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心灰意冷过后,老爷子最终选定了远在国外的霍瑶。

早在正式公布之前,老爷子已经拟好了继承书。

然而,也不知道霍家那几位也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消息,自那以后,便开始策划要对霍瑶下手。

这其中,甚至包括霍瑶的亲生父亲,霍盛华。

同时他也是动机最大的一个,按照世家的传统家世继承,长子是接任霍氏的最佳人选,他在公司的支持率也最高。

再加上私生子那事,他对霍瑶这个女儿早已没了任何感情。

那几年,霍瑶连续遭受不同程度的袭击事件。

最后那次,肇事者的目标确实是霍瑶,可是却认错了人,将沈甜认作是霍瑶。

那辆车是朝着沈甜冲去的。

是霍瑶推开了她,代替她死去。

之所以说代替……

是因为那天,也正是沈甜前世的死期!

“妍妍,我很庆幸,能救下你……”

霍瑶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还在怕她内疚。

回忆起那天马路上刺眼夺目的鲜红,沈甜心脏仿若被人用手狠狠攥紧,疼得厉害。

饶是如此,她始终认为,霍瑶是替她死去的。

六月十六日。

前世她死在这一天,今生霍瑶替她死在这一天。

这一天,成为了她梦魇的日子。

如果不是为了霍瑶,她永远都不可能重新踏入S城。

沈甜顾承律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她痛苦地闭上眼。

林项西很敏锐感受到她情绪的不对劲,轻声开口:“不是你的错,不要活在内疚中,霍瑶不会想看见你陷入痛苦中的。”

他正经说话时的语气很稳重,奇妙地带着能安抚人心的效果。

沈甜长长吐出一口气,冷静下来。

但想到凶手可能是霍瑶的亲生父亲,心底依旧不太好受,她替霍瑶心寒。

在霍瑶的房间里,还将年幼时父亲送的公主裙好好保管着……

豪门世家的亲情最为廉价。

沈甜浅浅勾出一抹笑,两人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一周后。

沈甜正式搬进霍家。

霍宅是延续了几百年的传统建筑风格,占地面积足足两百平,前院小桥流水,大厅摆着上好的金丝楠木家具,墙上挂着的是每一幅古画古字都是价值连城的真迹。

霍老爷子因为身体原因只能坐上轮椅,正在最前方。

“爷爷!我回来了!”

沈甜将行李交给佣人,大步朝老爷子身边走去。

老爷子待她向来和蔼可亲,关心她道:“瑶瑶,这两天进公司,很累吧?”

“爷爷,不累的。”沈甜脸上也难得露出些许真心笑意来。

就当她是替霍瑶好好孝敬老爷子了。

爷孙两寒暄聊了半天,霍家其他人才姗姗来迟。

霍家五兄妹分别在成家后搬离老宅,除了过年过节,鲜少会全部聚在一起。

因此偌大的霍氏老宅,在平时就只有霍老爷子住着。

沈甜接手霍氏后,其中的必要条件就是要求她守着老宅。

随着人渐渐来齐,整个霍家老宅也变得热闹起来。

一家人看似和睦亲密,然而细听就能发现每家人客套话下,全是较量。

霍盛华也不知是心虚还是恰巧,自从得知“霍瑶”回来后,他就去了外地谈项目。

这一去,就已经是大半个月都没有回S城。

这次家宴,自然也就没能看见他的身影。

沈甜并不着急,总会有见面的一天。

“既然人都来齐了,那就开始吧。”

随着老爷子的一句话,家宴正式开始。

谁料,所有人才刚入座。

霍家门口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第18章

来人不是别人。

正是顾承律的助理,他恭敬有礼站在门口,先是致歉,表示打扰了霍家的家宴。

随后并未啰嗦,直入正题——

“虽然有些冒昧,我想能否请霍小姐去看望一下我们顾总?挺急的。”

确实够冒昧。

不等沈甜回答,霍老爷子沉声先开了口:“有什么事吗?”

李助理有些为难,不知该如何开口。

总不能当着霍家所有人的面,说顾总因为沈甜的死已经颓废了一个星期,每天黯然神伤关在房间,有点精神失常的前兆了吧?

李助理斟酌片刻,只说:“顾总有些私事想拜托霍小姐,能烦请霍小姐移步单独聊聊吗?”

听见这话,老爷子并没有多问,转而看向身侧的沈甜。

“瑶瑶,你自己决定。”

沈甜看向门口的李助理,知道他也只是替顾家打工的,并想多为难他。

“爷爷,我去听听是怎么回事,马上回来。”

说完,她起身迈步走向大门口。

沈甜神态平静望着面前的李助理,“我想,我应该跟顾总并没有什么私事交集,不知是有什么事?”

不知道为什么,这张脸分明跟前夫人一模一样。

可此刻,面前这位霍小姐光是平静望着他,他已经冒起冷汗,压力像是座无形的山落在-他的背上。

如果说之前他跟顾总一样有所怀疑,现在正面对上后,他彻底相信面前的这个人,不是前夫人。

意识到这点过后,他接下来的话更难说出口了。

因为站在霍小姐的立场,这个要求实在是过于无理了。

但……

最终,李助理还是硬着头皮,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自从得知沈甜小姐已经去世后,我们顾总伤心过度,已经一周没见人了,整天都关在房间里,借酒浇愁……顾董看不下去,于是想请跟沈甜小姐长得相似的霍小姐您去见见顾总。”

他每说一句,沈甜的眉头就更皱紧一分。

此刻听到的每句话,好像都是一个全然陌生的顾承律。

顾承律,因她而伤心?

这件事听起来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然而李助理说得情真意切,看起来并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沈甜将信将疑地打量着他:“让我以沈甜的身份去见他,然后呢?”

“希望您能劝顾总走出来,顾氏和顾家都需要他……”说到最后,李助理在对面注视的目光下,声音也渐渐小了下来。

人家霍小姐刚接手霍氏,霍家的事都忙不过来,无缘无故凭什么要帮顾家?

李助理莫名羞得有些无地自容。

然而下一秒,他听见霍小姐轻声开口:“我可以答应你们。”

李助理欣喜抬头,还未来得及赞叹霍小姐人美心善。

只听见她话音一转又道——

“但我要顾氏城郊地产开发的项目,如何?”

李助理傻眼了,她口中所说的城郊开发是顾氏今年的重点项目,投入资金保守估计有五个亿。

他默默收回霍小姐心善的赞美。

“霍小姐,这件事我个人决定不了。”

“你可以回去请示顾董,只要顾董答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