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可是杨惋然此时此刻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她此时此刻的脑子里,全是光怪陆离的画面,在快速转换。

在这种转换之中,杨惋然想起了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

那一天她本来是在学校上课的。

但是因为身体的不对劲,让杨惋然敏锐感觉到了自己或许就要生了。

所以她就连假都没来得及请,就急匆匆跑了出去。

跑出去校门口的时候,保安正想要将她拦下来。

可是看见她走过的路上的血,又赶紧问:“要帮忙吗?”

杨惋然回头看了一眼,只有最近的几步带上了血。

她摇头,第一时间就打了车,找了附近最近的宾馆。

到了宾馆之后,她拿出了自己随身的DVD。

从宋国青送给她第一个摄像机开始。

杨惋然一直都有记录生活的习惯。

这个摄像机里,记录了杨惋然所有的喜怒哀乐。

一开始的时候,杨惋然基本上是一天记录一次。

到了后面,没什么好记录的,就基本是一个星期记录两次。

可是,自从杨惋然被强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开始记录一些负面的情绪。

到发现那个孩子的到来,杨惋然更是每一天都在说,要如何害死这个不该来的孩子。

可是,可是……

她根本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杨惋然孟泽琛(杨惋然孟泽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杨惋然孟泽琛)无弹窗-笔趣阁

究竟是那个肥头大耳的合作商。

还是那个驱逐了她所有阴霾的真命天子?

是叶楚楚不断在她的耳边提醒她,孩子的父亲是那个合作商。

那个男人,体重足足有二百斤,年纪比宋国青还要大一些。

她每天都在面对叶楚楚同情的目光。

叶楚楚甚至还为了她的不幸遭遇,哭了好几次。

每一次见到叶楚楚这般模样,杨惋然也会跟着哭起来。

因为她……

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暗恋一个人。

在她委屈、无助的时候,他总是会安慰她。

有一次她被校园霸凌者围着欺负,因为她的还手,她们使了手段让老师罚她去打扫泳池。

杨惋然一个猝不及防,被人推下了水。

就在杨惋然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

有个人救活了她。

她知道他给她做了人工呼吸,也知道是他在保护自己,可她只能看见他的一个模糊轮廓,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就在第二天,那些霸凌她的孩子就被退学了。

杨惋然知道是那个人在保护自己。

那个时候的她将他当做了生命之中唯一的光。

哪怕她并不知道他是谁。

终于到后来的某一天,杨惋然终于写了信放在了他们交流的地方,约了他在泳池见面。

她提前了半个小时到,紧张忐忑。

后面来的人,是墨凉杰。

接下来的杨惋然跟墨凉杰在一起,似乎已经变得顺理成章了。

杨惋然终于想起来了。

那种有一道光,始终照耀着她的生活的感觉。

跟墨凉杰在一起的时候,杨惋然觉得很幸福

因为墨凉杰很会哄人,甜言蜜语、鲜花礼物。

杨惋然成为了许多人羡慕的对象。

可是,这一切的幸福,自从杨惋然被强奸后,都戛然而止。

那一天之后,杨惋然每天都在做噩梦。

她每天都哭得不能自已。

她配不上他了。

再也配不上他了……

杨惋然的脑子里不断在回想起从前的一切。

那种被毁掉人生、失去一切的感觉,仿佛还正在发生。

好痛啊。

哪里都在痛。

杨惋然眼泪落下去,无助地呜咽着。

孟泽琛已经叫了救护车,看见杨惋然这般模样,心脏仿佛都被戳了一下。

真的有这么恨他吗?

就连在他的怀里,都这么委屈?

可是,她不是也说了吗,她是爱自己的啊。

从一开始,孟泽琛就一直以为她跟自己是两情相悦的。

可是后来她跟墨凉杰在一起,他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再后来,他终于有机会跟她在一起。

他亲眼看见她被人欺负,他将那一只死肥猪打跑后,也知道她已经中了药,失去了理智。

他那个时候也并不清醒。

那个时候的他多卑鄙啊。

趁着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强行占有了她。

如果那个时候,他没有对她那样,而是将她送到了医院。

这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孟泽琛的喉结都在疼。

他低头吻了吻她,轻声道:“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可是杨惋然的头几乎要裂开了,仿佛全世界都在嗡嗡作响。

杨惋然想起了小时候,她最好的朋友还不是叶楚楚。

而是她的六姐。

她有五个哥哥,一个姐姐。

她跟六姐都是哥哥们手心里的宝贝。

可是某次,有领养家庭来找孩子领养的时候。

原本定下来的是自己,杨惋然隐约记得,是那些大人说她长得像他们家的老太太。

她想起来了,当时的大人说的是‘她跟你姑姑长得太像了。’

‘她肯定就是你姑姑的孩子!’

然后还有个老爷爷,笑眯眯地拉着她的手说:‘爷爷带你去找你的亲生妈妈好不好?’

杨惋然点头,期待极了。

那个时候,她被孤儿院的孩子们争先羡慕。

后来她被带着去抽血。

抽了好多的血啊。

她哭得很厉害,可是大人们告诉她,想要被领养,就是要经历这些的。

所以杨惋然忍了。

没想到,后面被领养的是六姐。

杨惋然难过了很久。

难过的不是自己没被领养,更觉得自己遭到了很大的欺骗。

她记得六姐被领养走之后,杨惋然天天吃药打针,病了很久。

这一段记忆也被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这一段回忆,在她的心里也是极端的痛苦跟不愿回想,所以她干脆将六姐这个人都给忘记了。

现在想来,杨惋然那个时候应该是被抽了骨髓。

第311章怀孕两个月

那个时候的杨惋然,三天两头上医院。

三天两头在医院被抽血、检查。

那个时候的杨惋然多希望真的承受了这些痛苦之后,就能够拥有真的爸爸妈妈了。

可是没有。

一切都没有朝着杨惋然希望的方向发展。

小小年纪的杨惋然感到了非常失落。

这种难过跟失落,已经被杨惋然刻意忘怀了许多年了。

可是现在这种感觉又重新回来,杨惋然哽咽到了胸口都在疼。

孟泽琛抱着怀里的杨惋然,看着她很显然非常不对劲的样子,还是决定不等救护车了,立即起身来,打算抱着她直接去医院。

孟泽琛抱着她下了楼,顾泽刚好就迎面上来了。

孟泽琛咬牙道:“备车!”

顾泽的心一凛,赶紧让开来,打电话通知了在楼下待命的司机。

司机刚好摸完鱼回来。

因为总裁一大早就交代了,他们中午准备去用餐。

这个时候司机已经回来待命了,只是没想到不是去餐厅的。

而是去医院的。

司机赶紧第一时间将车子开到了门口。

孟泽琛已经抱着杨惋然下来了。

这个阵仗,让很多还来不及去午休的员工们都是一惊。

“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看起来很像是昏迷了之类的吧……”

“哎呀脸色都白了,是生病了吗?”

“低血糖吧?”

……

议论声很快走远了。

孟泽琛抱着杨惋然到了车边的时候,司机第一时间打开了车门。

将杨惋然抱着坐进去,孟泽琛下令:“开车!”

杨惋然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置身在云端。

到了医院的时候,杨惋然被抱着进入了急诊室。

进入了急诊室的时候,医生很快就迎上来了。

杨惋然恍惚间睁开眼,忽然觉得看见了一道很熟悉的身影。

闫毕暖在见到杨惋然的那一瞬ʝʂɠ间,也是怔住。

她怎么都没想到,她会在这个地方再一次见到她。

“闫医生,怎么了?”

闫毕暖立即醒神,道:“没什么,上呼吸机,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孟泽琛连忙问:“我老婆怎么样了?”

闫毕暖看见孟泽琛,知道这个就是哥哥闫毕寒的死对头。

虽然早就知道杨惋然嫁给了这个男人,但是当真正看见孟泽琛对她的关心后,还是觉得有些古怪。

早就听说杨惋然跟孟泽琛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了。

但是没想到已经缓和到了这种程度。

闫毕暖很快安抚道:“没事的,我们先去做一下检查。”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