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垂眸看着袁秋,她喝的很醉,对他的态度也不像之前那般公式化。

只是趴在那里,嘴里发出一种醉酒后无意识的声音。

廉澈和想起了自家养的猫,舒服时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他目光顿了片刻,随即转身,给黄谦打电话:“看袁总的助理还在不在会场,在的话让她来露天阳台接人。”

黄谦快速巡视了一圈,苦哈哈道:jsg“廉总,人不在了。”

廉澈和眉心瞬间皱起,他说:“去酒店通知她一声。”

他挂了电话,却发现袁秋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正直直的看着自己。

廉澈和眉心松开,他淡声道:“再等一会,我让人通知你助理来接你。”

说完,他便靠在栏杆上,随手点了支烟。

袁秋怔怔的看着他,突然开口:“你从前不抽烟的。”

“已经过去了五年,会抽烟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廉澈和的面容被烟雾覆盖,看不清神色。

袁秋察觉到他的冷淡,沉默着从高脚凳下来。

只是脚刚着地便膝弯一软,直直朝前倒去。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未到来,而是撞进一个坚实的胸膛。

下一刻,便是廉澈和冷淡的声音:“袁秋,喝不了就别喝,你以为生意场上有几个干净人?”

廉澈和话说的重,心里却是烦躁的。

这份烦躁不是对着袁秋,连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

袁秋被他吼的一愣,随即眸中弥漫出一层泪意。

她咬咬牙,从他怀里撤出来站定:“廉总这话的意思,倒像是我故意喝醉来引起你的注意。”

烟灰从廉澈和指间掉落,他撩起眼皮:“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袁秋气的攥紧了手,胸膛起伏不定,一句话脱口而出。

“廉总多虑了,我是有未婚夫的人,并且他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我很喜欢他!”

廉澈和淡淡的看着她,吐出两个字:“幼稚。”

在袁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突然俯身,那张过于英朗的脸倏然放大。

“袁秋,你口中的喜欢,跟日记里的喜欢,是一个意思吗?”

他话里带着揶揄,眼中却有冷意闪过。

袁秋的心猛地一震。

廉澈和直起身子,声音冷沉:“你喜欢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我在乎的,是你背后的MC集团,在合作达成之前,你不容有失,仅此而已。”

第15章

当裴湘过来时,露天阳台上只有袁秋一个人。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袁秋的背影纤细瘦弱,白的几乎透明的肌肤与黑色的礼服相映出一种惊人的反差比。

裴湘快步走过去,担忧的拍了拍袁秋的肩膀:“袁秋姐,你没事吧?”

袁秋转头,脸上酒劲带来的酡红褪去,转而是眼尾微微发红。

她强笑着摇摇头:“没事,湘湘,我们回去吧。”

裴湘哪怕知道她有心事,不知道前因后果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牵住她的手,半搀着她往楼上走。

回了房间,袁秋洗过澡后,坐在床上,望着外面银波粼粼的海面,神色恍惚。

裴湘也换上了睡衣,拿了一杯水和几颗药走过来。

“袁秋姐,该吃药了。”

袁秋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一仰头喝了下去。

放下杯子,她问:“湘湘,这药是不是快吃完了?”

裴湘点点头:“是的,等你吃完,我们抽时间回去复查,不过林医生说,你已经快好了。”

袁秋朝她笑笑:“挺好的,你去睡觉吧,我也有点累了。”

裴湘听话的走了出去。

房间里一片静寂,没开灯的地板上,只有月光反射出幽幽的冷光。

袁秋没有躺下,而是将头埋进了双臂之间。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陷入一种难以言喻的低落中。

他们说,那是抑郁症。

可她除了不开心,也没有什么不该有的念头。

她在努力生活,也在努力上进,现在的她,终于有资格跟廉澈和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了。

可,还是不开心。

袁秋闭了闭眼,多年执念几乎成了她的心魔,只要一想到廉澈和这个人,她心上就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沉甸甸的像是喘不过气来。

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一阵嗡嗡声。

袁秋猛然从低落中惊醒,她翻出手机,看到上面‘裴铮’两个字时,眼睛亮了亮。

她接起电话,裴铮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慵懒:“秋秋,我刚刚做了个梦,梦里,你在哭。”

袁秋呼吸一顿,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裴铮轻笑一声:“见到廉澈和了?”

“嗯。”

“廉氏如今的势头很强,能达成合作有百利无一害,可若是你不舒服,咱们就不合作了。”

袁秋被他傲然的语气逗的笑了起来:“裴铮,你就不怕那些老古董唯你是问?”

裴铮语气轻松:“那就看他们能不能斗得过我了,如果护不住你,我哪里有脸说自己是你的未婚夫。”

袁秋一顿,她转了话题:“那你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裴铮懒懒道:“我知道的,对了,湘湘她没有给你惹麻烦吧?”

“怎么会,她听话的很,等她在我这里出师后,回去也能帮你多分担一点。”

裴铮带着愉悦的笑声从听筒里传入她耳中。

半晌,他才说:“我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过两天就回国去找你。”

袁秋眼前一亮。

挂了电话后,袁秋长长吐出一口气,终于有了点睡意。

另一边,廉家庄园。

廉澈和站在三楼的窗边,看向副楼的方向,眼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吐出一口气,拿出一根烟咬在嘴里点燃。

烟草的味道冲入鼻腔的瞬间,身后的门被敲响。

佣人的声音传进来:“少爷,夫人叫你过去一趟。”

廉澈和眉眼瞬间蒙上一层阴霾,他将烟灭了,径直往外走。

客厅里。

廉母带着眼镜坐在那里,看向廉澈和的目光很是温柔。

“澈和,上次你去国外出差时,有没有给栀蓝拍下那条项链?”

廉澈和坐下,冷淡回道:“没有。”

廉母眉心一皱:“澈和,自从毕业之后,你跟栀蓝的联系就越来越少,她是个好孩子,这么多年也无怨无悔,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

“你今天给我一个准话,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第16章

廉澈和垂了垂眼,语气淡淡:“我没有想过跟她结婚。”

廉母惊的愣在了那里。

半晌,她指着廉澈和,手指都在发抖,声音突的扬起:“你没想过?那这五年来,你为何从没跟我说过,你拖着别人女孩子的青春整整五年,现在你说你不结婚?”

“廉澈和,爸妈是这么教你的吗!”

廉澈和脸色微沉:“我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这五年来,我可曾跟许栀蓝公开出现在任何场合?对于许家,除了正常合作,我可有给过半分优待?”

廉澈和捏了捏眉心:“妈,许栀蓝人品欠缺,不配做你的儿媳妇。”

廉母一怔,立马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别骗我。”

廉澈和薄唇紧抿,看上去并没有想说的意思。

廉母知道他的性子,也打消了念头,她脸上发愁,低声道:“既然这样,我也不能逼你,许家那边,我会去处理妥当。”

廉澈和点点头,道:“辛苦了。”

回了房间,廉母看着还在床上看股票的廉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还有心思玩你那些股票,你儿子都结不了婚了!”

廉父摘下眼镜,自在的开口:“我早就跟你说过,澈和应该对许家那孩子没意思,你偏不信,现在信了吧。”

廉父看着廉母眉心竖起,赶紧说道:“我听说澈和毕业时,找人去查了点事,具体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但那之后,他就疏远了许栀蓝。”

“如今澈和掌管集团,未来怎么规划,他心里都有数的,我们就别管太多了,否则只能把儿子越推越远。”

“你要是实在心里难受,明天我们订票出去散散心……”

廉母被他说的心情确实好了不少,她心里愁着,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廉澈和回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片清明。

五年前,他从国外出差回来,在校园论坛上看到那两个帖子的时候,确实找人查过,也是那时候,他才发现许栀蓝背地里竟然做了那么多事。

那一刻,他就知道他跟许栀蓝不可能走下去了。

本就是为了家族利益才答应她的追求,当发现许栀蓝的不堪后,分手也只是及时止损。

虽然没明说,但他的态度已经很明白了。

成年人的世界本就是点到即止。

跟许栀蓝结束之后,他也没想过要跟谁继续在一起。

倏忽,他脑子里划过一个模糊的人影,快的连他自己都没抓住。

廉澈和闭上眼,沉沉睡去。

第二天,廉澈和照常去公司上班,却在楼下碰到了袁秋。

他顿住脚步,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随后站着等她过来。

今天照例,又少不了一场谈判。

合作就是这样,一步步试探对方底线,直到双方满意。

袁秋走到他身边,淡淡道:“走吧,廉总。”

两人刚要走,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袁秋?!怎么是你!”

袁秋转头看去,只见许栀蓝正迈步朝自己走来。

五年过去,她好像没怎么变,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她收回目光,扭头看向廉澈和:“廉总,你的家事自己处理好,我先进去了。”

说完,她竟是看jsg都没再看许栀蓝,直接走进了廉氏。

许栀蓝神色一顿,随即无奈的看向廉澈和:“可惜,我本来还想跟她打个招呼的。”

廉澈和脸色转冷,寒声问:“你来做什么?”

许栀蓝一怔,立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