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沐笙顾崇锦》 小说介绍

宋沐笙眼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光彩。漂亮的衣服对她来说有什么用?是想让她在这牢笼里做一只好看的金丝雀吗?李嫂也察觉了宋沐笙低落的情绪,她打心里也是可怜着她,可赵可妍对宋沐笙的态度她很清楚,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退出了房间。...

(顾崇锦宋沐笙)宋沐笙顾崇锦小说免费赏阅-小说推荐宋沐笙顾崇锦精彩章节在线看

《宋沐笙顾崇锦》 第20章 免费试读

苏子恒有些犹豫,不知道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讲。
顾崇锦皱眉,似乎不满他的欲言又止:“不过什么?”
苏子恒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一脸痛苦的宋沐笙,从第一次见到她时,那遍布全身的鞭痕让他几乎能够断定她的身份。
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可能有些多余,不过医生的职责让他必须对每个人的健康负起责任。
苏子恒斟酌了一会儿才开口:“宋小姐的身体太虚弱了,若是不好好调养,只怕会落下病根。如果可以……也应该让宋小姐多出去走动走动,这样对身体才有好处。”
顾崇锦皱着眉,低头看着昏迷不醒的女人,过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要交代的都交代完了,苏子恒领着一个士兵回去拿药。
顾崇锦站在床边,沉默地看了宋沐笙许久,看见她额头上细密的汗,正欲抬手去擦,却突然听见宋沐笙似是在做噩梦一般急急地喊了一声:“阿姐,快逃!”他像是大梦初醒一般,手生生停在了半空中。
这个女人怕是做梦都在害怕、憎恶自己。
顾崇锦骨节分明的手渐渐握成了拳,他慢慢直起身子,看着宋沐笙的神色渐渐变得淡漠,随后他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李修杰已经在公馆门外等候多时了,见顾崇锦走了出来,他赶忙下车为他打开了后车门。
轿车启动后,李修杰拿出了已经准备好的士官名单交给了顾崇锦。
顾崇锦随意地翻看了一会儿,从名单里找出了几个合适的人选:“陆彦坤、何寄舟、曹唯,这三个人你去打听一下人品怎么样。”
李修杰回道:“是。”
顾崇锦将名单放在了一旁,闭目养神,好一会儿又睁开了眼:“上次让陆长坤做的衣服怎么样了?”
李修杰想了想:“昨天碰到陆老板,他说那几件旗袍和小洋装已经做好了,只是礼服因为工序复杂,还需要等两天,不过在初八之前一定能拿到。”
顾崇锦点了点头,食指有节奏地轻敲着自己的腿,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宋沐笙醒来的时候,李嫂正端着药进了房间。
李嫂也也瞧见宋沐笙已经醒了,她端着药走到了床边。
“宋小姐,快趁热把这药喝了吧。”
那难闻的味道飘进了宋沐笙的鼻子里,让她有些反感地皱了皱眉:“你先放桌上吧,我待会儿再喝。”
李嫂估计这药若是往桌上一放,宋沐笙喝不喝都说不准了,只怕到时候顾先生又要怪她办事不利。
她只好苦口婆心地劝着:“宋小姐,这病要是想好得快,这药就得趁热喝,要不您还是受受累,咬咬牙将这药喝了吧。”
李嫂这话都讲到这份上了,宋沐笙也不好意思再推辞了。她只好有些艰难地坐了起来,从李嫂手中接过那碗漆黑的中药,屏住呼吸,一口气喝了下去。
药的味道苦得她想吐。
她赶忙将手里的空碗还给了李嫂,将被子盖好,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宋沐笙觉得自己简直就要变成一个药罐子了,每天除了要给身上的伤口上药,还要喝中药。
不过好在经过了几日的调养,她的身体也慢慢恢复了,伤疤也已经变成了淡粉色,若是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在这期间,宋沐笙的房间里还多了一个精致的衣柜,那是李修杰带着士兵搬进来的。宋沐笙对这个衣柜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怏怏地靠坐在床头,木然地看着他们忙碌。
李嫂往衣柜里添置了不少新衣,她看了一眼宋沐笙:“宋小姐不要总是穿着身上这件衣服了,这衣柜里的都是顾先生找人订制的,宋小姐就穿这些吧,显得人精神。”
宋沐笙眼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光彩。
漂亮的衣服对她来说有什么用?是想让她在这牢笼里做一只好看的金丝雀吗?
李嫂也察觉了宋沐笙低落的情绪,她打心里也是可怜着她,可赵可妍对宋沐笙的态度她很清楚,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退出了房间。
时间很快就到了初八,下午顾崇锦提前从督军府回了公馆,李修杰捧着从云裳裁缝店取回的衣服,送进了宋沐笙的房里。
他看了一眼宋沐笙,只见她呆呆地坐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将衣服平平整整地放在了桌子上:“宋小姐,军座要带你去参加一个宴会,请宋小姐换好衣服。”
宋沐笙的眸光动了动,但却似乎没有要来换衣服的意思。
李修杰只好委婉地催促道:“军座已经在一楼等候了,宋小姐换完衣服就可以下来了。”
他也不确定宋沐笙有没有将他的话都听进去,反正自己该说的也都说完了,他干脆离开了房间。
关门声响起,宋沐笙才慢慢转过头看向了桌上那件衣服。
带她去参加晚宴?
她暗淡的眸光里突然燃起了希望的火焰。
或许她能抓住这次机会逃出顾崇锦的掌心!
她起身走至桌旁,低头打量着那件衣服——
这是一件淡粉色的无袖旗袍,领口和裙摆都镶有精致的百边,盘花扣上更是嵌有晶莹剔透的白玉,是整件旗袍的点睛之处。宋沐笙摸了摸衣服的料子,滑滑的、凉凉的,一试就知道是上等的料子。
宋沐笙换上了衣服,大小刚好。只是这段时间她一直穿的是长衣长裤,一时之间还有点不太适应。
她推开房门,走出了房间。
一楼大厅,顾崇锦负手而立,一身笔挺的军装没有一丝皱褶,他微微眯着眼,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空。
李修杰站在他的身边,眼光落在二楼那间紧闭的房门上,心心念念里面的人能够快点出来。
直到那间房门终于打开,宋沐笙一身浅粉色旗袍从房里走了出来,李修杰几乎惊得说不出话。
顾崇锦显然也听到了身后的响动,当他转过身时,宋沐笙正抓着扶手,低着头慢慢地下楼。
见到已经换上新装的她,他的眸色里不禁闪过一份惊艳——那件旗袍将她的身形勾勒得玲珑有致,浅粉的颜色和她白皙的肤色相得益彰。
他的目光慢慢从旗袍落在了她的脸上,恰好此时宋沐笙也缓缓地抬起了头,两人的目光就这样出乎意料地撞在了一起。
那样清澈的眼眸,只此一眼,就让顾崇锦彻底沦陷。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