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听到温怀宁的话,柳绵先是一惊,而后立刻低头抽泣了起来。

“可怜我们母女二人这下彻底变成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温实正见不得柳绵委屈的模样,将几张纸巾塞进柳绵手中,女人顺势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

男人显然没有看出柳绵装腔作势那一套,愤怒不已地开口说道。

“这件事要怪就怪孟瑾瑶!”

“对!”

温怀宁闻言立刻附和:“如果不是她从中作梗,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污蔑我和妈妈,这件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样!”

说罢,温怀宁就狠狠咬了咬后槽牙,彻底恨透了孟瑾瑶!

“今日这分账,日后我一定要孟瑾瑶百般偿还!让她也体验我现在的痛苦!”

一旁的柳绵装作柔弱委屈地擦着眼泪,实则却在内心将孟瑾瑶千刀万剐!

与此同时,薄家老宅内。

荣真真坐在薄母身边,突然对着手机上的微.博热搜惊呼出声。

“天啊!阿姨不好了!”

薄母被荣真真吓了一跳,却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温柔开口问道。

“真真,发生什么事了吗?”

话音刚落,荣真真便反悔了,面色慌张地说道。

“没……没事,是网络上的虚假消息。”

薄母一眼就看穿了荣真真的隐瞒,眯了眯眼睛,不容反驳地说道。

“真真,有事情瞒着我?给我看看!”

“好吧阿姨,那你答应我不许生气!气坏了身体,那就不好了!”

孟瑾瑶永昌改嫁后,我成了渣男他娘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改嫁后,我成了渣男他娘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

千叮咛万嘱咐后,荣真真这才将手机递到了薄母跟前。

但此时,荣真真已经手脚麻利地隐藏了所有孟瑾瑶的解释声明。

薄母接过手机,一眼就看到了“知尔竟然是小三”的字样。

“知尔是谁,真真怎么如此震惊?”

荣真真闻言支支吾吾起来,小心翼翼地说道:“阿姨,她曾是很有名的画家,刚刚新闻说她生前是搅乱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画家?小三?那又如何?”

薄母闻言不解发问,抬眸看向荣真真,却发现眼前这人脸上写满了紧张。

“阿姨,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和你说,但我觉得这件事关系到聿熙哥哥,我好怕聿熙哥哥受伤害……”

荣真真吞吞吐吐,薄母一听和永昌有关,立刻皱眉发问。

“和聿熙有什么关系?真真,你不准隐瞒我,有什么快说!”

被薄母如此逼问,荣真真假装不得不说,这才一五一十的说道。

“这个知尔正是孟瑾瑶的母亲!”

“什么!”

薄母看向手机里的热搜内容,词条被荣真真设置了屏蔽,此时薄母只能看到辱骂孟瑾瑶母亲是小三的言论。

“阿姨,你别生气!怀书不告诉我们自然是有她的苦衷。”

“苦衷?哼!”

薄母闻言冷笑一声:“我看她就是为了嫁进薄家不择手段罢了!”

“阿姨你消消气,气坏身子聿熙哥哥就该着急了。”

面对荣真真的安抚,薄母却丝毫不减半分怒火。

“这个孟瑾瑶,居然有个当小三的母亲,怎么配得上聿熙!简直是薄家的耻辱!”

此时,一旁的薄笑笑也见机添油加醋地开口。

“母亲你不知道,前几天我和真真姐在酒吧偶遇三嫂,她把我俩从头到脚辱骂了一遍就算了,还对真真姐动手泼了一整杯酒!那架势,就差用酒瓶往我俩头上抡了!”

说罢,薄笑笑摆出一副特别害怕的样子,仿佛那天趾高气昂率先挑衅的人不是自己。

听到荣真真被孟瑾瑶打了,薄母立刻心疼起来。

“怎么回事?受伤了吗?怎么不和我说?”

荣真真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我没事,倒是聿熙哥哥至今被蒙在鼓里,我怕……”

“这个孟瑾瑶!”

薄母气得狠狠咬牙怒骂道:“我迟早要将她赶出薄家!”

听闻薄母如此一说,荣真真和薄笑笑不约而同地低头阴冷一笑。

第五十章永远都有她的一席之地

薄笑笑是了解薄母的,她是绝对不允许别人污染薄家的名声。

本来孟瑾瑶的种种事情就已经让她很不悦了,如今更是扯到小三这种不道德的名声上,早就忍无可忍。

当天傍晚,薄母便来到了孟瑾瑶的住所。

彼时孟瑾瑶刚从画廊回来。

时宁先生虽然在网上帮她母亲澄清,她也在背后暗自操纵了水军,可舆论并没有那么快转变。

一天下来,她很是疲惫。

想着回去好好洗个热水澡休息一下,没想到刚走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了面目严肃的薄母。

她面色紧绷,眼神极为不悦。

孟瑾瑶眉眼微动,端正后背后从车里下来。

她知道薄母怕不是简单过来的。

果然如她所料,刚走到面前,薄母已经不留情面地质问起来。

“孟瑾瑶,你母亲那档子事,如今被爆出来,你觉得这合适吗?

我们薄家家世清白,从未有过能供别人谈笑的丑闻,如今你倒好,贡献了一个。但我决不允许我们薄家出现这样的事。”

孟瑾瑶静静地看着她,也不说话。

薄母见她不回话,还以为理亏了,声音也越来越大。

“这件事聿熙还被瞒在鼓里是吗?今天无论如何,我也会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你们两人的婚姻,必须要有一个了结!”

看她斩钉截铁的模样,孟瑾瑶只是淡淡一笑,她点头回道:“夫人自便。”

漫不经心的样子彻底激怒薄母,见她无视自己要走,薄母怒从中来,难得呵斥起来。

“你什么态度!!小三的女儿难道真的也和你妈一样没有道德吗?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听到这话,孟瑾瑶的脸色瞬间布上一片阴云。

只见她缓缓转身,目光森冷,忽然靠近薄母,那眼神一如数九的寒风,无端让人后背生凉。

“夫人的嘴巴最好是洗洗再说话,就算不知道,也最好做足功课再来说话!

我母亲从来不是那么没有底线道德的人,真正的小三,真正该死的人,是柳绵,是温实正,是温怀宁。”

薄母还从来没有被一个晚辈这么对待过,顿时颜面不保,气得脸色铁青!

“还不让人说实话了吗?笑笑他们已经都已经把真相告诉了我,不管怎样,薄家都不会容下你!”

“谁说的?”

她的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薄母顺势回头,只见永昌身着一件宽松的衬衫,大步走来。

狭长的眼睛,一如深不可测的黑潭,面无表情的脸带着些许冷意。

薄母马上开口,生怕自己儿子被蒙骗在鼓里。

“聿熙,有件事妈必须要和你说。她母亲是小三的事情严重影响咱们薄家的颜面,这件事情必须要马上做个了结。你要和她划清关系,薄家才不会受到舆论的牵扯,明白吗?

这丫头之前一直瞒着你,甚至结婚三年来都从没有告诉过咱们她母亲的事!温家一开始就目的不纯,我……”

“薄家永远都有她的一席之地。”

不等薄母说完,永昌果断地撂下一句话,并且当着薄母的面将孟瑾瑶揽入自己的怀中。

薄母眉头一皱,脸色微白,气得身体隐隐发抖:“聿熙!”

永昌不紧不慢地掏出手机,将时宁先生的澄清之言,还有网上之前被荣真真故意屏蔽的词条都递到她面前。

“她的母亲,清清白白。那些造谣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闻言,孟瑾瑶心中一动,下意识地看了永昌一眼。

从来没有人,站在她的背后这么坚定地相信自己。

孟瑾瑶的心里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可此时的薄母,根本就不相信那些澄清的话。

“这些不过也是别人的片面之词,温实正自己都亲口站出来指责她了,她对于薄家而言,就是丢脸的存在!聿熙,我要你……”

“这个薄家,还是我说了算。”

永昌知道薄母是一根筋的人,一时说不通,多言只会让她变本加厉。

于是直接找了助理进来:“送夫人回家。”

薄母一怔,马上开口:“聿熙你是被这女人灌了迷魂汤吗?!这些事你都不信了?”

“是你不愿信真相。”

永昌和助理使了一个眼色,随即扣住孟瑾瑶的手腕便带着她进了房子。

随着“砰”的一声,那扇大门彻底将他们隔绝起来。

孟瑾瑶的世界一下子变安静了,可她耳边,还响彻着别人对母亲的污言秽语。

在这件事上,孟瑾瑶没办法让自己保持冷静。

尤其是时宁先生站出来后,还是有很多人并没有选择相信,还在刷着知尔是小三这种话题。

这样的中伤,无疑是对死去母亲的极大不尊重。

她心疼母亲,也懊恼自己为什么不能彻底解决。

永昌仿佛猜到了她的心理,主动按住她的肩膀,将她带到餐桌前的吧台上坐下来。

然后打开冰箱,转移她的视线。

“想吃什么?”

顺着他的目光孟瑾瑶看过去,冰箱里琳琅盲目的菜一下子让她诧异起来。

她的视线落在永昌修长的手指上,毕竟,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难道还要亲自下厨?

疑问没有问出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