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整个封闭的空间,气味不太好闻。

徐栀初从那些人身上看不到一丝人气。

极度崩溃和绝望弥漫在空气中,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

余波靠在墙上,双手抱胸,“我的规则很简单,完成业绩,一切都好说,完不成,剁一条腿。”

徐栀初以为,她这一辈子,见到什么画面,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然而她错了,她还是有心的。

尤其是看见她脚边躺着一个人,四肢只剩下一只手,还在努力地摘菜叶。

彼时她的心像是被一块巨石压住,难受得呼吸都疼。

余波踹了那人一脚,指着他唯一的手臂道:“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留在这里浪费粮食,过几天,就送诺亚方舟上去。”

徐栀初不忍地别开脸。

于波就喜欢看徐栀初绝望的表情,他一把将徐栀初给拉回来,强迫她看。

“你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你的同事吗?我们叫卧底!”

徐栀初心口一滞,目光匆忙扫过在场的所有人。

他们宛若死人一般,没有任何生活的希望,根本看不出以前是干什么的?

于波以为徐栀初怕了,得意道:“今天,我要砍断你的一条腿。”

第125章我派人去缅北接你

“哦!你可是刚刚被我放血了,你准备怎么让我断一条腿?”

徐栀初双手抱胸,根本不把于波放在眼底。

余波鄙夷一笑,“跟我来。”

徐栀初跟着余波回到部门,他指着部门规定第零条。

祁君尧尹鹿(祁君尧尹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祁君尧尹鹿全文免费阅读(祁君尧尹鹿)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我们部门规定,新人来第一天,业绩必须做五万,做不到,就断一条腿。”

这一条规定是临时用手写上去的,因为在第一条前面,就写了一个第零条。

不用想也知道,这条规矩,是专门给她徐栀初写的。

徐栀初给气笑了,“真有意思。我的办公桌在哪里?”

她的那句有点意思,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余波带着徐栀初去了靠着厕所那边的桌子。

人多,厕所味道大,门还一直开着,难闻的味道刺鼻。

徐栀初无所谓,她蛇窝都睡过,这里地板这么干净,办公桌还很新,也不用风吹日晒,挺好。

她打开电脑,登陆了自己的QQ。

立马有好几个人加她,其中一个备注袁媛两个字。

徐栀初点了同意,发了一个问号过去。

袁媛那边立马发来信息,“我回来了。”

袁媛回去了,肚子里的胚胎解决了。

她干诈骗时间不长,又是被迫的,还主动把诈骗的所有钱都还回去了。

她被厉锦天保释出来,现在留在当地接受调查中。

袁媛发的语音,徐栀初听完,她就撤回了。

{我需要钱,五万。}

徐栀初直截了当的说出需求。

{我没钱。}袁媛是真穷。

{你去我家里,密码是……里面有些值钱的东西,你拿去卖了换钱,今天我下班之前,把钱转给园区账户。}

{保证完成任务。}

徐栀初聊完后,就靠在办公桌椅上睡觉。

路过的人有的同情她,有的鄙夷他,有的佩服她。

中午吃饭的时候,干脆有人下注,赌她的一条腿,能不能保住。

徐栀初现在是真不怕了,有袁媛,可以帮她变现,她家里的那些宝贝,可值不少钱。

徐栀初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她觉得那些东西还不够多。

于是,当着余波的面,给厉锦天打了一个电话。

这会儿刚刚吃完饭,还没到上班时间,徐栀初下班时间都这么敬业打电话完成业绩。

所有人都知道她害怕了,围上来观察她。

他们想要听,徐栀初就让他们听,点开免提。

手机才响了一声,就被接听了。

“姐姐,你终于打电话回来了,爸妈和我都很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这么想我回来?”徐栀初还真有些诧异。

苏林不怕她回去手撕她。

“嗯,昨晚元旦,天哥生日,我和天哥一起去看月亮,我们从诗词歌赋聊到了人生哲学,从人生哲学,聊到生孩子的事情,我们在一起了。”

苏林的声音很兴奋,还有些羞涩和得意。

“然后呢?”徐栀初很冷静。

原来是和厉锦天睡了,所以有底气敢让她回去了。

“我们决定过年订婚,邀请你回来参加,姐姐你来不来?”

苏林是真开心了,说着就忍不住咯咯笑起来了。

“来。”徐栀初笃定地回答。

苏林满意了,“那就多谢姐姐,你找天哥是吧,我这就把手机给他。”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传来厉锦天的声音,“哪天回来,我去机场接你。”

“还不确定,你还记得我送给你的一尊黄金财神爷吗?”

“嗯。”

“你把它给袁媛,我暂时借用一下,回去还给你。”

徐栀初说的借用,自然是有借无还,她送出去的东西,如今分手了,要回来不是很正常。

人家给了彩礼,离婚还要回彩礼呢!

如今能最快变现的,自然就是黄金了。

“干什么?”厉锦天很显然是不愿意借。

“回去告诉你。”傻子才告诉他干什么。

“嗯。”厉锦天还是同意了。

“那我叫袁媛下午来拿,对了,我走的时候,给你酒柜里面搬了几箱酒,你喝了没?”

“没。”厉锦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多余的一个字都没有。

“那我叫袁媛一起搬走。”十几万一瓶啊!

几百万啊!

“干什么?”

“我准备回去后,和几个小姐妹喝一点。”

“嗯。”厉锦天今天特别好说话,他认为徐栀初是认输了,同意他之前的要求了,“我派人去缅北接你?”

“不用。”徐栀初说完就挂电话,抬头看向一众眼巴巴盯着她的人,展颜一笑。

她太好看了,长得干干净净。

平时不笑的时候,活脱脱的一个索命的罗刹。

这一笑,刹那风华,看得所有人都呆了。

徐栀初对着余波颔首:“经理,不好意思,我的前男友世界富豪榜排名前二十,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今天我这条腿,你拿不走。”

顿时,全体炸开了锅。

“吹牛逼,你那么牛逼的前男友,还分手?还被骗来缅北?”

“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所有人嘲笑徐栀初的时候,余波只是铁青着脸不吱声。

他知道,徐栀初说的是真的。

她如果没有强大的背景,按照园区规定,抓到卧底,早就大卸八块了。

老板却一直没有动她,自然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能力出众。

这个社会,从不缺美人,更不缺有能力的人。

如果这两样都不是,那就是徐栀初不能随便死。

至少在老板衡量徐栀初的死亡,给他带来多大影响之前,不会要她死。

余波能坐在这个位置上,自然也是把人心给摸透了的。

想到刚刚他带着徐栀初去厨房,想要把她弄死在里面,幸好没有行动。

否则,徐栀初死了,老板也不会放过他。

余波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解了老板的心意,决定挽回一点局面。

晚上,他专门给徐栀初举办了一个部门欢迎会,示意手下灌徐栀初酒。

徐栀初喝得醉醺醺的,被人扶着进了赵麟的房间。

她躺在软绵绵的床上,等那些人走了,就睁开了眼睛。

眼中一片清明,哪有喝醉的迹象。

徐栀初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赵麟房间布局很简单。

衣柜床,还有一个书桌,书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之前的纸条上写着,优盘直接插入电脑就能用。

意思就是,只要她找对了电脑,插进去,就可以了。

那么,这台电脑,是不是控制着整个园区系统和拥有机密数据的电脑?

徐栀初从床上起来,走到书桌前面,伸手打开电脑。

电脑屏幕闪了一下,几秒钟就开机,显示需要输入密码。

不管是不是,总要试一试。

徐栀初伸手准备把项链取出来,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第126章爱太浓烈

徐栀初回眸就看见凰弟站在门口,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闪身进门。

“姐姐,你干什么?”

徐栀初合上电脑,靠在书桌上,双手抱胸道:“你怎么进来的?”

赵麟的房间,是绝对的机密,外面还有人守着。

除非得到允许,一般人根本进不来。

“我爬窗户上来的。”他指了指外面公共厕所的方向。

“你到底是什么人?”徐栀初戒备地盯着凰弟的一举一动。

“我是一个演员呀,姐姐,我一个人很害怕,看见他们把你抬进来,我担心你,就跟来看看,你没被欺负吧?”

徐栀初双手抱胸,冷冷的盯着凰弟,“滚出去,否则,我叫人了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