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眉上烟”创作的《 钟先生心痒难耐 》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前两次,如果不是他故意创造时机,估计一辈子都别想碰到她。这个女人......钟南衾不自觉的,沉了脸色。他进来的动静,立马将屋内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顾琅冲他抬了下手,算是打过招呼...

全网热搜《钟先生心痒难耐》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_(苏眠钟南衾)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第四十五章 男女有别

钟南衾推开门的那一刹那,看到的,恰好是她笑得最开心的时候。

两人每次遇见,她要么摆出老师的姿态,一本正经的严肃;要么,就离他远远的,就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

对着别的男人能笑得如此开心。

面对他时,除了躲避,还是躲避。

前两次,如果不是他故意创造时机,估计一辈子都别想碰到她。

这个女人...... 钟南衾不自觉的,沉了脸色。

他进来的动静,立马将屋内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顾琅冲他抬了下手,算是打过招呼。

余笙看着他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你那边完事了?”

钟南衾冲他点点头,抬脚,径直走到苏眠旁边坐了下来。

余笙见他没再喝一杯的意思,也不去管他,继续和顾琅喝起来。

而此刻的余苗,已经醉了。

她从位置上站起来,歪歪扭扭的走到钟南衾面前,问他,“钟大哥,你说我今天漂亮吗?”

这句话,她今天已经问了无数遍。

钟南衾看了她一眼,“你受什么刺激了?”

余苗就像是找到诉苦的人,委委屈屈的对他说,“我明明都这么好看了,为什么顾琅说我不好看?”

不远处的顾琅,听了她的控诉,眉心紧了紧,却是什么都没说。

钟南衾抬眼看向顾琅,薄唇微勾,“他眼瞎。”

“呵呵呵呵,”他的这句话愉悦了余苗,她笑得龇牙咧嘴,“钟大哥,你说得太对了,他就是眼瞎,我就不和他计较了。”

顾琅的脸色,更沉了。

他忍无可忍,‘腾’的一下从位置上站起来。

一步就跨到余苗跟前,抬手,一把将她拎了起来,抬脚就朝外走。

一旁的余笙,见妹妹受了欺负,立马站了起来,撸起袖子就要追上去,却被一旁的钟南衾一把拽住。

他回头,红着眼睛吼,“你拉着我做什么?

我要揍他,欺负我妹妹......” 不等钟南衾开口,一旁的钟一白叫道,“余叔叔,你还真是不解风情,顾大叔哪像是欺负余老师,明明就是喜欢她嘛。”

已经有些醉的余笙,听半天没听懂钟一白话的意思。

只好求助苏眠。

苏眠看着他,声音软软的,“顾大哥不会欺负喵喵的,你放心吧。”

余笙这才稍稍安心了些,但他依旧不放心,非得要出去看看。

钟南衾没再拦着他,松开拉着他胳膊的手,让他走了。

等余笙走出去,包厢内,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下来。

长条沙发上,苏眠坐中间,钟家父子分坐两边。

中一白坐右边,钟南衾坐在她的左边。

其实,自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苏眠的心跳就出现了不规则的紊乱。

他在她身边坐下来的那一刻,她身体瞬间僵硬,甚至连呼吸都轻了。

浑身不自在。

感觉很糟糕。

余笙出去之后,她悄悄的将身子往钟一白的身边挪了挪。

不料她这细微的动作引来了身旁男人的侧目。

他看着她,视线扫过她染了红的耳尖上,唇角勾了勾。

是紧张还是害羞?

但不管哪一样,都愉悦了钟南衾。

毕竟,他的出现能引起她情绪上的波动,这是好事。

说明她心里......有他。

钟一白没注意身旁两人的异样,他将身子窝在苏眠怀里,仔细的叮嘱她,“苏苏,你去了外地之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可别让我担心。”

被一个小孩这样关心着,苏眠一阵感动。

她一把将他抱起来,坐在她的大腿上。

唇角微扬,她轻轻的说,“好,为了不让你担心,我也要把自己照顾好。”

“除了把自己照顾好之外,你还得和我保持联系,每天至少一个电话。”

“好啊。”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和你通视频。”

“没问题。”

见她这么好说话,钟一白不免有些得意忘形。

他一把搂住苏眠的脖子,“你明天就要走了,一个月不见,你临走前是不是得送我一件礼物?”

苏眠,“现在太晚了,外面的商店估计都关了门......” 钟一白摇摇头,然后一脸羞涩的对她说,“不要你用钱买,你可以让我亲一下......” 话音未落,一只大手伸过来,一把拎住他的后衣领,直接将他从苏眠身上拎了起来。

钟一白,“啊啊啊啊,老钟,你想干什么?”

被人就这么突然的提到半空中,钟一白的小脸都吓白了。

他一边扑腾着小腿一边朝苏眠求救,“苏苏,救我,我爸爸要家暴......” 苏眠也站了起来,她看了一眼被拎在半空中的钟一白,接着看向拎着他的男人。

语气透着几分焦急和心疼,“你这样会伤到孩子的。”

钟南衾看着她,目光平静无波,“他都五岁了,该知道男女有别。”

苏眠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钟南起的话是针对钟一白来说的,可却让苏眠听出另外一层意思。

五岁的钟一白该懂得男女有别,那么她呢?

他这是不是在责怪她,责怪她不该抱钟一白?

只是,在她心里,钟一白只是一个孩子。

他仅仅才五岁而已,五岁的年龄就该在妈妈怀里撒娇打滚。

她作为他的老师,抱他有错吗?

一时间,心里有些难过,还有些恼。

她是真心喜欢钟一白这孩子而已,而在钟南衾的眼里,她又成了什么?

收回与他对视的视线,苏眠低声说了句‘抱歉’,弯腰拿起自己的挎包,抬脚就走了。

钟一白在她身后喊,“苏苏,你去哪儿?

你不救我了......” 苏眠脚步未停,快速出了包厢。

她头也不回地朝前院走去,出了前院,恰好有一辆空的出租车,她伸手拦下,直接上了车。

而此刻,梅花小筑。

钟一白已经被钟南衾放了下来。

他双手叉腰的站在钟南衾面前,小脸上带着怒意,“爸爸,是你把苏苏气跑了。”

钟南衾也没理他,抬脚出了包厢。

钟一白追在他后面,见他往出口的方向走,就着急的叫,“爸爸,你去哪儿?

爷爷奶奶还没走呢。”

钟南衾头也不回,只丢下一句话,“跟他们说,我有事先走了。”

钟一白站在原地,看着钟南衾大步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深思...... 爸爸这是去哪儿?

只是,这个问题在他脑子里停留了不到一秒。

下一秒,他又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爸爸把苏苏惹了,苏苏会不会迁怒于他?

要是苏苏从此不理他了,该怎么办?

独自想了几秒,想得脑壳疼,钟一白索性也不想了,转身朝幽兰阁走去。

...... 苏眠下了车,看着出租车离开,这才想到一件事...... 她没打一声招呼就这样走了,余笙找不到她会不会担心?

还有余苗,她喝醉了怎么回家?

想到这儿,苏眠掏出手机,拨通了余笙的手机。

那边响了一声就接通了,那头传来余笙着急的声音,“眠眠,你去哪儿了?”

苏眠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歉疚,“余大哥,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走了。”

“哦你吓我一跳,”余笙语气轻松了些,“我一回来,包厢里一个人也没有,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顿了顿,他继续说,“喵喵被顾琅带走了,你就别等她了,明天不是要早起吗?

早点睡吧。”

“嗯,好。”

挂了电话,手机屏幕一黑...... 手机没电,自动关了机。

苏眠直接将手机放进挎包,进了小区。

...... 钟南衾追出余湘楼,苏眠已经走了。

他今晚喝了酒,不敢开车,只好站在路边拦出租车。

正是打车高峰期,他等了许久才等到一辆空车。

上了车,向司机报了地址,他将身子靠在座靠上,抬手扯了扯衬衫领口,眉心紧皱,格外烦躁。

一遇上和她有关的事,他就容易失控。

就像今晚,不管是她抱钟一白,还是钟一白亲她。

都让他无法忍受。

明知道钟一白是个孩子,亲亲抱抱是很正常的举动。

但他就是莫名烦躁...... 而烦躁的后果就是,一不小心把她气跑了。

那丫头心思本来就敏感,还喜欢躲他,这下子,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 半个小时后,钟南衾下了车,付了车钱,他抬脚进了小区。

每栋楼都设有门禁,钟南衾没钥匙,只好站在楼下。

他抬头,看着其中某一扇亮着灯的窗户一眼,随即从口袋里掏出烟来。

将烟蒂轻咬在唇角,擦亮火柴,低头,点燃。

深吸一口,他再次抬眼看向那扇窗户,白色的烟雾缓缓的从他鼻腔中喷出来 一根烟,他吸了多久,头就抬了多久,眼睛一直盯着那扇窗。

直到烟燃尽,他将烟蒂丢到一旁的垃圾桶,最后看了那扇透着灯光的窗户一眼,转身离开...... ...... 苏眠又失眠了。

似乎一遇到钟南衾,她就容易情绪波动,心情也不好。

在床上翻腾到半夜,这才浅浅睡去。

天刚蒙蒙亮,她又醒了。

睡不着,索性起来做了早饭,吃饱喝足,拖着行李箱就出了门。

坐电梯下到一楼,一走出楼道,苏眠竟意外的看到了大壮。

他怎么会在这儿?

难道他的家住这儿?

就在她疑惑之际,大壮也看见了她,连忙抬脚走过来。

“你好,苏老师,我来送你去机场。”

大壮说着,直接从她手里拿过行李箱,大步朝一旁停着的车子走去。

苏眠愣了几秒,回过神来追上去。

“那个大壮,”苏眠不知道他姓什么,只好跟着钟一白叫他大壮,“我自己去机场,不用送。”

大壮已经将她的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

转身,对着苏眠认真的解释道,“苏老师,是小少爷让我送你的,他说了,如果你拒绝,他会很伤心。”

苏眠,“......” 这话听着,似乎是钟一白说的。

一时间,苏眠心里别提有多感动。

她掏出手机,想着给中国一白打个电话说谢谢,一旁的大壮及时阻止了她。

“小少爷昨晚吩咐我的,他现在还睡着呢,”大壮一脸严肃,“而且他昨晚也交代了,感谢不必了,回来的时候给他带一份小礼物就行。”

苏眠想了想,觉得没什么不妥,就点了点头,“谢谢你。”

“苏老师客气。”

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