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半响,最后楚姬揉了揉眉心,松了口:“罢了,哀家姑且信你,其实哀家就是想知道婉姚为何会突然想不开。”

说到这,楚姬的眉眼里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忧伤。

但沈芊芊却已经看透了,一个能处心积虑,在早年就布好所有局的女人怎么会有心呢?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她还是出声安慰道:“娘娘不要再伤怀了,郡主一定也不想你为她如此难过的。”

楚姬微微抬起眼皮,长叹了口气:“哀家知道,哀家就是可怜这孩子,魂归无所,所以哀家想让你看在曾经她差点要嫁进侯府的面子上。将她带回去安葬。”

闻言,沈芊芊一怔,绕了一大圈,原来是为了这个。

这无疑是道难题,无论她怎么选答案都是不对的。

就在她陷入两难时,身后突然传来江玄晏的声音。

“臣拜见太皇太后。”

楚姬见到来人是江玄晏,眼底闪过一抹不悦,但转瞬即逝:“江候也来了,哀家正问你夫人能不能帮忙将婉姚带回去好生安葬。”

江玄晏静默半瞬,而后不紧不慢的颔首:“臣定当给沈郡主找一块风水宝地厚葬,娘娘放心。”

这个答案中规中矩,楚姬点下了头,随后带着一行宫人离开。

“你打算怎么安葬沈郡主?”沈芊芊不解的问。

江玄晏笑了笑没有出声,而是默默的打开了骨灰盒。

微风一吹,连带着骨灰也随风飘去。

沈芊芊这才反应过来,沈婉姚一生都被枷锁困住,最好的风水宝地就该是自由。

第八十六章 恩怨斩尽

上京的事情告一段落后。

沈芊芊终于同江玄晏一起坐上了回江南的马车。

只不过一路上,沈芊芊极少和江玄晏搭话。

七年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江玄晏沈芊芊)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大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人坐在一边失神发呆,故此,江玄晏的眉宇也跟着皱起来。

开始他还会睁只眼闭只眼,但连着几日如此后,他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为了什么?”

沈芊芊闻言一愣,回过神来淡淡回声:“没有为什么。”

江玄晏听出她语气里的冷淡,不悦的合起手上的兵书。

沈芊芊见状以为他要发火,但下一瞬就看到他将一旁果盘里的樱桃拿起直接塞进了她的口中。

她含着樱桃,瞪圆了乌眸不解的看向江玄晏:“侯爷,这是何意?”

江玄晏气定神闲的回答:“外邦进贡这樱桃时,此物会让人的心情变愉悦,所以本侯想试试。”

沈芊芊听着他一本正经的瞎扯,不禁勾起了唇,但想到自己此生都无缘再有子嗣她的笑意又淡了下去。

心情也回到像被千斤巨石压着的感觉。

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开口将这件事讲出来,江家的咄咄逼人,皇宫的虎视眈眈无一不是她心口的巨石。

最后,沈芊芊不动声色的转过了身,逼自己不再看江玄晏。

而对于她这一系列的江玄晏陷入了自我怀疑,他开始在心里细想最近是不是有哪里做的不到位。

才会让沈芊芊生气了。

……

八天后。

马车驶进了扬州城内。

沈芊芊时不时的都会掀起车帘的一角,看看窗外的街道和人流。

江玄晏将她的这些小动作尽收眼底,只觉很是可爱:“你要是想看看,我们可以先在这下车。”

闻言,沈芊芊放下帘子,坐直了身子摇头:“明日再来吧,家姐该在家等我们了。”

江玄晏了然的颔首。

半炷香后,马车停了下来。

车外的马车掀起轿帘,将车凳放在了地上:“侯爷,夫人,沈府到了。”

沈芊芊眉梢一喜,眼眸里的光亮闪了闪。

江玄晏见她欢喜,便牵着一起下了马车。

在看到沈知画的时候,沈芊芊直接松开了江玄晏的手,直奔向前:“姐姐!”

沈知画神情激动的捂住唇,目光一直都紧锁在她身上打量。

见她面色红润,才稍稍将心放了下来,但还是不放心的问了声:“你这病可是大好了?”

沈芊芊笑着点头,还转了几个圈来证明:“病是大好了的,就是很想姐姐。”

“你啊,就会哄我开心。”沈知画嗔怪一声。

沈芊芊暖暖一笑,拉着沈知画的手不愿放。

江玄晏扫了眼空落落的手心,又看着两姐妹相拥的温情画面,一时间不知自己该是什么表情才比较合适。

夜七默默走了过来,低声说道:“侯爷,属下有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

江玄晏微微挑眉,冷声道:“有事直接说,别拐弯抹角。”

夜七强憋着笑回声:“祁夫人给夫人寻了好几门亲事。”

闻言,江玄晏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冷眸一扫夜七:“你没拦着?”

夜七一脸无奈的摇头:“那些人明日都要上门了,侯爷还是早做准备。”

第八十七章 逼他就范

就在江玄晏还想说几句的时候,沈芊芊忽然转过了头,喊道:“还站在那里干嘛?姐姐都备好饭菜了。”

“本侯这就来。”江玄晏回完话后,还不忘冷冷瞥了一眼低头的夜七。

用过晚膳后,江玄晏假装不知情的一直跟在沈芊芊身后,一起回了房。

一进到房里,他便将她圈抱在怀中,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脖颈。

却沈芊芊却反应平平,甚至可以说有些寡淡:“侯爷,你今晚就去姐姐安排的房里睡吧,我和姐姐许久没见有些体己话想说。”

江玄晏闻言一怔,脑海里想去夜七的话,更加用力抱紧了沈芊芊:“我也有话想跟你说。”

相比他一贯冷硬的嗓音,这话的语调柔和的不止一星半点。

甚至还带着几分耍无赖的味道。

沈芊芊疲惫的叹出口气,声音清冷:“侯爷,你先回房吧,今天我累了。”

说完,她用力从江玄晏的怀中挣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内房。

江玄晏僵站在原地半瞬,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话以至此,他只能朝着内房低语一声:“那你早些休息,我让夜七守在院外,你有事叫他。”

话落,他等了许久,但终是没等到沈芊芊的回应。

无奈之下,江玄晏只好走出房间,落寞的离开。

听到房门关上的瞬间,躲在内房帘子后的沈芊芊眼眶里闪着泪光,攥紧了掌心。

就在刚刚她想过无数次开口,但话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过了许久,沈知画推门而入。

沈芊芊将脸上的表情收复好,从内房走了出来,帮沈知画端走了手上的绣品。

沈知画敏锐的看到她泛红的眼角,立马上前一把拉住沈芊芊的手担心地问:“你哭过了?”

沈芊芊半垂下眼眸,没有承认也没否认,只沉声说了句:“姐姐,我想为侯爷纳妾。”

听到这话的沈知画眼底闪过一缕诧异,轻声问:“你前几日送信回来便说是带着他一起回江南,我还以为你们关系缓和,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想给江候纳妾?”

沈芊芊压下眼睑,遮下大片的难过,缓缓道出:“我这个身子无缘子嗣,但侯爷不能绝后,他不能遭世人闲言碎语。”

每说一个字她的喉咙都被涩意滚了又滚。

沈知画错愣一瞬,眼里的惊异闪了又闪:“你怎么会无缘子嗣?这是哪个庸医诊出来的?你别信他的话,我找大夫给你看。”

她越说神情越激动,沈芊芊见状立马将手抵在姐姐的唇瓣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夜七就在院门外,这事我不想让侯爷知道,所以才想请姐姐帮我想想办法。”

见她的恳求,沈知画才去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