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苏林哭着出来,就看见徐栀初站在门口,身后跟着厉锦天。

厉锦天拿着徐栀初的检查结果,像是夫妻一样陪着她。

苏林眼眶一红,眼泪当场就滚出来了。

刚刚在警察局,厉锦天的律师团队去和他们谈和解的事情。

她当时都傻眼了,她的未婚夫的律师团队,为了徐栀初来和她谈和解赔偿的事情!

别看苏林平时小白花一朵,超级绿茶。

但是她可不傻,以前之所以装柔弱,那是因为那一招,对厉锦天管用。

现在不管用了,她立马改变策略。

直接对警察说她的手指是她自己不小心弄断的,和徐栀初没关系,不需要和解。

如今看见眼前的徐栀初和厉锦天,她知道自己在徐栀初面前,没有任何胜算。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抓住厉锦天,和他订婚再说。

“姐姐,我不知道你在缅北会被人伤害,我现在断了两根手指,也活该,是我罪有应得,我给你跪下,你心里有多少气,就对我发泄出来吧,是我错了。”

她二话不说,跪在了徐栀初面前。

周围的人看见,纷纷投来打量的目光。

若是别人遇见这种事情,可能会害怕舆论什么的,怕别人的眼光。

她徐栀初,是天不怕地不怕,遇神杀神,遇鬼捉鬼。

徐栀初道:“既然你有这个心意,那我给你一次认错的机会,也别在这里跪着影响别人看病,去医院门口跪一天吧。”

“好。”苏林站起来,真去了医院门口跪下。

苏母气得当场晕过去了。

徐栀初上了停在路边的车,冷漠得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桑潆陆池热门小说(桑潆陆池)最新章节阅读-桑潆陆池小说最后结局如何

苏父对着厉锦天道:“小天,你管管她吧。”

厉锦天道:“我们欠她的,忍着吧。”

苏父闻言,也险些晕过去。

厉锦天上车了,吩咐司机道:“去香山别墅。”

到了别墅,厉锦天就下厨做饭了,做了五菜一汤,全是徐栀初爱吃的。

徐栀初吃饱喝足,回房间的时候,对着厉锦天道:“把我送来这里,怕我今晚把你未婚妻弄死吗?”

厉锦天宠溺道:“是的。”

徐栀初转身就上楼了。

她的房间,是这个别墅最好的一间。

有一个四十个平方的大露台,坐在躺椅上,将别墅大门和花园尽收眼底。

今天早上,徐栀初打电话举报厉锦天的公司财务问题。

下午他们在医院,就有人去调查了。

厉锦天本人没出面,年薪五百万的财务总监,带着人把漏洞补上了。

还仔细地查了哪些项目忘了交税,全部补上了。

厉锦天的公司是近十年发展起来的,公司的主营都是当下最赚钱,利民利国的项目。

东承集团是精英云集的地方,海归博士,国内顶尖学府的人才,数不胜数。

徐栀初负责无人机这一块儿的,他们还有机械臂,半导体,新能源研发……

不止如此,厉锦天全是自己开工厂生产。

每开一个分公司,给当地提供了数十万人的就业机会。

再加上近十年国外一直不太平,他们的民用无人机,赚得盆满钵满。

厉锦天的钱,已经多到怎么败家都败不完的地步。

东承就像是泰山,而徐栀初就是站在泰山前面的蚂蚁。

想要扳倒东承,难如登天。

徐栀初要的从来都不是厉锦天的命。

在徐栀初看来,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仁慈的刑罚。

而她要让厉锦天生不如死。

第157章他的新娘本该如此美丽

当天晚上,东承集团的高管,厉锦天的智囊团,一波接一波地来。

徐栀初之前举报了财务,谁知道她下一步举报谁!

要是谁的工作出错,在这个内卷到疯狂的职场,立马就要被换掉了。

苏总现在表面上是和厉总吵架。

可谁都知道,苏总爱厉总,命都不要的。

如今吵架,谁知道是不是厉总假装演这么一出,目的是狠狠地整顿公司内部。

贪污的,捞油水的,以公谋私的,都吓得不轻。

把自己该补的钱,都补上。

甚至介绍亲戚看大门的,都给全劝退了,生怕引火烧身。

徐栀初的举报,不但没能给东承集团造成损失。

反而,狠狠敲打了一下下面的人。

让厉锦天和东承上下一心,配合达到了最高度。

如今的东承,是固若金汤,想要动一根头发都难。

这就是资本和权力,不是小说里,随便两下都能把对方整垮。

况且对手还很强大,强大的不能撼动那种,哪有那么容易扳倒。

厉锦天一直忙到凌晨三点,外面才安静下来。

翌日。

徐栀初开门,就看见厉锦天裹着被子,睡在她门口。

听见开门声,他睁开眼睛,从被窝里钻出来。

厉锦天有裸睡的习惯,被子从他身上滑落,男性强壮的上半身呈现在眼前。

他练拳击,手臂和胸肌,比一般人要强壮。

再加上常年不见光,皮肤白皙细腻,一个毛孔都找不到。

他身上的毛发很少,肌肉线条很是性感。

睡了一晚上,头发凌乱,碎发遮住了额头,让他的眼神没平时那么犀利。

高挺的鼻梁下,菱形的唇抿出性感的弧度。

成熟男人的荷尔蒙排山倒海而来,不迷倒众生不罢休。

徐栀初的眼光向来不错,她看上的人,自然是人中龙凤。

哪怕现在不爱了,也不得不承认,厉锦天的魅力。

厉锦天掀开被子站起来,下面穿了一条内裤,包裹着他完美的臀部。

一双美腿修长,就连脚趾头,都是优雅好看的。

“我怎么不记得,厉总有给别人守门的习惯?”

厉锦天抓起地板上的睡衣随便套上,“我睡不着,靠着你,我睡得安稳一点。”

徐栀初一脚踹开他的被子,大步流星下楼。

去了厨房,打开冰箱,里面各种食材。

她给自己煮了一碗牛肉面,等厉锦天下来,她那一碗吃的只剩下汤了。

厉锦天看着她剩下的汤,端起来,不假思索地喝光了。

“婉婉,我已经很久没吃到你做的饭了。”

徐栀初发现,以前这个男人对她说的情话,她现在看来,无比的恶心,她一个字都不想和他说。

厉锦天也不在乎她回不回答,拿了一套礼服给她,“专门给你订的,你今天穿。”

徐栀初看也没看,丢进垃圾桶了。

厉锦天看着抛物线的弧度,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被丢进了垃圾桶。

厉锦天今天订婚,脸上的伤找医生看了,虽然消肿了,但是还是红的,看得出被打过的痕迹。

化妆师建议他化妆遮盖,他拒绝了。

原本是徐栀初要嫁给厉锦天的,现在变成苏林,知道内情的都指指点点。

再加上徐栀初到了宴会现场,就在一个安静的角落坐着,还穿着黑色的礼服。

在别人眼里,就是伤心欲绝,生无可恋。

好几个人想要去和她打招呼,都觉得今天不妥。

徐栀初在这个圈子,奋斗了十年,她亲自打下来的江山,厉锦天的人脉,就是她的人脉。

她在外面,是能代替厉锦天做决定,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