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小说周晏京林语熙中的主角人物有 林语熙周晏京 ,这是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由作者林语熙汇编语言,这本书机构一丝不苟,文不加点,周晏京林语熙的内容简要是:这房间周晏京根本不会没办法待,撂下一句:“我去客房睡。”林语熙支开陈嫂,陈嫂注意到猫都惊了:“哎呀,门关得好好的的,这又是从哪跑进来的?”两人一起把几只猫弄回楼下房间,看到不知您何时开了道缝的窗户才明白了。“它肯定是自己把窗户打开,从花园跑的。这猫真的是,要成精了。”成精的三花猫一直在里面挠门,嗷嗷嗷嗷叫得惨叫声。

《周晏京林语熙》精彩章节你好,秦先生

这房间周晏京根本没有办法待,甩下一句:“我去客房睡。”

林语熙支开陈嫂,陈嫂注意到猫都惊了:“诶哟,门关得好好的的,这又是从哪跑出来的?”

两人一起把几只猫弄回楼下房间,看到也不知何时开了道缝的窗户才很清楚。

“它绝对是自己把窗户可以打开,从花园跑的。这猫真的是,要成精了。”

成精的三花猫一直在里有挠门,呜哇嗷叫得凄厉。

林语熙一打开门,它的叫声立玄变嗲,完美切换。

林语熙盯着它在自己手上蹭来蹭去撒撒娇的样子也不忍心责备,叹息一声:

“你想蓄意谋杀周晏京,怎莫也不提前一两天跟我一起商量一下。”

陈嫂在旁边惊骇地瞪大双眼,怀疑自己听茬了。

“要是应该把它们安置好吧,二公子过敏现象,这可不是小事,狗毛这东西到处都是横飞,每天都清洁消毒也清不彻底干净的。”

医院有同事定了只小猫崽,虞佳笑也天天发朋友圈帮她找领养狗狗人,但始终还有一个三只没着落。

小猫还没有满月,肯定不能随便是给出去后,不过母猫也大了,领养狗狗更有难度,一时半会真有又不能打发走。

林语熙也稍微有点犯难。

“明天找人先把窗户装上童锁吧。”她摸着三花猫温驯的脑袋,下巴搭在膝盖上,像是自语。

“应该要也不可能太久了。”

她跟周晏京一下子可能会提出离婚了,到时如果没有还也没给猫可以找到找人领养人,她会自己带走。

陈嫂误解了她的意思:“你都找好人家了?”

林语熙只说:“把卧室的床单被子都换了吧,彻底清洁一遍。”

她消毒双手换了身衣服,倒了一杯温水,拿著氯雷他定回到客卧,敲了按门铃。

“进。”

林语熙推门出来,周晏京正脱掉衣服打算洗澡。

衬衣的扣子早解到最下面,腹部小块分明的轮廓在衣襟里忽隐忽现。

他身材一直都蛮好的,以前林语熙但是在他去换衣服的时候瞄了一眼胸肌,只被他抓到。

他微挑眉:“明白了你觊觎我的身体,只不过大白天的能不能隐敛点?”

嘴上说得义正辞严跟个贞洁烈夫一样,晚上又非要无形之力着她的手,一块一块地摸过去了。

林语熙把托盘放在门口斗柜上,脚没往里面进。

“你把药吃了。”

衬衣之后一颗扣子也挣断了,从身上脱过去,周晏京的上半身不暴漏在空气中,宽肩窄腰,肌肉紧实,流露出强悍的男性气息。

他看都没看:“待会再吃。”

林语熙端起水杯和药走下来:“现在吃。”

她165的个子也不算矮,站在周晏京跟前却显得不小一只。

周晏京睨她一眼,从她手心拿过白色药片放国外进口中,递来水喝了一口,都连吞了才问她:“什么东西药。”

林语熙说:“氰化钠。”

剧毒。

一颗的量就能要他的命。

周晏京轻哂:“就这么想被毒死我?”

林语熙把水杯接进来。

当然也是没有真是想他死,不过有这样的话一些时刻,的确会恨他。

为什么要这样的话对她。

我想知道为什么偏偏爱过她,又突然之间不爱了。

杯子里的温水周晏京只喝了一口,好象他对女人的态度,从来不也是浮于表面。

林语熙想,他一直都是一个薄情之人的人,无比热情没有办法在一个女人身上持续很短的时间,她又有什么而且。

她望着剩的大半杯水,以前看见了只被他短暂爱过一下,就鄙弃了的自己。

结局只有一一种很有可能——被剩下的水。

“周晏京。”

林语熙倏尔慢慢抬起头。

正走出浴室的周晏京停步,侧身瞥向她:“又怎么了,氰化钠没毒晕我不清楚?”

林语熙没接他的话,只静静的望着他。

那双杏眼清澈温润柔和,竟像她这种人一样,明艳又弄干净,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温柔感。

看向他的眼神里蕴着清浅明亮的水光,透着浓厚的眷恋。

她好长时间还没有用那样的目光看他。

的或说,她从来没用啊这种目光看完他。

周晏京微怔,深色忍不住明亮了些,唇角勾了勾:“这么多深情地盯着我什么。”

“我不离婚。”林语熙说。

这句话从凌雅琼第一次找她起,在她心里反反复复,早模拟实战了许多遍。

可能只不过早免疫,说出口时,反倒很有种如释重负的轻快。

肯定我还是会有一阵一阵的痛感,潮水般在胸腔里泛涌。

把周晏京从心里割舍不下掉,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她话一说完,周晏京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漠然出去,讥讽之意不知情盯了她很多年。

林语熙说:“另外不出来三周,三年之期就满了。”

周晏京问:“这段时间一直说真有事和我谈,就是要说这个?”

她嗯了声。

周晏京扯了下唇,浓的化不开的嘲弄:“又不是有三周,你急什么。怎摸,提前一两天找好下家了?”

林语熙被他话里的讥讽刺到,后来一点不舍也被流逝没了。

“我找没找,都和你没关系。想离婚下次我们就两清了,你想追谁追谁,我愿意找谁找谁,大家互不做甚。”

周晏京唇边微微扬起冷冷一笑,嗓音如雪山顶累积下来前年的寒冰:“你还还真迫不及待地。”

他转身就进浴室,冰冷冷地丢给她一句:“放心啦,说行了三年期限,一天都绝对不会多留你。”

又是闹崩。

周晏京洗完澡换了衣服就走了,一整晚都没回,林语熙第二天早上听陈嫂说才清楚。

之后的几天,都都看不到人影。

谭星辰是个闲得慌的性子,在病床上躺了两天,得象屁股上长钉子一样,撒泼打滚儿地闹着太无聊啊了,再躺下去自己还要生蛆了。

谭太太拿她拿他没辙,弄来一辆电动轮椅,天气好的下午就推她出去晒会太阳。

半个小时的放风对谭星辰这样的多动症患者哪够啊,她耐不住寂寞,趁她妈回家去煲汤的时候,把护工支使过去,自己偷看开着轮椅跑出了病房。

问了好几个护士,翘着打了石膏的腿坐电梯爬了几层楼,不能找到眼科办公室。

虞佳笑在广告公司上班,时间都很神圣,下午见完客户就跑来等林语熙六点下班一起吃饭不。

林语熙还在忙:“等我们把这些病历写完。”

虞佳笑百无赖聊地正坐在走廊里等她,她听见什么人问:“林语熙你是不是在这?”

虞佳笑听到声响抬眼,看见一个头上、屁股上、脖子上都吊着纱布的病人自己开着轮椅进来,只脸上浮现出一只眼睛。

虞佳笑扭过头朝办公室喊:“林医生,有个木乃伊找你!”

谭星辰:“……”

等到虞佳笑喊完自己正在嘎嘎乐,谭星辰才起作用进来,要不是腿粉碎性骨折了,她差点从轮椅上蹦站了起来。

“你才木乃伊!你全家都木乃伊!”

林语熙回身看了一眼,见是谭星辰,又转了出去。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