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林虞心脏像是被细细的铁丝缠住,收缩间都是莫名痛意。

她想说什么,喉咙里却干涩得半点声音都发不出。

纪之远带着担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林总。”

林虞闭上眼:“我没事,跟沈氏的合作换人吧,去联系恒远的凌总。”

……

当天晚上,林虞回了趟沈家老宅陪沈父沈母一起吃晚饭。

等待开饭的间隙,她点开手机朋友圈。

沈砚临的一个发小发了条动态。

——【围观咱们沈少爷的热闹。】

配图是沈砚临搂着只露出半张脸眼眶红红的孟岚叶,低声不知道在她耳边说些什么。

下面评论一条接一条。

“临哥这是又怎么惹着小嫂子了?”

“确实真爱了,哄了这么多年还没腻呢!”

“听说临哥今天去林氏接的人,这不等于在那位脸上啪啪扇巴掌嘛,哈哈!”

因为沈砚临的态度,他们那一圈人,从来就瞧不上林虞。

就算知道林虞能看见这些评论,他们也仍旧肆无忌惮。

林虞看着那照片,久久没有滑动。

眼里浮现出一丝夹杂着悲哀的自嘲。

直到沈母唤道:“小虞,开饭了。”

她这才按灭了手机屏幕,嘴角勾起强扯出一个笑。

林虞沈砚临小说免费(林虞沈砚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虞沈砚临)林虞沈砚临小说免费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

吃到一半,一个带着满身冷冽的颀长身影迈步而来。

沈母露出欣喜神色:“你不是说有事来不了吗?快给少爷添碗筷。”

沈砚临看一眼垂眸吃饭的林虞。

随即笑意盈盈在她身边坐下,还往她碗里夹了几著菜。

神色十分贴心:“你多吃点,太瘦了!”

林虞长长的睫毛一颤。

也只有在沈家父母面前,沈砚临会与她扮演夫妻情深。

原因无它,只为了护着孟岚叶。

沈母百年世家出身,家教甚严。

若让她知道沈砚临出轨,孟岚叶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林虞没了胃口,淡淡放下碗:“我吃饱了。”

沈砚临颔首,笑吟吟道:“吃饱了,那不如我们去花园散个步。”

两人相偕走出饭厅,刚过转角无人处,沈砚临笑意瞬间散去。

他漆黑双目终于露出咄咄逼人的态势。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竟敢派人到岚叶面前说三道四,逼得她现在要跟我分手!”

林虞愣了愣,她不知道这事。

她嘴唇动了动想要解释。

沈砚临又啧了一声:“你还真是恶毒,自己过不好,也不愿看别人好。”

林虞登时眼眶一红。

原来……他心里清清楚楚知道她过得不好。

可他不在意。

心抽搐着,林虞抬眸看进沈砚临的眼,说道:“对啊,我就是恶毒。”

她声音又轻又哑:“对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我觉得我做得还不够,你说呢?老公。”

沈砚临脸色难看至极。

猝然,他冷笑一声。

“你有什么资格说她?你不也是个小三生的。”

======第4章======

林虞脸色瞬间煞白,浑身冰冷。

可沈砚临却不打算放过她,身体微微前倾,步步紧逼地凑近。

呼吸勾缠着呼吸,明明亲呢的距离,他说出的话却似淬了毒。

“一个私生女,真把自己当上流社会的大小姐了?”

言语如刀,刀刀凌迟。

林虞突然想起十三年前第一次见沈砚临。

那时,那个曾挡在她面前,对那些辱骂她野种的人说:“大家同样都是妈生的,你们有什么可高高在上”的沈砚临。

那个牵着她的手说:“别怕,以后我护着你”的沈砚临。

为什么?

她现在会从他嘴里听到了这种话。

拐角处响起沈父沈母交谈的声音,林虞还未回过神就被纪之远揽进怀中。

看见这幕的沈家父母发出善意的笑声。

沈母还道:“明明感情很好嘛,让我知道是谁在外面传那些风言风语,我饶不了他们。”

随着那两人离开,林虞耳边传来沈砚临低沉冰冷的警告。

“别再挑战我的耐心,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说完转身。

亲密无间的距离转瞬间变成咫尺天涯。

林虞看着那背影由近转远,唇几乎咬出血,连呼吸都像是扯着疼。

……

翌日,林氏集团。

林虞刚进办公室,纪之远就上前报告:“林总,人事那边打来电话,孟岚叶离职了。”

林虞眉心一跳,看着纪之远冷不丁问:“是你派人去找孟岚叶的?”

纪之远顿了顿,垂下眼眸:“林总,我认罚。”

见林虞不说话,纪之远咬牙道:“我是派人去警告了一下孟岚叶,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做。”

林虞一怔。

她相信纪之远,那所谓的分手岂不就是孟岚叶在自导自演?

沉默了许久,她淡淡开口。

“下不为例。”

说完她摆摆手让纪之远出去,门口却突然响起喧闹的声音。

企划部钟副总推门而入,冲到林虞面前:“林总,我手上的项目为什么突然缩减了资金?”

纪之远立即上前挡住他:“钟副总,项目经过审查,四百万完全足够。”

说是为公司员工打造福利中心,其实就是一个贪污资金的名目而已,竟敢狮子大开口报批两千万。

“四百万,你打发叫花子呢!”

钟副总却怒气冲冲都指着林虞鼻子大骂:“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姓什么?林氏元老被你逼走了多少,真把自己卖给沈家当沈家的一条狗了?”

林虞脸色一白。

这些年,公司里的人说的话她都知道。

说她为了股权卖身给沈砚临,说她卸磨杀驴不仁不义。

但是明明她的股份来自林父的遗嘱,而她开掉的那些人才是吃里扒外尸位素餐的蠡虫。

林虞紧了紧手,抬眼冷冷逼视钟副总:“我不介意再多逼走一个。”

钟副总被震得僵了一秒,回过神来,恼羞成怒:“好,好,你等着瞧!”

看他怒气冲冲离开。

林虞对纪之远道:“他既然看不起这四百万,那就把项目撤销,直接外包。”

天色渐渐暗下。

直到临近下班前,纪之远进来提醒:“林总,您今天晚上在华天有个酒会要参加。”

林虞目光终于从文件中移开,她揉了揉眉心,颔首:“我知道了。”

八点,林虞踏进了宴会厅。

却见原本在聊天的人们突然都看向她,窃窃私语起来。

那些目光中有嘲讽,有怜悯,还有些闪着看好戏的兴味。

林虞微微蹙了蹙眉往前走。

走到宴会厅中心时,她终于明白那些目光因何而来。

竟是沈砚临光明正大地带着孟岚叶来了。

两人穿着明显是情侣装扮的高定,不仅如此,沈砚临还一直紧紧牵着孟岚叶的手。

林虞大脑一片空白。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两人面前。

沈砚临淡淡睨她一眼,介绍道:“沈太太,我的新助理,认识一下。”

林虞看着沈砚临勾起的唇角,端起了一杯酒。

下一刻,在众人惊呼声里。

那杯酒直接泼在沈砚临脸上,浇了他满头满脸!

======第5章======

沈砚临一双眼里翻涌的怒意让四周都倏地冷下。

他神色阴沉地抹了把脸,呵斥道:“林虞,你疯了!”

林虞扬起下巴:“我没疯,疯的是你,我只是让你清醒一点,不要再丢我们两家的脸了。”

对面孟岚叶正着急的去擦沈砚临身上酒渍,闻言神色惊惶地看向林虞。

就在这时,沈砚临倏然笑了。

他紧盯着林虞,薄唇轻启。

“娶了你那天就已经是丢尽我沈家的脸了。”

林虞脸色惨白,她胸腔起伏,分不清翻涌的是愤怒还是痛意。

脑子里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快要断掉。

下意识地,她又拿起一杯酒。

可这时,孟岚叶却突然冲上前。

她率先将自己手中的酒唰的一声泼向了林虞!

然后挡在沈砚临面前含着泪看林虞,声音发抖:“林小姐,适可而止吧!虽然我现在只是个助理,但是我也会保护砚临的。”

林虞怔怔看着眼前这互相护着的两人。

酒液顺着颊边留下,冰凉寒意包裹了身体。

她觉得自己像是进入了一出荒谬的舞台剧。

孟岚叶是一个守护爱情的战士,而她变成了他们爱情故事里的丑角反派,恶毒女配。

周围观众的窃窃私语,鄙夷嘲笑清晰传来。

像是利刃戳到她的脊梁上,让她几乎站不住。

蓦地,林虞露出一个自嘲的笑。

下一瞬,她敛了笑,猛地将手中杯子砸在地上,碎片四溅。

而她的心也像那杯子一样,碎成了无数片。

“沈砚临,你我以后,有如此杯。”

说完她挺直了背脊,努力维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一步一步,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宴会上的事很快传了出去。

不仅如此,不知道谁还偷录了视频传到了网上。

一时间,满城风雨。

沈家自然也知道了,沈母勃然大怒,一个电话便将两人叫了回去。

沈家。

沈砚临与林虞分坐两边,一言不发泾渭分明。

沈母从楼梯下来,看见沈砚临便怒喝。

“给我跪下!”

沈砚临一言不发地跪下。

沈母揉了揉眉心,保养得宜的脸露出几丝疲态。

“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多久了?”

“两年…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