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江清竹才不管他什么混合双打,“我要告诉舅舅你上次把他最喜欢的君子兰当草拔了!”陈云清:!!!!还兴这样告状,这都多久了,他都买了新的君子兰种上了!“要不你就把温肃的号码给我,我自己去找。”...

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温肃江清竹)全文在线看无弹窗大结局_(温肃江清竹全文在线看无弹窗)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最新章节(温肃江清竹)

《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小说阅读》 第18章 免费试读

温肃听到江远川的话,很明显的送客意味。
按照礼节他应该识相离开,但他的理智和内心拉住了他。温肃坐在沙发上没有动,看着江远川和陈晗:“陈阿姨,江伯父,温肃的孩子不能成为私生子。”
他是私生子不是他的错,但这个词是他内心的一根刺,他不可以让他的孩子也成为他这样的。
他会给他的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出生背景和家庭。
话一出,江远川气急,连客套话都没有了:“你都不喜欢我女儿,你现在因为她怀孕就来娶她,你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陈晗起身拉住了江远川,拍他的背给他顺气,“远川,消消气,注意身体。”
“温总,你们温家是什么情况我们不清楚,但是我们的阿清她受不得委屈,你是大少爷,她也是我们家的大小姐,我们宠着长大的,你对她没有感情就贸然过来商量婚事,怕是不妥吧!”陈晗的语气有些冷,还有对他的不满。
温肃站起身,似是保证,语气认真:“伯父伯母,我会尽力护着清竹和孩子。”
江远川更气了,转身不愿意看他,“哼,那就等你喜欢上我家清清了,有能力无条件护住她的时候再来。”
说完自己上楼去了书房。
陈晗还在客厅,她悠悠坐下,“温总,阿清需要一个能够无条件保护她,爱她,偏向她的另一半,遇见的时间可以晚,但不能随便。想必温总能够参透,你事忙,就不多留了。”
周管家有眼力见的送温肃出去。
人走了,他松了一口气,兜里的小本本被他再次掏出写下:捍卫小姐和小小姐成功!
温肃坐在车里,他现在可以说是对江清竹没有任何感情,谈何喜欢,他记得那天晚上酒店应该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之前他对小三的表妹没有任何印象。
他确定自己没有和江清竹多余的见面时候,他们之间唯一有的羁绊就是那个他被下药后的孩子,他对她没感觉,他的孩子不能成为私生子。
他想起了他的母亲,一个温柔又坚强的女人,独自一人把他养到十五岁,那个时候的他不懂,为什么别的小孩都有爸爸,他没有。他尝试过询问,她没有告诉他,只是抱着他温柔的安慰,他母亲待他极好,就算日子过得清苦,也不会短他吃喝。没有因为他耽误了她的一辈子而打骂虐待,相比他回去温家,他更喜欢以前跟他母亲待在一起生活的日子,美好且温馨。
十五岁那年,母亲得了肺癌晚期,没办法继续照顾他,他被母亲带到了温家老宅,找到了温老爷子和温孝林,他才知道他没有爸爸的原因。他进了温家,没有了母爱,只剩下温孝林夫妇厌恶,温孝逸和温栩的嘲讽背刺,温老爷子的视而不见。他被欺负了再也没有母亲的温声安慰和温暖怀抱,他被迫养成了冰冷漠然的性格,处事狠厉果决。
再后来温孝林夫妇出车祸去世,温贤没有继承温氏集团的头脑,他被送去了国外学习进修,回来后经过两年在温氏集团站稳脚跟,兢兢业业带领着温氏集团发展壮大,直到一个月前温孝逸给他下药,他和江清竹有了交集。
他知道五年前温孝林夫妇的车祸始作俑者是谁,亲弟弟杀哥哥的戏码,为了财产争夺屡见不鲜。
莫也在前面开车,接到了温老爷子的电话。
“老板,老爷子让您回家一趟,我们是直接回去吗?”
温肃睁开眼睛,眼里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告诉他,我晚上会回去。”
好的,莫也懂了,现在回去J市也得先去公司。
*
江清竹房间。
“表哥,你什么时候回去啊?”江清竹坐在床上,看着在她面前玩手游的男人。她又想去他家玩几天了,说不定能够见到温肃。
“小熊猫,你的算盘珠子都蹦我脸上了,你想去见温肃还要拉着我去倒霉,姑姑会杀了我,我爸也会杀了我。”陈云清头都没抬直接戳穿她。
江清竹也不尴尬,伸手去扯他的袖子,“那你带不带我回去啊?”
她的眼睛里全是期待的光芒,陈云清看了她一眼直接将头转去另一边,他坚决不能被这个小鬼头给蛊惑。
“不带,我公司忙,没时间顾你,姑姑不会同意的。”他关闭手机游戏界面,面无表情。
“哥哥好冷漠哦,我一个小小的诉求都不愿意答应,是因为哥哥有新的妹妹了吗?”江清竹开启了绿茶模式。
“新的妹妹肯定比我善解人意吧,比我体谅人,还比我温柔,果然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了。”
…………
陈云清:“……?”
这是什么牌子的绿茶,直接装垃圾袋里打包送给温肃算了!
江清竹的嘴遇到她不满意的事儿比谁都会说,保证阴阳怪气,足够缠人。
陈云清领教过很多次了,每次遇到问题遭殃的就是他跟江序清。
现在好了,今天这事情必须落在他的头上,逃都逃不掉。
“表哥?你就一句准话吧,带不带我去找温肃!”江清竹不拐弯抹角了,打直球。
陈云清了然:“你现在是装都不装一下了,这么直接?”
他沉思一会,抬头:“小熊猫啊,不M.L.Z.L.是我不带你,我带了你我就要被收拾,还是姐弟混合双打,你就体谅一下我吧。”
江清竹才不管他什么混合双打,“我要告诉舅舅你上次把他最喜欢的君子兰当草拔了!”
陈云清:!!!!
还兴这样告状,这都多久了,他都买了新的君子兰种上了!
“要不你就把温肃的号码给我,我自己去找。”
坐在女孩床边的男人脸色像调色盘,眉毛皱在一起,眼里除了受伤还是受伤,他应景的捂住了胸口。
“表妹,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他苦着脸,扯出一个想哭的笑脸。
没人比他还倒霉了吧,摊上这样一个恋爱脑妹妹,还非常喜欢抓他的把柄。
一面是兄弟,一面是怀了兄弟孩子的表妹,他个人是非常不赞成这门婚事的。
“那你就说带不带我去J市吧。”江清竹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
得,问回来了,转一大圈就是为了这个!
“再说吧。”陈云清给了一个模糊答案。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