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羡孟宴辞小说》 小说介绍

江羡羡走出迷雾会所时,已经临近傍晚了。街道上车水马龙,楼栋的缝隙之间透出火烧般的天色。江羡羡怔怔的看着,她有很久很久没有注意过这样随处可见的美景了。她站在街边,赤红的天空倒映在她眼里,微风缓缓吹。...

(江羡羡孟宴辞)小说免费赏阅无弹窗_(江羡羡孟宴辞免费阅读)江羡羡孟宴辞小说最新章节(江羡羡孟宴辞)

《江羡羡孟宴辞小说》 第20章 免费试读

直到江羡羡走出去,段君言依旧为她那一瞬的凌冽心惊。
片刻后,他端起酒杯笑笑,眼里却带着一点从未显露人前的温柔。
他将酒杯中摇摇晃晃的琥珀色液体一饮而尽。
“江羡羡,我怎么会做伤害你的事?”
江羡羡走出迷雾会所时,已经临近傍晚了。
街道上车水马龙,楼栋的缝隙之间透出火烧般的天色。
江羡羡怔怔的看着,她有很久很久没有注意过这样随处可见的美景了。
她站在街边,赤红的天空倒映在她眼里,微风缓缓吹。
那些病痛的折磨,那些放弃爱人的无奈,那些看着至亲死去的心碎,在这一刻仿佛尽数离她远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羡羡回过神来,那抹赤色已经淡了下去。
她垂了垂眼,正要拿出手机打车,却听见林秀云的声音。
“桑桑,你怎么在这里?小言呢?”
江羡羡回头,却看见林秀云正朝自己走来。
只是在她身后的那个人,却让江羡羡瞳孔一缩。
是段君言说过想要对她妈不轨的人。
那人年逾四十,却保养的很好,身材也没有变形走样,穿上西装反而有种斯文败类的样子。
江羡羡的警惕性一下子拉到最高。
她最怕这种有清晰目标又自律,心还坏的人。
江羡羡走到林秀云身边:“妈,段君言有事先走了,我正要回去陪您,您来这里是谈公事吗?”
林秀云满眼温和的看着她,轻轻摇头。
“不是,妈妈跟朋友来这边聚一聚。”
江羡羡看了她身后的人一眼,佯装好奇:“妈妈要不要先让我认认人,以后我去公司了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林秀云拍了拍她的肩,朝身后人笑道:“江总,这是我的女儿江羡羡。”
那人上前一步,露出温和的笑意:“温小姐,我是旭江科技的江山青,你好。”
江羡羡看着江山青,礼貌的跟他握了握手:“江叔叔,我想跟我妈妈在一起,您不会觉得我打扰了你们吧。”
看着江羡羡乖巧的模样,江山青眼底闪过一丝欣赏:“当然不会。”
说完,他便侧了侧身子,示意她们母女二人先走。
林秀云牵着江羡羡往里走。
席间,江羡羡观察着江山青的一举一动。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在的缘故,江山青一直表示的很绅士。
直到一顿饭结束,江羡羡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
等他们走出会所,已经是凌晨一点。
只是刚走出来,街边站着的那道人影便让江羡羡一怔。
林秀云看了孟宴辞一眼,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去吧,我让司机送我回去,不过,不许夜不归宿。”
江羡羡有些羞恼,但也知道在她妈眼里,她跟孟宴辞本就是情侣。
直到看着林秀云上了自家的车,江羡羡才放心来。
她转身朝一直看着自己的孟宴辞走了过去,想到昨天下午在包厢里发生的事,她不由有些别扭。
“你来干……唔!”
江羡羡骤然瞪大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孟宴辞,对上他满是痛意和温柔的眼,一时竟忘了反抗。
灯红酒绿下,车流晃动间,她与他尽情拥吻。
直到唇瓣些许刺痛,孟宴辞才缓缓放开了她的唇。
他声音低哑:“桑桑,昨天是我反应过激了,你别生气。”
他这样的委曲求全让江羡羡心尖发涩。
重生之后,她一直在逃避抵触,孟宴辞不可能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
可他有那么多次可以转身离开,却从未放手。
是不是这一次,她可以试着相信孟宴辞一次呢?
江羡羡抬手轻抚上他的唇瓣。
“孟宴辞,你能做到不伤害我吗?”
孟宴辞抱着她的手猛然收紧:“我这辈子,最舍不得伤的人,就是你了。”
江羡羡突的勾了勾唇角。
她想,抗拒不了不如放任一次……
“孟宴辞,那……”
“江羡羡!”
一声带着沉冷又发颤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江羡羡浑身一颤,缓缓转头看去。
路灯下,孟宴辞眉眼成熟,高定西装名贵腕表,通身矜贵之气。
迎着江羡羡震惊的眼,他眼眶潮热:“我终于找到你了。”
那个四年后痛失所爱的孟宴辞,终于再次找到了他的桑桑。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