阮时宜很像很像吗!

难道说……

华茗心里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但是再回神,他们就已经走远了。

阮时宜跟墨含烟是带了司机来的。

华刚自己也开了车。

但是到底是两位女士,华刚家里又在附近。

他为了让她们有安全感一些,选择坐在了她们的车上,给她们指路。

一路上他们聊了一些华门的话题。

只是忽地,阮时宜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虽然只见过一次,但是阮时宜还是敏锐地认出来了。

她伸手抓了一下墨含烟,问:“那不是你男朋友吗?”

墨含烟也顺着看过去。

一眼就看见了纪峥。

纪峥今天穿得很帅。

长长的米色风衣,看起来是崭新崭新的。

正跟一个女人手牵着手,正说说笑笑的逛街。

看见这一幕的墨含烟,瞬间僵住了。

阮时宜的心里也是一沉,道:“下去看看吗?”

墨含烟已经傻了。

阮时宜知道了墨含烟的选择。

于是,阮时宜看向了华刚,满脸歉意道:“抱歉,突然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们可能需要先解决一下。”

华刚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立即道:“没关系,不用管我,你们去忙吧。”

阮时宜更是歉意了,“你要去哪里,尽管跟小李说,小李,务必将华先生送到他要去的地方。”

“是。”

司机很快点头。

阮时宜跟墨含烟下车之后,就朝着纪峥的方向走去。

墨含烟一瞬间是完全慌了,同时鼻子发酸,心里难受。

她拿出手机来,立即拨通了纪峥的电话。

纪峥那边很快就接起来了。

墨含烟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点。

她深呼吸之后,才问:“你在哪里?”

纪峥那边似乎也听出来了墨含烟的声音不对劲,立即停下了脚步,用温柔的声音问:“你怎么了?含烟?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纪峥不用这样温柔的声音说话还好。

一用这样的声音,墨含烟就有一种委屈的感觉,瞬间奔涌。

差一点,她就能够哭出来。

第638章出去外面还是爱吃屎

但是很快,墨含烟就生生忍住了。

她继续道:“没发生什么,只是看见我的男朋友在跟别的女人逛街而已!”

墨含烟的声音带上了几分冷意。

纪峥的反应显然是愣了一下,随即就看向了周围。

墨含烟拿着手机,一双眼睛带着几分红。

阮时宜暗骂没出息,小声道:“你可不许哭!

墨含烟也不想。

但是一瞬间的情绪涌上来。

她的确控制不住。

在下车的一瞬间,墨含烟脑子里想的全部都是纪峥跟她说过的话。

什么不会找小三,一辈子都会爱她一个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anl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