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刑时胤看着她的侧脸,眼神晦涩。

心也忐忑难言。

他一边希望姜禧能够想起从前,他不想再一个人承受这些思念的重量。

可另一边,他又害怕,要是姜禧真的想起来。

知道是他为了一个孩子逼死了她,那他们之间还有机会能够这样坐在同一辆车里吗?

刑时胤蜷了蜷指尖,脸色发白。

又开始懊悔自己刚刚说的那句‘有求必应’。

两个人默契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谁也没开口。

沉默间,医院到了。

姜禧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原本想说算了,也没受伤,不需要检查。

可对上刑时胤坚持的眼神,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两人进了医院。

姜禧刚要去挂号。

刑时胤带着她直奔顶楼,温氏是这家医院的股东,温家在顶楼有单独的病房和检查设备。

安排完,姜禧准备做检查。

刑时胤接了个电话出了病房。

直到姜禧做完检查也没回来。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夫人到休息室等吧,结果很快就会出来。”

接着安排护士带着姜禧去休息室。

不想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年纪偏大的妇人坐在椅子上,一双柳眉倒竖着,看上去就极其不好相处。

丁简纯刑时胤(丁简纯刑时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弹窗_(丁简纯刑时胤)最新章节列表

姜禧淡淡收回目光。

那妇人却大吃一惊,指着姜禧的手都在发颤:“丁简纯……你不是死了吗?”

“……我不……”

姜禧话未说完。

温母高声怒喝:“又来纠缠我儿子?要不是你,我和阮楠还有我的孙子怎么会落到这个下场?”

‘阮楠’这个字一出口。

姜禧便心痛如刀绞,呼吸困难。

接着那些丢失的一幕幕从她的脑子里闪过。

年幼学卦,十八岁一道六爻卦名动京海,二十一岁入世下山嫁给刑时胤。

一桩桩一件件,她全都想起来了。

第34章

巨大的信息如潮水般涌来。

姜禧头疼欲裂,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

温母还在喋喋不休:“你这个扫把星!要不是你生不出孩子,我怎么会被时胤送到温家的祖宅里!”

她说着,甚至还要站起来,看上去像是要对姜禧动手。

姜禧扶着墙,慢慢消化这些多出来的记忆。

温母见她不说话,更加恼怒。

她起身,上前就要去推姜禧。

眼看她的手就要碰到姜禧,一只有力的手忽然钳住她。

温母一惊,抬头才发现竟然是刑时胤。

“妈,祖宅也不能让你修身养性的话,不如我送你离开京海。”

刑时胤语气淡淡,但任谁都能听出这话里的威胁。

温母的嚣张气焰顿时灭了下去,整个人都变得唯唯诺诺:“我……我那是为了你着想。”

“再说你有多久没去看过孩子了,他都不会叫爸爸。”

刑时胤喉结滚了滚,正要开口。

“我先走了。”

姜禧率先开口,转身离开。

语气平静,平静到引起了刑时胤的怀疑。

他凤眸一眯,冷声问温母:“跟她说了什么?”

温母不敢直视刑时胤,小声回复:“没……就骂了她两句。”

骂了两句会这么不同寻常?

刑时胤莫名有些恐慌。

眼看姜禧的背影越来越远,他顾不上温母,低声威胁了句:“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在公众场合闹事,别怪我缩减你的生活费。”

接着在温母震惊的目光中,迈步去追姜禧。

姜禧一路下楼,走出医院,寒风刮在脸上,她才仿佛重新活过来。

外面华灯初上,路灯昏黄。

医院大门里市中心不远,到处都人来人往成双成对。

唯独她孤身一人驻足在医院门口,神思恍惚,被泪水覆了满脸。

刑时胤追上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盖在她的肩膀上。

“外面天冷,你身体不好,要注意保暖。”

姜禧却看着外面的雪愣神,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

刑时胤看着她,心底的不安渐浓。

“我妈那个人说话一直是这样,你要是生气可以对着我发泄。”

“不管是骂我还是动手,都由你。”

刑时胤温声细语的哄着她:“别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好不好?”

姜禧怔怔的别过头看他,男人的英俊的样貌和多年前相差无几,岁月仿佛只沉淀他的气质,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刑时胤。”

姜禧忽然开口。

熟悉的语气让刑时胤心一沉,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从心底里冒出来。

他喉结颤了颤,声希嘶哑:“希希……你想起来了,你想起来了对吗?”

姜禧看着他,眼里满是哀痛。

那哀痛如刀刺进刑时胤的心。

他生生忍住想要抬手拥住她的冲动:“我知道我做了很多错事,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是……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好吗?”

解释的机会?

姜禧的思绪被拉回到过去。

她给过刑时胤很多解释的机会,第一次发现孩子时,第二次发现他出轨时。

每一次,刑时胤都说:“以后不会了。”

可每次,以后后面还有以后。

她甚至为此丢掉了性命。

“不用了,我想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

第35章

一时之间,寒风剜心。

刑时胤眸光颤了颤,想说的话都卡在喉间。

姜禧收回目光,一步一步走进雪里。

刑时胤搭在她身上的大衣,从她肩上缓缓滑落,跌落在雪地里。

刑时胤心如刀绞,下意识抬腿跟在她身后。

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倘若这次让姜禧离开,他恐怕真的再也看不见她了。

他不远不近的跟着,不敢让姜禧发现。

姜禧不知道刑时胤在身后,她在街头穿梭着,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想回天清观,但是现在天色太晚了,她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根本无法在夜间山上。

沉思间,她抬腿想要过马路。

这时,急促的喇叭声响起!

姜禧闻声望去,一辆黑色桥车恍若脱缰的野马般冲过来。

她想要往前走躲过,双腿却像是被灌满了铅,整个人都定格在原地。

忽然,姜禧觉察自己被猛的推了一下。

她往前踉跄了几步,黑色轿车和她擦肩而过。

下一秒,轮胎和地面的巨大摩擦声响起。

周围一片哗然。

“有人出车祸了!”

“快,快打120!”

哄闹声唤回姜禧的神智,她攥紧手指,忍住发颤的身体,抬腿走过去,想看救下她的人是谁。

人群中却传来惊呼声。

“这人好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长的好俊俏,跟电视走出来似的。”

“这是……我们京海的首富刑时胤啊!”

‘刑时胤’三个字如锤,砸的姜禧七荤八素,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巨大的恐慌如山压来,她胸口闷的喘不过气来。

姜禧忘了自己怎么挪动脚步走到的刑时胤身边。

只记得刑时胤浑身是血,颤着声希说:“希希没事就好……别哭……”

又说:“对不起……”

对不起之前那样伤害过你。

对不起之前辜负过你。

也对不起,之前在三清殿前许下的誓言没有实现。

姜禧泪如雨下,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再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跟着救护车回了医院。

急救灯亮起那刻,姜禧的心都绷紧了,惶惶作痛。

这时,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她抬眸看去,和急匆匆赶来的程锋睿四目相对。

程锋睿下班时间收到信息,第一时间从家里赶过来,他气喘吁吁,额尖上都是汗珠。

“夫人,温总的情况怎么样?”

他的声希里满是担忧关怀。

姜禧摇了摇头,攥紧手指:“不知道。”

程锋睿眉头微拧,无措的来回走了两圈。

过了会,他才开口:“夫人,您不是会卜卦吗?能不能算算温总他……”

“算不了。”

姜禧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刑时胤和她羁绊太多,她已经不能再去推算他的因果。

程锋睿却误以为她是不愿意,愣了会说起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那些事情,温总都是有苦衷的……”

他顿了顿:“阮楠的孩子是她给温总下了药,温总从来没对阮楠动过心。”

“留下那个孩子也是因为……因为温总的母亲已死相逼……”

“温总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孩子,还给他取名叫温厌。”

“夫人,温总真的只爱你。”

第36章

寒风透过窗户,吹进走廊。

又呼啸着,灌进姜禧的心口,吹的她遍体生寒,心乱如麻。

程锋睿见她没反应,才想起来姜禧不是丁简纯,和她说这些没用。

他叹了口气,又朝着姜禧道歉:“对不起,我以为您是夫人,现在才想起来你不是,刚刚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温总会这样对您,也是因为您和我们已过世的夫人长的像……”

“如果我们温总有什么冒犯到您的,还请您海涵。”

姜禧攥紧了手指,没说话。

两个人沉默下来。

过了好一会,姜胸才开口问:“怎么只有你来,没有别人?”

程锋睿愣了瞬,接着又叹气。

“夫人走了之后,温总始终是一个人。”

姜禧不解,他不是有阮楠,不是有温母?

再怎么样,也不会是孤身一人,出了车祸也只有一个助理守在病房门口。

程锋睿解释:“就那个阮楠,生了孩子之后,温总就把她送走了,给了五百万,很痛快的走了。”

“温老夫人当年用孩子和死逼温总,后来又想逼温总娶阮楠。”

“温总已经和她决裂了。”

他说着,语气里满是惆怅和心疼:“别看温总好像高高在上拥有一切。”

“其实夫人走了之后,他一个人真的很苦。”

“他经常一个人在集团加班,一加就是一晚上。”

“之前刚得知夫人的死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anl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