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诊呢?你的那个医疗单我找人看过了,确实跟你的情况不太符合。”

刹那间,沈嫣然整个人都僵住,她抬眼示意了下。

很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冷眼出声:“席总,您这是什么意思?在怀疑我的专业能力吗?”

医生叫周明,是沈嫣然入院以来的主治医生。

也是这家医院最年轻的权威主治医师。

姜清舟抬眼看了下他,这个周明的能力他早有耳闻,他沉默片刻,随即开口说:“周医生别介意,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可多做一次检查总归没有坏处,她的病历单……”

“席总,你看到病历单是网上的吗?”周明突然开口问。

姜清舟点头:“是的。”

下一秒周明便叹口气摇摇头,“那都是假的,是媒体捕风捉影乱招来凑数的。”

说着他将手里的病历单递过来。

“这才是沈小姐真正的病历单,你看看吧。”

姜清舟拿过来,这是一份跟之前全然不同的数据。

周明解释:“沈小姐确实是得了肾衰竭,没人会用这种绝症来诅咒自己的。”

姜清舟低头看了看。

他不是专业的医生,准备将它发给医生朋友。

可就在他抬起手机的瞬间,沈嫣然伸手拉住了他,眼里一片委屈:“箫彬,医生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了,你还想确认,你是不是跟那些网友一样,根本就不相信我?”

她哭起来楚楚可怜。

很容易让席知亦想到学生时代跟她的那些美好记忆。

犹疑片刻,他最终还是放下了手机,抱住她:“我相信你。”

高悬的心彻底放松下来。

南怡姜清舟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弹窗-小说推荐南怡姜清舟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沈嫣然眼里的得意愈发高扬。

于此同时。

在另一边病房的安凝看着医院病房监控器,对于沈嫣然病房里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她神色未变,只冷冷注视着画面。

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若是姜清舟那么容易放弃沈嫣然,恐怕就不是姜清舟了。

因此这次爆料,其实只是她向沈嫣然正式打响开战的第一枪罢了。

看了不知多久她将监控画面关闭。

放在床边的手机骤然响起铃声。

安凝瞟眼看去,原本平静的脸色霎时一变。

第22章

“安小姐,通知您一个好消息,季洲患者醒来了!”

安凝脸上浮现出巨大的欣喜,她拔掉手背上药水针头,匆忙下了床。

“好,我这就过来!”

挂断电话,她迫不及待就要冲出去。

守在门口的唐云星跟着起身,“姐姐,你跑哪儿去?”

“云星!远远醒了!”

安凝欢喜不已,拉着唐云星就要往外走。

唐云星眼里一亮,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安凝露出这么开心的笑容来,他当即追了上来,生怕她摔了。

“慢点跑!季洲刚醒来肯定还要做检查的,你过去也看不到什么!”他提醒。

安凝这才放缓了脚步,但眼底的喜悦怎么都掩饰不住。

到了季洲的疗养病区。

果然就如唐云星所说,病房里没有任何人。

两人在里面等了好一会儿,季洲才被医生护士推着进来。

安凝回头看去,季洲眼里一亮,朝他们艰难弯起眉眼。

“患者刚醒来,语言功能还没有彻底恢复,可能语言沟通暂时会有点困难,不过你们可以跟他说话!他可以写字跟你们交流!”护士在旁体贴解释。

安凝点点头,眼里泛起泪光,紧紧盯着季洲。

季洲跟季洲长得很像,尤其是那双眼睛,只不过季洲的眼底到底是充满这少年气儿,而季洲看向她的眼神永远温柔而饱含笑意。

可无法否认的是,他们的眼形几乎是一模一样。

像到安凝几乎要觉得他是少年时期的季洲。

她的泪水控制不住往外流出。

季洲的笑意一顿,有些不解,他拿起护士给他准备用来沟通的纸和笔,唰唰写下:“嫂嫂,你怎么了?”

虽然安凝和季洲并没有结婚,但在季洲的心里,早已经将她当成亲嫂子了,因此也就早早喊上了嫂嫂。

安凝抿唇,抬手忙擦去眼泪不敢看他,摇摇头只说:“没事,我是看你醒来太开心了!”

身旁的唐云星也连忙点头:“就是!季洲!你可别忘了我们之前还说好要打电竞的,现在的设备可牛了,等你好了我们一起玩!”

季洲眼里一亮,低头又唰唰几笔:“好!”

就在这时,他目光在安凝隆起的肚子上扫过,犹豫片刻,还是再度低头写下:我哥呢?

这三个字出来。

病房里陷入诡异的沉默当中,安凝脸色僵住,嗓子眼被酸涩感堵塞住。

唐云星想要说什么时,却见季洲又迅速写下几行字。

-我知道了!他肯定还在忙对不对?他是医生不能跟你们一起过来。

-不过好可惜,我居然没有参与我哥和嫂嫂的婚礼!真是人生一大遗憾!

看着他无奈可惜的表情。

安凝和唐云星对视一眼,神情僵住,一时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过了不知多久。

安凝从脸上挤出一抹笑来,她抬手摸摸季洲的脑袋顶。

“对,你哥还在忙,你要好好做康复,等你好了我带你去找他!”

季洲眉头一蹙:我哥不在这里吗?

安凝点点头:“对,他这几天正好在外地出差,要过段时间才能赶回来。”

季洲抿抿唇,耸耸肩表示可以接受。

随后他挠挠头,很快又表示:嫂嫂,这是你和我哥的第一个宝宝吗?

安凝的脸色泛白。

整个人都僵住了。

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时,却见季洲的视线疑惑落在了门口。

顺着他目光看去。

只见姜清舟不知何时站在那里。

安凝的心一瞬提起。

“你怎么在这里?”

姜清舟踏步而入,垂眸便看见了季洲纸上的对话。

他的目光定在安凝的腹部。

嘲讽笑意从他唇边蔓延而来。

“呵,你说这是你和季洲的第一个孩子?”

第23章

巨大的荒唐感从姜清舟的心里升腾而起。

而后是不可置信的熊熊怒火,她怎么敢?竟然能大言不惭地将他的孩子说成季洲的!!

姜清舟心底的恨意在此刻空前活跃,他脑海里甚至有那么一刻,想要当着季洲弟弟的面,狠狠吻住她,逼着她告诉季洲真相!

可不等他付诸行动,她蹭的站起来。

“姜清舟,我们出去谈谈。”

安凝紧紧抓住他的手臂,神色间是他从未见过的慌乱。

那一刻,姜清舟莫名怔愣住了。

他往病床上一无所知的少年看了一眼,冷笑:“怎么?有什么不能当着你前男……”

“席总,你们生意场上的事何必来病房谈?影响病人休息,”唐云星骤然出声打断了他的话,起身挡住了季洲的视线,他语气虽然是笑着,可看向姜清舟的目光中却带着冷意,“还是说,席总想要安总过来亲自跟您谈谈?”

姜清舟眸色轻眯,一个小小的保镖,居然敢这么跟他说话!

然而手臂处传来一阵触感,低头入眼对上的是安凝满眼的哀求。

“姜清舟,算我求你,别影响季洲。”

她在向他示弱。

三年间,她太知道他吃这一套了。

姜清舟的脸色骤然黑沉下来,转身走出病房。

“跟我出来!”

安凝悄然松了一口气,给了唐云星一个眼神示意他安抚季洲后,很快也跟着姜清舟走了出来。

两人来到无人的楼梯口站定。

安凝刚走进去。

紧接着只觉的肩膀一痛,她整个人突然被面前的男人狠狠按在了墙壁上,她吃痛拧起眉头,还不等她说什么,下一刻唇上一痛。

姜清舟狠狠吻住她。

安凝瞳仁骤然收缩,下意识抬手要推拒,然而她的力气怎么抵得过姜清舟。

她的手被姜清舟狠狠按在墙壁上,无法动弹半分。

安凝的挣扎换来的是姜清舟更凶狠的亲吻。

他死死将她压在墙壁上,然后狠狠咬住了她的红唇。

安凝同样不甘示弱回咬了一口。

分不清是谁的血迹,在双方的唇齿间溢出,浓重的血腥味一点点侵蚀着两人的味觉。

不知纠缠了多久,姜清舟从她唇间撤离。

“他也会这样吻你吗?”他的唇角被血液染红,眼底透着猩红的疯狂。

安凝静静盯着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没有回话。

姜清舟便抬手死死钳制住她的下巴,眼底强烈的恨意几乎要宣之于口。

“说话!我问你,你的那个季洲,他是不是也会这样吻你?他跟你上床的时候也跟我一样狠吗?你以前跟他上床的时候,是不是也在我床上一样发浪?!他也会……”

“啪”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楼梯间骤然响起。

也打断了姜清舟一句句的质问。

安凝眼眶通红看着他,眼底盛满着震惊与痛意。

“姜清舟!你别太过分!”

巨大的可笑从心底涌来。

姜清舟舌尖抵了下被打的那边腮帮子,眼里那些疯狂的怒火一点点隐向眸底深处。

她第一次打了他。

就因为他提了季洲几句话,她就能变成浑身竖起尖刺的防御兵。

她爱季洲,那他算什么?

一个在她心里永远的替代品,一个被她耍得团团转的傻子!

姜清舟冷冷笑起来:“怎么?你就这么爱他?那可真是可惜了,你现在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季洲死了那么多年,他的坟头恐怕都要冒绿光了吧?我要不要去给他烧几顶绿帽子?”

泪水在安凝瞪着通红的眼眶里掉落。

她满眼透着不可置信。

胸腔里传来的巨大痛意,再次提醒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多么混蛋,是多么不值得季洲献出心脏!

她紧紧盯着他。

一字一顿。

“姜清舟!全世界所有人,只有你不配这么侮辱他!”

第24章

楼梯间的大门打开又再度合上。

耳边寂静下来。

姜清舟愣在原地,眉头紧紧拧起,脑海里不断回想的是安凝离开前最后说的那句话。

随后,他嘴角泛起嘲讽冷笑。

他不配提季洲?

安凝简直是个疯子,他跟季洲毫无联系,是她先来招惹他,最后反倒变成了他的错。

是,替身这件事从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毕竟他同样将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