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清冷无情的声音传来:“冥王娶亲,冥府同喜,趁机作乱者,诛!”

我脚步一顿,心尖猛颤。

冥王娶亲?

他要……娶谁?

来者现身,一身白衣胜雪,神情却比雪更清冷。

我一瞬认出来人,有些迟钝开口:“……多谢陆判。”

陆询眼中闪过一抹惊诧,显然这时才认出我。

我知道,他一定不敢相信眼前这狼狈黯淡,灵力低微的女人,会是当初那个墨发红衣,无法无天的冥府小魔星初瑶……

可是事实如此。

任谁轮回千世,世世惨死,难道还能维持那虚无缥缈的高傲?

只一瞬,他恢复如常,淡淡开口:“冥王无暇分身,特派我来迎接冥后娘娘。”

冥后娘娘……

我舌根都发苦。

我现在还算哪门子冥后?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位被冥王亲自流放的冥后?

我想说点什么,最终却只是木讷点头:“麻烦陆判了。”

陆询再次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颤了颤,头低得更低了:“当初是我不懂事,添了诸多麻烦,多得您包容。”

我是天地间第一朵彼岸花,化形后便被前任冥王指婚给独子谢玹峥。

曾经,谢玹峥宠我护我,视我如宝。

我便以为自己是多么特殊的存在,直到那个叫灵音的仙界女子出现,我才知道,谢玹峥真正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样。

初瑶谢玹峥在线阅读-正版小说《初瑶谢玹峥》初瑶谢玹峥全文阅读

陆询默然一瞬,又道:“冥王已将灵音从轮回中带出。”

我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当初灵音犯下大错,按律该被贬为凡人受万世轮回之苦,继任冥王的谢玹峥却非要护着她。

是我,强行将灵音打入轮回井。

我还记得谢玹峥赶来看到这一幕的如刀眼眸:“灵音受的苦,你必要比她多受上百倍千倍。”

而他亦说到做到,不到半年就将我送入轮回去赔罪……

想起这话,我身上仿佛又被千万根针一起刺入,疼得浑身都战栗起来。

而之前陆询所说冥王娶亲,所娶何人简直不言而喻!

我看向远处的酆都。

向来阴沉的冥府酆都,星火四起,万鬼穿行,竟比人间还热闹。

是了,除了灵音,还能有谁能让谢玹峥这般费尽心思……

喉间似插入一把锈刀,我突然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有面上那挤出的比哭还难看的笑。

冥王殿外。

陆询带着我刚要进去,一道威严冰冷声音从里面传来。

“站住,别让她脏了本王的地方。”

终于听见这熟悉声音,我浑身一抖,竟是无法控制的后退了一步。

陆询又看了我一眼。

一身玄衣,头戴墨玉束发冠的男人缓缓走出。

陆询行礼:“见过冥王。”

随即,巨大威压铺天盖地朝我涌来。

下一瞬,我便撑不住的,膝盖重重磕在了地上!

第2章

我不敢抬头,只看见一双墨色龙纹靴停在自己面前。

千世来的第一次相逢,我心中竟生出无尽惧意。

最开始被打入轮回时,我也曾寄予希望,谢玹峥不过是想要吓唬我。

可等了十年,一百年,两百年……都没有等到人来接我。

那日复一复的等待中,在那无尽折磨中,我终于明白。

谢玹峥是真的恨我。

恨我为了他伤害了那个女人……

我几乎是趴扶在地上,颤声道:“初瑶,拜见冥王。”

谢玹峥却古怪的沉默了一瞬,才问:“你可知,我为何接你回来?”

我一愣,迟钝的大脑半响才转动,试探开口:“来……恭贺冥王与灵音仙子大喜。”

谢玹峥竟被我的话逗笑了。

“果真懂事了,既如此,便由你来送上最后一份贺礼。”

他话落,我不受控制地抬头。

那张刻骨入髓的俊脸撞入我眼中。

下一瞬,撕裂神魂的剧烈痛楚传来。

我抑制不住地痛呼出声。

谢玹峥嘴角微微勾起,淡漠无情声音传入我耳中——

“本王将以你本体,重塑灵音仙骨。”

我不可置信,也害怕至极,声音抖得不像话:“你可知……毁我本体,我将魂飞魄散……”

“那又如何?”

谢玹峥神色没有一丝波澜。

话落,他对我抬起了手。

下一刻,我灵台乍现,头顶出现一株小小的彼岸花。

谢玹峥竟是直接将我的神魂逼出了体外。

接着,他一伸手,神色冷冽地撕扯起了我的花瓣。

痛!

痛彻心扉!

每一片花瓣都连着神魂,我只觉自己几乎在被人活活撕开。

我涕泪横流的哀嚎着求饶:“不要……放过我……求求你……”

一向冷心的陆询都蹙了眉,可谢玹峥却充耳不闻,直接强行摘下一片花瓣。

花瓣被生生撕裂那一刻,我直接惨叫一声。

殷红血丝从嘴角溢出,下一秒,我直接失去人形,化为本体——一株残了花瓣的彼岸花。

谢玹峥惊诧的‘咦’了一声,随即竟是嫌弃不已:“竟弱成了这样吗?真是废物。”

他一挥手,将我一把攥在手中带到了忘川之畔。

“这是你生长之地,可助你修复灵力。”

我痛得神志不清,迷糊间又听谢玹峥说:“你九片真命花瓣,本王只取半数,这是你对灵音的补偿。”

他语气施舍,仿佛留我一条性命是多么仁慈。

“一旬后,本王再来取下一片花瓣。”

我悚然一惊,脑海中闪过两个字。

凌迟。

在人间,曾有一世,我便是受凌迟之刑而死。

而神魂之痛,比切肤之痛还要折磨上千万倍。

我哀求不已:“谢玹峥,不要……”

可谢玹峥看也没看我一眼,手一挥,就将我丢进忘川。

冰寒彻骨的河水浸透我的身体。

或许对于曾经的我,这里是修炼宝地,可对于现在近乎法力全无的我来说,充沛的灵力却如刮骨钢刀……

一寸寸的刮骨痛楚中,我却听见忘川河面喜气洋洋的奏乐声响起。

是了。

今日,是谢玹峥与灵音的大婚之日。

恍惚间,我想起数千年前我们成亲那一日,谢玹峥于我耳畔许下的承诺。

“此生不灭不负卿。”

乐声越奏越喜。

我在河底越沉越深。

灵气聚涌而来,我化为人形。

一颗泪从眼角滑落。

手脚裸露,无数道狰狞伤疤裹挟。

这是每轮回一世就会多一道的伤痕。

印在身上,也刻在心上。

像是要将我对谢玹峥的爱生生磨去,哪怕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第3章

冥罗殿。

谢玹峥正在判一宗杀妻灭子的卷宗。

批下投畜生道后,他停下笔,有些出神。

一旁的陆询看他一眼,若有所思开口:“冥后变了很多,三生石未改,你们仍是夫妻,你不该这样对她。”

谢玹峥听他提起初瑶,蓦地闪过那张不再明艳张扬的脸。

想起她看自己的眼神不再如当初那般痴缠浓烈,还规规矩矩叫自己冥王。

他冷哼:“人间这些年,她倒是学会了做戏,连你都为她说话。”

“可惜,惺惺作态的模样令人作呕!”

惺惺作态?

陆询看一眼他扣在腰间的长剑。

意味深长道:“她连自己的本命花蕊都给你做了仙剑,这天地间,又有几人能做到这一步。”

谢玹峥却是不屑:“本王可曾逼迫于她。”

“本王就是因为太纵容她,才让她将自己当成了这冥府的女主人,对灵音做下那般恶毒之事。”

冥后,不是冥府的女主人吗?

陆询深深看谢玹峥一眼,不再说话。

……

忘川河畔。

我湿淋淋爬上岸,却不知该往何处去。。

怔然许久,才朝曾经的住处走去。

可到了那里,我蓦地呆住。

只见那曾辉煌无比宫殿已经坍塌为一片废墟。

这里曾是整个冥府最奢华明亮的地方。

只因我不喜黑暗,谢玹峥便从东海龙族寻来夜明珠缀满穹顶,如一片星空。

我站在废墟中央,恍然如梦。

许久,才缓缓蹲下捡起一枚已经黯淡的夜明珠。

一道娇柔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姐姐?”

我抬头看去,瞳孔骤缩。

来人果然是灵音,她如今一袭冥后华服,和曾经那个白衣飘飘的仙女简直判若两人。

灵音走到我身前,一双总是含着雾气的眼睛不住打量我,甚至还惊讶地捂住嘴:“姐姐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我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满身血污,狼狈不堪。

我也看得清灵音眼神深处那抹幸灾乐祸。

但我再没了百年前的脾气,呐呐开口:“灵音仙子有何指教?”

灵音一下双眼泛了红:“姐姐何必如此,你虽害灵音百世轮回,灵音却没怪过你的。”

我沉默而麻木的看着灵音的表演。

说来也是我可笑,因为嫉妒她得到谢玹峥宠爱,所以罚她前去看守炼狱大门。

可她却听见里面厉鬼夜夜哭嚎就善心发作,动用仙力打开大门,导致人间生灵涂炭。

谢玹峥执意相护,我执意要罚。

最后鸡蛋碰了石头。

我鸡飞蛋打。

或许是见我一直沉默,她有些惊疑起来。

只因按往常来说,我早该暴跳如雷,嚷着要处置她了。

又定定看我许久,灵音才开口:“姐姐,说来你该感谢我,若不是我向冥王殿下求情,让你以花瓣赎罪,你只怕还要再轮回千世呢……”

原来如此。

谢玹峥还真是爱她至极。

一瞬间,我心底翻涌而出的巨大酸涩恶心感。

一句话都说不出,我此刻只想从她面前逃离。

我踉跄转身想走。

灵音却幽幽道:“姐姐,你曾说过,地府不养闲人,现如今我才是冥后,你这样在冥府随意游荡,不太好吧?”

我身躯一颤。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