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查除了额头的皮外伤,的确有些脑震荡,只要留院观察两天,没有其他的大问题。

等躺在病床上,顾墨寒才从纷乱的大脑中理清思绪。

在此刻自己的记忆里,他还是军区政委,林雪芬也早早嫁了人,离婚后不久丈夫就因为车祸去世,前两天她带着孩子回来找自己。

所有的一切都一模一样,唯独不一样的是他没有结婚,当年更没有遇见顾言泽,至今也不认识她。

不可思议又诡异的认知让顾墨寒陷入怀疑,这一切到底是不是梦。

但医生给他处理伤口时,痛感是在的,那就说明这不是梦……

‘叩叩叩!’

病房门被敲响,通信员推开门:“政委,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宋沐泽有事找您。”

他回过神:“让他进来吧。”

通讯员后退一步,宋沐泽便走了进来。

顾墨寒看过去,对方身材高大,裁剪得体的警服衬出一身正气,剑眉星目,利落的下颚线透着股凌冽气势。

因为职业关系,又常年办案,眼神比常人更加有神。

顾墨寒听说过宋沐泽,他是全国顶尖警校毕业的优秀学生中的佼佼者,刚当上刑警三年,便破获了八起重大案件,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刑警大队的队长。

宋沐泽站定后,先敬了个礼:“顾政委,谢谢你配合公安的工作,当时车上还有一名女大学生,她说要亲自过来向你道谢……”

说到这儿,他转头看向门口。

顺着他的视线,顾墨寒也看过去,只见一个娇小的女孩慢慢走进来。

当人走近,他瞳孔骤然紧缩。

竟然是顾言泽!?

第17章

顾言泽紧张地捏着衣角,站到宋沐泽身边后,朝病床上已经呆住的顾墨寒深深鞠了一躬:“谢谢顾政委,要不是您开车堵截了那个坏人,我肯定就被他带走了。”

她尾音有些发颤,似乎是还没从刚刚的惊险里缓过神。

而顾墨寒满眼都是记忆中为救人而牺牲了的顾言泽。

眼前活生生站着的,真的是她!

她穿着白色的的确良衬衫,乌黑的长发扎成一个马尾,耳侧的碎发被汗湿,贴在红润的脸上。

五官秀美明媚,特别是眼睛,婉转间流露着孩童般的纯真。

可她看自己的眼神除了感激,不再有深情和眷恋,仿佛对她来说,自己只是个救了她一命的陌生人。

顾墨寒下意识地想起身靠近顾言泽,可身体就像不再受控动弹不得。

他看着像是隔了几十年都没见的人,声音渐哑:“你是……顾言泽?”

顾言泽脸上闪过抹诧异,心想自己也没说名字啊,他怎么知道自己叫什么?

这时,医生进来给顾墨寒做检查。

宋沐泽便开口道:“那顾政委,我们就先走了,您好好休养。”

说完,又敬了个礼才转身离开。

顾言泽也忙不迭地鞠躬,转身跟上。

眼看她要走,顾墨寒下意识伸出手挽留:“等等!”

然后,女孩跑的太快,压根儿没听见他的声音。

顾墨寒僵住的手慢慢放下,只觉心跳好像快了很多,有失而复得的喜悦,可更多的是对现在和顾言泽陌生的关系而产生的不安……

楼下。

顾言泽一路跟着宋沐泽,他人高腿长,步子又大,她只能小跑着才能跟着。

突然,他停了下来,她一个没刹住,直直撞在了他坚硬的背上,鼻子酸的冒了眼泪花。

宋沐泽转过身,看着正揉着鼻子的女孩:“下次不要上陌生人的车。”

顾言泽脸色一红:“不会了,这回是着急回学校……”

听了这话,宋沐泽才想起最近大学开学了,她正好是济北大学的学生。

沉默片刻,他薄唇轻启:“我送你。”

顾言泽愣了下,受宠若惊:“谢谢宋队长!”

宋沐泽拉开车门,让她坐上去。

一路上,顾言泽都忍不住偷瞄正在开车的宋沐泽。

他太严肃了,严肃的像个从业几十年的老干部,可他年纪好像也就比自己大个六七岁而已……

而宋沐泽早就察觉到她的目光,却装作没看见,一心开车。

直到车停在学校门口,他才转头看过去:“到了。”

顾言泽回过神,窘迫挪开眼匆匆下车,可像是想起了什么,便弯下腰朝车里的宋沐泽说:“差点忘了,宋队长,也谢谢你踢开了坏人的刀,没让我受伤……”

听着她软而真挚的声音,宋沐泽绷直的嘴角轻微的上扬:“应该的。”

看得出来,她应该是个好学生。

顾言泽关上车门,目送车子远去后才准备进学校。

“丽嘉顾言泽!”

突然跳出来的室友刘建红把她吓得一哆嗦,气恼地推了对方一把:“你干什么啊?”

刘建红一脸揪住她小辫子的得意,眼神却又暧昧:“被我抓住了吧,居然偷偷谈了对象,快说,啥时候开始的?”

第18章

顾言泽懵了:依誮“什么对象?”

“还不承认,人家都把你送学校来了。”

说着,刘建红用肩膀顶了她一下:“你可以啊,才一个暑假功夫,就跟个公安处上了,我打眼一瞧,那同志长得俊。”

听了这话,顾言泽登时臊红了脸,忙摆手:“不是不是!他不是我对象,他是公安局刑警大队的队长。”

刘建红又是一脸不可思议:“刑警?还是大队长!?”

在她的印象里,除非是什么重大案件,他们这小老百姓还还真碰不上刑警。

而且那么一看,那男人顶多也就二十七八,居然就当上了大队长。

眼看刘建红又要误会,顾言泽忙把自己着急回学校误上坏人的车事说出来。

刘建红听得心惊肉跳,也替她捏把汗:“该说你运气差还是好呢,差到居然差点丢了命,好呢不仅遇到刑警,还遇到了军区政委。”

顾言泽也心有余悸:“是啊……”

幸好遇上宋沐泽和顾政委。

交完学费后,顾言泽想起还没跟父母报平安,立刻去学校里的传达室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几声嘟后,那头传出宋母有些沙哑的声音。

“哪位?”

“妈,是我。”

“言泽啊?你到学校了?”

顾言泽嗯了一声,决定还是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母亲,免得她担心,只说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