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你不是卧底,都是误会。”

徐栀初偏过头,避开他的亲热,冷漠道:“赵先生,我有男朋友了。”

赵耀愣了一下,犀利的眼神看向站在不远处,靠着墙,含笑看着他们的傅璟天。

那个男人,像个幽灵一样,每时每刻都在。

赵耀有一种时时刻刻被监视的错觉。

“和他分手。”

徐栀初摇头,“我爱他,胜过我的生命。”

她掰开赵耀勾着她肩膀的手,慢慢朝傅璟天走过去。

因为太饿了,体力不支,好几次都险些栽倒。

她的步伐却坚定不移,也不扶墙,强撑着走到了傅璟天面前,就站不稳了,身体往下滑。

傅璟天伸手搂住了她的细腰,低头亲了她的唇。

“没事吧?”

“没事。”才关了一天一夜而已。

傅璟天一把将她抱起来,对着赵耀颔首,抱着她走了。

离开船舱,到了甲板上,赵耀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那个优盘给丢入了海里。

那是付出了三条人命,傅璟天千辛万苦从克劳斯书房拷贝而来的园区地址。

所有的努力,在这一瞬间化为零。

徐栀初把脸埋在傅璟天怀里,不让别人看见她的泪水。

她为死去那么多人而痛苦,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家里还有什么人?

他们的母亲全力以赴培养出来的孩子,尸骨却在异国他乡,永远的回不去了。

慕郁深阮安澜免费阅读无弹窗(慕郁深阮安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慕郁深阮安澜)慕郁深阮安澜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慕郁深阮安澜)

徐栀初突然明白傅璟天为什么要让她走了。

他怕她死在缅北!

他要她活。

徐栀初也知道傅璟天为什么不和她谈恋爱了。

他们随时都面临死亡。

如果深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死在眼前,甚至不能为对方收尸,不能流一滴眼泪!

那样对活着的人太残忍了!

她还能趴在傅璟天怀里哭,而傅璟天哭都没地方哭。

傅璟天把她抱下船,和赵耀他们告别的时候,赵耀道:“苏小姐,要分别了,你都不看我一眼吗?”

徐栀初哭红了眼睛,哪敢抬头看人,只是在傅璟天怀里摇头。

赵耀把徐栀初的举动当成对他的怨恨,“不过是关了你一天,脾气这么大。”

徐栀初不回答。

赵耀笑了笑,“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

他带着他的人和未婚妻走了。

丹云还回眸看了徐栀初一眼。

不管如何,此行赵耀是收获了,他找回了丢失的优盘,在boss那里也好交差。

而徐栀初他们一行,去的时候四个人,回来三个人。

还有两个被关了一天,李离全身是伤,是被保镖抬上车的。

车走出码头,傅璟天便让司机停车,他下车在小卖部买了两瓶蜂蜜水,和一些国内进口八宝粥。

上车,给了李离一份,“李哥,喝点蜂蜜水,不然身体受不了。”

李离虚弱的拧不开瓶盖,还是傅璟天给他打开的。

徐栀初没受伤,虽然饿得站不稳,但是还是有力气打开瓶盖的。

她一口气喝了半瓶蜂蜜水,身体才稍微恢复一点体力。

傅璟天打开了八宝粥,“要我喂你吗?”

“我自己可以。”徐栀初从现在开始要变强。

她不能成为傅璟天的累赘,不能让他对她不放心。

回去的路上,所有人被蒙上眼睛。

还是那个破旧的面包车,徐栀初和傅璟天坐在后座,她靠在他怀里。

她之前睡太多了,现在睡不着,傅璟天却是闭眼就睡了。

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徐栀初猜想,他应该是一夜没睡。

是不是担心她?

不过这样的话,她再也不会问了。

到了山脚下,他们下车,天已经快要黑了。

夕阳余晖落在傅璟天脸上,让他冷硬的轮廓看起来柔和了几分。

纯男性的阳刚之气,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肩膀很宽,很有安全感。

徐栀初呆呆的把他看着,忘了要眨眼睛。

傅璟天回眸,对她一笑,宛若坚硬的冰面突然绽放出一朵朵烈焰之花。

乱花渐欲迷人眼!

徐栀初看痴了。

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词,都不足以形容傅璟天的好。

如果俊美是一把刀,那么他的容貌就是一把抹了蜜的刀,刀刀刺人心。

把你刺中了,你还甜滋滋的。

这种感觉太美好了。

徐栀初想,她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看他一辈子。

“身体不舒服?”傅璟天看着徐栀初傻乎乎的,担忧的蹙眉,“我抱你上去。”

他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上山的路要走半个小时,山路很陡,傅璟天一路稳当当的把她抱了上去。

到了园区大门口,才轻轻的把他放下。

李离在一旁骂脏话,“靠!兄弟,你抱着一个大活人跑这么快?你这体力还是人吗?”

傅璟天笑而不语。

李离在门口输入密码开门,嘴里还哼哼唧唧。

“疼死老子了,这一次老子吃了大亏,损兵折将不说,还受了伤,妈的,妈的……”

他心里骂着徐栀初,但是傅璟天在场,他要给几分薄面,不敢骂出来。

徐栀初跟在傅璟天身后,进了大门,所有人都在工作。

付愧急忙迎上来,看见李离伤痕累累,吓得急忙扶人。

“李哥,你们这是遇见打劫的了?”

再看保安和傅璟天徐栀初,他们好好的,没有任何伤。

“扶我回去休息,我慢慢和你说。”李离一瘸一拐上楼,站在楼梯上,还回眸看了徐栀初一眼。

回到他的地盘了,他现在专门搞徐栀初,不搞死她,他自己挥刀自宫。

徐栀初与站在楼梯上的李离对视,她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暴戾,她一笑,坦然若之。

李离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徐栀初回来直投入了工作。

她坐在王千雪和袁媛中间,王千雪八卦道:“虞美人呢?”

“喂鱼了。”徐栀初实话实说。

王千雪嘿嘿一笑,“幸好我没去,去了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

袁媛也笑,“她还是年轻呀,锋芒毕露,死得快。”

徐栀初盯着电脑屏幕,脑海里全是刚刚李离在楼上看她那眼神。

像是死神一样,已经宣布了她死亡的日期。

她低头看着自己断了的两根手指,轻轻摸了摸。

她发过誓,再也不让身体受到伤害,就会做到。

第85章他犯规,用男色征服她

晚上,徐栀初回到宿舍门口,就听见李离在骂脏话。

“妈的,那个小贱人,我一定要她生不如死。”

王千雪在里面照顾李离,温言软语,“李哥,到底是谁伤了你?不想活了?”

她这一次掩饰得不是很好,语气太过于快乐了,徐栀初都听出来了。

李离或许太疼了,又或许对徐栀初太恨了,居然没听出来。

“你别管,反正,我会让她后悔招惹我,妈的,老子都好几天没碰女人了,你坐上来,快点。”

王千雪笑了,“李哥,我也很想你,那我来了哦!”

随即,里面传来男女混合在一起的喘息声。

“李哥,今晚咱们怎么都要玩到半夜,才能展现你的雄风。”

“骚货,你敢招惹我,我会让你后悔。”

然后是铁架单人床,剧烈摇晃的声音。

“李哥,你好棒,我好喜欢你。”

王千雪娇媚的声音,勾魂蚀骨,徐栀初听得都打了一个寒颤。

徐栀初悄无声息地转身上了楼,去了天台。

傅璟天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月光下,他长身玉立,黑衣随风流动,比皎白的月光还要干净完美。

说不完的风雅,道不尽的俊美。

他背对着她,看着天上的明月,不知道在想什么?完全没发现她的到来。

徐栀初屏住呼吸,放慢脚步,缓缓靠上去,对着他后脊梁就攻击。

还没碰到他的身体,他便猛地回头,一把抓住她的手,一个标准的过肩摔,将她狠狠的砸在地面。

徐栀初整个后背剧痛,半晌都起不来。

“这么狠!”

傅璟天蹲下来,盯着她水汪汪的眼睛。

“偷袭人,就不要偷看半天,眼神能传递信息,还有,你太慢了,如果你是敌人,我这一下,能摔断你的腰。”

“你早就知道我来了?”徐栀初觉得自己已经很小心了。

“嗯,你的眼神太炽热了,收起你的那些情情爱爱和仇恨,任何情绪,眼神都能传递,会害死你的。”

徐栀初心里想,我只对你有这样的眼神。

“傅璟天,之前优盘上,为什么没有我的指纹?”

“作为一个合格的卧底,是不会给对手和害死自己留下任何证据的。”

徐栀初嘿嘿一笑,“难怪你一点都不担心我被抓走。我还以为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

“如果有你的指纹,自然也有我的,我们会一起死。”

傅璟天微笑着,伸手去拉她。

徐栀初抓住他的手,在他发力的时候,她借着他的力道,另外一手忽然去锁他喉。

傅璟天抓住了他的手,她不假思索地抬腿,对着他后脑勺踢。

傅璟天甩开她的手,伸手挡住了她一脚。

两人瞬间缠打在一起。

徐栀初打架没有章法,抓到哪里打哪里,不要命地打。

反正,她打不死傅璟天,不全力以赴,只能输得难看。

最后,徐栀初被傅璟天摁在地面,脸贴着水泥地板,像一只小虾米一样飞舞手脚挣扎。

她试着用腰部力量撑起身体,他一条腿就压住了她。

她用全身的力气反抗,他就用全身的力气压制。

徐栀初累得气喘吁吁,“傅璟天,我什么时候能打赢你?”

“你什么时候都打不赢我。”傅璟天放开她,躺在她身旁,“除非……”

“除非什么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