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董御舟笑着起身上前,“林窈,别藏了,我认出你了。”

林窈手指打开两条细缝,露出那双晶莹剔透的眸子,欲哭无泪,“学长,你眼神怎么这么好使?”

“谢谢夸奖。”董御舟自上而下打量她一番,脸上的笑渐渐散去,“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陆祈年呢?”

林窈:“啊?他在包厢呢,我出来上个洗手间。”

董御舟什么都没说,只是扫了眼角落里那个暗门,满眼都是“你看我信不信”。

暗门后面就是洗手间。

“好吧,是我有点闷,想出来转转。”林窈垂着头小声嘟哝,至于真相,打死她都不能说的!

董御舟本就面无表情的脸霎时沉了下来,“他就是这么照顾你的?让你陪他来你不喜欢的场合?”

林窈忙摆手,“不不不是。”

妈呀,一个谎言真是要用无数谎言来圆,这个锅暂时得让陆祈年背了。

但是抬眸对上董御舟那张满是关切的脸,她心中内疚更盛。

包厢门倏地被打开,林窈被拉进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同时耳边也响起陆祈年醇厚的声音,“窈窈。”

但显而易见的是,他嗓音里难得带了些急切。

天知道,他从监控里发现林窈去了其他包厢,心里急成了什么样子。

这次他也是糊涂了,追根究底,实在是不应该让她涉险。

视线逡巡了一圈包厢,最终目光落到董御舟身上,陆祈年微微颔首,“学长。”

董御舟温润的脸上闪过一丝讥诮,“我还以为学弟喝多了,竟连门都看不清。”

同样,女朋友也看护不住,今天幸好是碰上了他,如果是别人,那后果不堪设想。

陆祈年:“实在抱歉,今晚的账单算我这里。”

董御舟浅笑,“不必了。”

陆祈年林窈免费阅读无弹窗,陆祈年林窈小说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陆祈年把林窈拨到身后,姿态谦恭,“方才女友不小心擅闯,是我们唐突了,应该的。”

董御舟心中一痛。

是啊,林窈是他的女朋友,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称呼两人为“我们”。

笑意微僵,他道:“那就谢谢学弟了。”

沙发上坐着的人们全都欢呼起来,有好事者端起一瓶啤酒递给陆祈年,“哥们儿,敞亮,来喝一个。”

陆祈年利落的接过啤酒,仰头灌了下去。

吞咽声埋在叫好声里,没有激起半点水花。

只有他凸起的喉结在不断涌动。

林窈握着陆祈年手的力道加重,而他也有感似的用力回握住她,示意她自己无碍。

一瓶酒尽,陆祈年笑着把酒瓶放到脚边地上,“各位,今天多有打扰,告辞了。”

话落,陆祈年便点了点头,带着林窈出了门。

再次回到他们自己的包厢时,孟纬已经不在了。

陆祈年把门反锁,将林窈推到墙边,一句话没说,他直接低头深吻了过去。

他口中还留有啤酒微苦的气息,林窈不太习惯,但没有推开他,反而将他抱得更紧。

因为她知道,刚才陆祈年也被吓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吻渐渐放浅了。

他轻啄着她,自唇、鼻、眼、眉心,一直蔓延到了额头。

林窈有些自责,“对不起,你着急了吧?”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是我的错,怪我没有原则,自制力太差。”陆祈年气息还有些重,他手臂肌肉发紧,每一处筋脉都彰显着克制。

林窈把头埋在他怀里,叹了声气,“说到底还是怪我太迷人了,男朋友太爱我,这可怎么办?”

一句话让陆祈年破了功,曲起食指,他看似惩罚,实则很轻的敲了下她额头,“你就是拿准我不舍的对你发脾气。”

林窈嘿嘿着笑,“谁让我眼光这么好,能找到你这么好的男朋友。”

陆祈年无奈摇头,“行了,快去换衣服,走了。”

林窈:“走了?”

陆祈年:“不走你留这过年?”

林窈指着包间外,“那陆祈杰呢?”

陆祈年:“不等,明早看新闻就好了。”

第63章 小伙子心眼儿挺多啊!

怀揣着急于吃瓜的心理,林窈第二天甚至没等到闹钟响就自然醒了。

着急忙慌的打开手机,此时微信已ʝʂɠ经有了未读消息,是一则网页链接,发送人陆祈年。

男朋友简直不要太懂她!

“哥哥,你真好!”撒娇般的语气还带着刚睡醒的甜糯,林窈发了条语音信息便迫不及待点开了新闻。

原来昨晚那个女生是陆祈杰母家的远房表妹,家里底蕴不高,也是近两年搭着陆氏集团才勉强有点名声。

说白一点就是暴发户。

但那小姑娘心气儿比天还高,想钓金龟婿不是一天两天了,圈子里数得上号的公子哥儿基本都被她纠缠过。

当然,陆祈杰也不例外。

林窈没分析出这件事背后的隐情,索性给陆祈年拨去电话。

电话几乎是秒接,微喘的男声透过信号传来,林窈耳根瞬间红了个彻底。

不知怎么,她突然想到昨天乔伊说“撸”的事情。

刚升腾起来的羞意360度急拐弯转化为怒气,她没忍住从床上弹坐起来,暴喝了声,“陆祈年,你干嘛呢!”

分贝值高的离谱,陆祈年把蓝牙耳机扯松,同时放缓跑步机的速度,轻声问,“窈窈,怎么了?我在跑步。”

“跑步?你没l……”话到嘴边,幸好林窈及时刹住了车。

心念电转,她讪笑了声,“呵呵,没事了,那个啥……你跟我说说昨晚的事呗。”

她语气顿时从质问变成了讨好,陆祈年虽纳闷她的反常,可还是细细给她分析起来。

陆祈杰这人虽然爱玩,但T城这个地界儿,关系网错综复杂,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所以他只跟圈外人玩,即便出了什么事,也容易摆平。

至于他这个远房表妹,乍看不起眼,但关系却很巧妙。

因为陆祈杰母亲是南方人,那里比较注重宗族传承,而他这个表妹的爷爷正是现任宗族的族长,威望颇高。

现在两人都被爆出情色场面了,就算不想结婚都没办法。

陆祈年低笑出声,“与其他总想着撬别人女朋友,还不如一步到位,安排一个人管他才好。

而且这人还是他母家那边的,谅他婚后也不敢太过放肆。”

这么一说林窈就明白了,她重新躺下,用指尖描摹着被子上的小碎花,“这么深的东西都能被你挖出来,小伙子心眼儿挺多啊!”

陆祈年:“过奖。”

林窈:“你倒是谦虚,不过……”

听闻如此,陆祈年骤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敛起眉梢,他小心翼翼的问,“不过什么?”

林窈:“你有没有对我耍过心眼儿?”

那应该是有的吧?

陆祈年轻咳了声,拿毛巾擦了擦汗,“现在还早,我去接你一起吃早餐怎么样?”

林窈:“那就是有喽!”

陆祈年:……

林窈却还不打算放过他,干脆放出大招,“本来我们过几天就要放假,还想跟你一起去玩,既然你不说,那就算了。”

陆祈年喉结滚动,沉声应道:“有。”

清早这通长达半小时的电话,害的林窈差点迟到了。

不过鉴于陆祈年认罪态度良好,她也就不跟他计较了,毕竟当初是她太过武断,误会人家了嘛。

至于背包不是酸奶弄臭的、桌游功能牌被他摸清规律等等,都是小事。

到了公司后,林窈一进门就觉得今天气压很低,完全就是“不敢高声语,恐惊打工人”的状态。

把棉服、围巾摘下,她凑到乔伊身边小声问缘由。

乔伊冲着潘淼淼的方向挑了挑下巴,“她今早被训了,好像是推文里用错了一个字体,总之被焦姐骂出来了。

我现在才知道你上次说的‘高危’是啥意思,看来还是咱这个岗位保险。”

林窈喃喃,“字体?”

小白恰巧路过两人,她弯下腰,小声道:“没错,就是字体。潘淼淼光追求好看了,却没想到用了个商用字体。

幸亏还没发布,否则咱们至少得承担五位数的赔偿。”

林窈惊了,“五位数?!!!”

小白:“嗐,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估计也就一两万块钱吧。”

林窈骤然松了口气,“那还行,我还以为特别多呢,小白姐,你净吓唬人。”

小白捂嘴偷笑,实在是看林窈太可爱了,她顺手在林窈下颚处挠了挠,跟逗小猫儿似的,“行了,上班吧。”

林窈:……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占了便宜。

潘淼淼哪里不知道大家在谈论她,可她生气的不是这个,而是陆祈杰上了热搜!

原来他昨天说的有事就是去酒吧厮混,可厮混就厮混吧,为什么要跟一个那么丑的女人!

她究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antu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