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司嘉欣抬眼继续皱着眉看着他,倔强地要等他回答。

“司嘉欣,你非要如此究根追底是吗?”傅京衡眉目骤然冷硬:“本王也不是非你不可!你若执意要走!现在便滚!”

他说得决绝,最后直接替她将门踢开,道:“滚吧!别再出现在本王视线!”

司嘉欣脸色逐渐苍白,傅京衡沉眸,转过身不再看她。

司嘉欣抽噎了两声,眼泪夺眶而出,她站在门口,手指死命地搅着裙角,就这么望着他的背影良久,仿佛只要他转一个身,她就又会放低姿态的赖着不走了。

可他到底没有转过身来。

司嘉欣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终于还是决定离开了。

却不想,转身之际,傅京衡突然叫住了她。

“等等!”

司嘉欣眸光一亮,顿住了脚步,转身看着他,脸上抑制不住的欢喜。

“念你在侯府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些银子是本王赏给你的!”

话落,一袋银子丢在了司嘉欣面前。

原来是在打发她?

她还以为......还以为......

司嘉欣心中凄凉,她没有去捡那袋银子,只道:“奴婢在侯府多年,侯府并未亏待过奴婢,每月的例钱也一分不少,这些银子,奴婢不会拿。”

见她不肯收,傅京衡额角一跳,狠狠瞥了一眼司嘉欣,拂袖转身,道:“罢了!随便你吧!”

踏出侯府门口时,守门的侍卫有些惊讶,他望着司嘉欣哭得凄惨的脸,不由得有些同情:“这么晚了,姑娘还要出去吗?”

司嘉欣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最终与夜色融为一体,再也看不见身影了。

夜色浓郁。

宽阔的街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只零零散散亮着几盏灯笼,夜风拂过,吹得灯笼摇摇晃晃。

傅京衡司嘉欣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京衡司嘉欣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傅京衡司嘉欣)

不知从哪里传来几声狗吠声吓得司嘉欣一颤一颤的。

她一路恍恍惚惚,不知此刻身在何处,更不知自己该往哪里去,只毫无头绪地往前走。

她想回清河县,回自己的老家去。

第325章

可是那间毫无人气的木屋早就被岁月腐化。

她没有家了。

离开了侯府,她也再也见不着冬梅这个唯一的朋友。

从此之后,她便只有自己,孤身一人。

没有亲人,更没有朋友,天大地大,却无她的容身之所。

夜风肆意,司嘉欣觉得自己如同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狗,无助又可怜,弱小无依靠。

这一刻,她突然有些后悔了。

她是不是不应该那样逼问傅京衡......

傅京衡性格那样冷淡,脾气也坏,可却待她极好。

他会记得她的每个喜好,会给她买桂花糕和松子糖,会给她撑腰,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他知道她怕冷,便纵容她睡在云轩房里,床上会特意加厚几层柔软的被褥,夜里会抱着她,给她温暖。

其实,方才离开侯府时,她看见了那两只兔子,毛绒绒的样子,与她小时候养的一模一样。

没想到,就连这点小事,他也记在心里。

那日,傅京衡是真的想要杀了齐铭的,当时,他真的恼极了。她见过他杀人的手段,当真是狠厉果断!可面对她的哀求,他还是忍住了杀意,放过了齐铭。

即便她每次都惹恼了他,可他从来也不记仇,依然会对她很好。

这世上,还有谁比他更好?

大抵是没有了。

司嘉欣有心,傅京衡待她如何,她怎会体会不到。

所以现在,他真的不要她了,她才会感到如此难过,难过到快要呼吸不了。

眼泪跌出眼眶,司嘉欣想要放声大哭,可在空旷的街道,属实有些恐怖,她只能咬着唇,强忍着委屈,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去。

突然,巷子里窜出了几只野狗,挡住了她的去路。

司嘉欣站在原地不敢动了。

后来,野狗越来越多,它们的眼睛在黑夜中闪烁着绿色的光,十分可怖。

她脸色惨白,脚步缓缓往后挪动。

野狗呈包围的趋势,一点点向她逼近。

司嘉欣抽噎了两声,脚步一步步往后挪动,绝望在心里蔓延。

一只野狗似是等不及了,一跃朝她扑来。

司嘉欣本能地蹲在了地上,双手死死抱住脑袋。

可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未袭来,只听见几声野狗的惨叫,等她抬起头时,面前已经没了野狗的踪迹,空荡荡的街道又只剩下她一人。

司嘉欣整个人瞬间瘫坐在了地上,许是受了惊吓,大脑一片空白。

等她回过神来,方觉劫后余生,铺天盖地的委屈袭来,让她眼前一片朦胧。

身后,有沉重的脚步声逼近。

耳边,熟悉的声音传来,让她心头一颤。

“司嘉欣!”

司嘉欣转身,闯入视线的是傅京衡暗含怒气的俊脸。

“司嘉欣!你是不是真的想去找齐铭?”

眼前之人,呼吸急促,向来干净整洁的他,衣摆处溅满了泥点,想必是一路狂奔过来的。

司嘉欣终于强忍不住,猛地扑进傅京衡的怀里,哇地一声哭出了声来。

第326章

怀里的小身板哭得一颤一颤的,傅京衡扣住她的肩膀,将她的身子扳正,定睛一看,小东西哭得那叫一个凄惨。

傅京衡又气又恼,几乎是咬着切齿第道:“不是非要离开吗?那你现在又哭什么?”

宽阔的胸腔剧烈起伏着,呼吸凌乱急促,想必方才追过来时,他脚步有多快。

司嘉欣哭得厉害,嘴里说不出话来,只抽抽搭搭地看着他。

傅京衡双眸紧紧盯着司嘉欣,语气到底是放软了些:“大半夜的你要回哪里?清河县还是去找齐铭?你都是本王的人了!你还想去哪里!”

司嘉欣抽泣着,大抵是被吓得不轻,一个劲的想往傅京衡怀里钻。

傅京衡偏不如她的意,双手摁住她的肩膀,逼着她直视他。

“你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傅京衡当真是气极了。

他知道司嘉欣胆子小,即便他让她滚,想必她也不敢离开侯府,定然会找个小小的角落躲着。

其实,他也不是非要赶她走,无非是想要给她一个教训,只要她再哄哄他,说不定自己就会心软,不会跟她怄气了。

可她脾气竟然如此倔强,等他真的心软,出府门来寻她时,门口早就没了她的身影。

她竟然真的敢离开这里!

天知道,他这一路狂奔过来,心情是如何!

他寻了好几个街道,都没见着她,他甚至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司嘉欣这女人,方向感不好,胆子也极小,若是迷了路,或者遇见了坏人,她都无力自保!

他真恨不得将她找到后抽筋扒皮!恨不得打造个囚笼,将她永远关起来!

可真的找到她后,他又不忍心了。

他的滔天怒火在司嘉欣哭着扑进他怀里的那一刻,瞬间消散。

他的心又没出息地软得不成样子!

失而复得的心情无法形容,傅京衡现在根本不敢轻易放手,仿佛一松手,这个女人就又要消失在自己面前了。

这一刻,什么道德底线,什么尊严与面子,他统统不在乎了。

齐铭说的不错,司嘉欣的确是被他强取豪夺,用尽手段将她诱哄过来的。

可那又如何!他抢了便抢了!反正,他的名声本就不好。

如今,再加一条也无所谓!

两条手臂将司嘉欣牢牢圈在怀里,傅京衡恶狠狠地道:“司嘉欣!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好好解释!好好认错,本王便不会再赶你走!”

终于可以扑进他怀里,司嘉欣双手紧紧搂着傅京衡的腰,哭着道:“王爷,我错了,我不想离开,我哪也不想去了,我就想留在你身边,你别赶我走......”

傅京衡唇角勾了勾,故作冷淡地道:“本王可不是舍不得你,本王不过是可怜你,你可明白?”

司嘉欣抽了抽鼻子,轻轻点了点头。

傅京衡又道:“即便这样,你也要留下来吗?”

司嘉欣将他抱得更紧,道:“只要王爷不赶我走,我就不离开。”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