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所有人都给她让路,吃饭的时候也没人敢来打扰。

这样也好,她喜欢清净。

吃了饭,慢悠悠去赵麟房间,已经一个小时后了。

进门,就看见一套华丽的婚纱挂在假模特儿身上。

设计师还站在一旁和赵麟说婚纱的事情,“这个料子是采用天蚕丝轻纱,上面一共镶钻九百九十九颗,代表你们的婚姻长长久久的意思。”

赵麟看见徐栀初来了,对着她招手,“婉婉,过来。”

徐栀初走过去,站在他身旁。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婚纱,你喜欢吗?”

“能穿就好。”徐栀初对奢侈品,没有追求。

赵麟又指着一旁堆在地上的箱子,“这里面有礼服、休闲服、居家服等各一百套,你可以让这几个模特儿穿给你看。”

然后他又指着另外一个箱子,“这里面是给你准备的首饰,你看看,喜欢哪一套,结婚戴。”

他打开盒子,盒子里面是抽屉,每一个抽屉里,整齐的摆放着各种价值不菲的珠宝。

缅甸是出土翡翠大国,其中就有要几套价值数百万的冰种飘花翡翠首饰。

徐栀初看了一眼,就没看第二眼的欲望了。

“尚可。”

“你喜欢什么?和我说,我一定给你办到。”赵麟很想哄徐栀初开心。

可是女人喜欢的东西,她一样都不喜欢。

从国内送来她爱吃的糕点,她也不爱了。

赵麟是真的不知道要用什么哄她开心。

“你不需要为我做什么。”徐栀初冷漠地回答。

萧从戎林听雁(萧从戎林听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从戎林听雁)萧从戎林听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萧从戎林听雁)

赵耀打了一个手势,屏退了所有人。

他把徐栀初抱在怀里,死死地搂着。

“婉婉,我想你了。”

赵麟密不通风地贴着徐栀初的身体。

男人的强壮和女人的柔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徐栀初掰开他的手,“你不是每天晚上看着我吗?还不够?”

“对你,一辈子都不够。”

他把她抱起来,放在了床上,伸手解她的衣服。

徐栀初一把抓住他的手,“干什么?”

“给我看看。”赵麟目光灼灼,像个狂热的疯子,“我就看看。”

“滚。”徐栀初一把将他推开,站起来要走,却被他压回去。

她伸手就掐住他的喉咙,手指施压,他脸色瞬间白了。

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碰撞,谁也不肯让步,半响,徐栀初松开了手。

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得忍。

赵麟俯下身,亲着徐栀初的唇,“你乖,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让徐栀初趴在床上,他的吻从她脖颈一路吻到细腰上。

徐栀初细腰上有一个纹身,是她来第一天被赵耀强迫纹上去的。

她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纹身什么样子,赵耀却热衷于这个纹身。

赵耀一遍一遍地吻,吻得仔细又情色。

“婉婉,你真美。”

他双手握着她的细腰,“腰真好。”

徐栀初闭着眼睛,忍着恶心,身体一直处于紧绷状态。

赵麟贪恋地嗅着她肌肤的味道,从她细腰上一路吻到了她的脖颈。

他用他的身体重量压着她,“婉婉,你是我的。”

徐栀初把脸埋在枕头里面,仿佛不需要呼吸一样,对他的示好无动于衷。

赵麟爱徐栀初的狂傲,爱她的无动于衷。

她越是冷漠,他越是热情。

“婉婉,我应该把纹身纹在你肩膀上,这样新婚夜的时候,我就可以一边运动一边亲你肩膀上的纹身。”

赵麟咬了她肩膀一下,留下一个鲜明的牙印。

“不过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现在纹一个,一切都还来得及。”

赵麟是一个崇尚及时享乐的人,他只要想到那个画面,就激动地不能自已。

新婚夜,他一定要用最强悍的力量征服她,让她只有哭的份。

也必须享受一边亲纹身,一边让她情迷意乱的极致快乐。

把这么一个人压在身下,必定是极致的享受。

第140章爱太绝望

赵麟把徐栀初摸够了,亲够了,自己先受不了了。

他咬着徐栀初的耳垂,暧昧地喘息,“你真要我的命了。”

他从徐栀初身上下去,开始脱衣服。

赵麟不老,常年不见光,皮肤很白,身上的肌肉曲线不是很明显,却有一种朦胧的性感。

他在进浴室之前,把衣服脱完了,发现徐栀初的丝线,回眸一笑。

“怎么样,是不是你见过最雄伟的?”

徐栀初别开脸,不说话。

赵麟以为徐栀初是害羞了,满意的进了浴室。

徐栀初披上衣服就起来,光着脚下地,走到赵麟丢在地面的衣服边上,蹲下去,捡起他的钥匙。

她准确地找到了宝库合金锁的钥匙,对着光,仔细地看了钥匙齿轮,然后又放回去了。

徐栀初穿好衣服,走到浴室门口,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

听见里面传来赵麟断断续续的喘息声。

“婉婉,你真棒,身子好软,我很喜欢。”

“嗯,再来一次……”

“老板,我先回去了。”

她一开口,声音冷冷清清的,里面却发出了一声极致性感的喘息。

“还没试婚纱呢!”赵麟的声音沙哑的不像话。

“改天吧,我觉得老板一时半会出不来。”

“好,等会叫你。”赵麟听见徐栀初的声音,就无法自控。

明明刚刚解决了,还是想要。

爱情,真的是一把抹了蜜的刀。

很危险,很刺激,也很美味。

赵麟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冲动了,急迫地想要得到一个人,他很享受这种追逐的感觉。

徐栀初回到房间,把自己的钥匙对着光,仔细的对比。

不是她的错觉,她这一把钥匙和赵麟那一把不一样。

虽然很相似,但是仔细看的话,齿轮还是有区别的。

徐栀初虽说不是过目不忘,但是天天拿在手上把玩的东西,她不会记错。

要举行婚礼,赵麟很忙,每天早出晚归。

整个园区都开始贴大红的喜字,挂红灯笼。

甚至有些人还穿着喜庆的红色,唯独徐栀初这个本尊,冷得像是冰雕,笑容都不见一个。

徐栀初坐在大门口的阶梯上,看着一车一车的结婚用品往里面拉。

这是第十卡车了。

新婚前一夜,整个园区的人都在忙碌。

婚礼现场的鲜花拉了辆卡车,红地毯,酒水,摆放得密密麻麻。

徐栀初仔细看了,那些酒水,全是五十五度以上的高度白酒。

酒水堆积如山,她需要仰望,才能看到头。

饶是如此,园区却没有一丝喜气的感觉。

整栋楼,阴森森的,笼罩着诡异的气氛。

赵麟把他的得力下属,全都叫去了办公室。

下午到现在都没出来,说是商量婚礼的流程,具体在干什么?没人知道。

徐栀初几次到了办公室门口,都没有敲门,最后转身离开了。

晚上八点,赵耀带着丹云匆匆赶回来。

徐栀初当时就在大门口,看着忙碌的人群。

赵耀开的是加长劳斯莱斯,车还没挺稳,他就从车上跳下来了。

马尔代夫的阳光很好,他黑了一点,五官显得越发的凌厉英俊。

他不顾身后追他的丹云,三步并两步走到徐栀初面前。

“别和他结婚,跟我走。”他伸手抓住徐栀初的手,拉着她就走。

徐栀初站在原地不动。

赵耀回眸,眼中全是失望,“你不愿意跟我走,你也认为我不如他是吗?”

“在这个园区,他不点头,谁也走不了。”徐栀初掰开了赵耀的手,“赵公子,你已经结婚了,就不要来骚扰我了。”

赵耀像是被雷劈一样后退一步,绝望地看着徐栀初。

“你这么介意我结婚?我也是形势所迫。”

丹云看不下去了,冲上来,一把抱住赵耀。

“赵哥,你看看我,我才是你的妻子,你最爱的女人,你怎么可以对别的女人用情至深!”

丹云怨恨地看着徐栀初,“是你蛊惑了他,你给他下了什么蛊,让他变成了现在这样,徐栀初,你就是一个祸害,灾星,你怎么不去死。”

丹云这个蜜月度得一点都不好。

因为有了徐栀初,赵耀一颗心都在她身上,都没正眼看她。

也不碰她。

她主动,甚至用嘴,他都提不起一点兴趣。

赵耀说,见过徐栀初这样的女人后,他对任何女人都没兴趣了。

就像是朱元璋,当了皇帝后吃不下去珍珠翡翠白玉汤一个道理。

丹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爱,她只知道她要抓紧赵耀,死也不能放手。

她恨死了徐栀初,如今见到她,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

丹云疯了一般冲上来,扇徐栀初的巴掌,被照耀抓住了手腕。

“丹云,别闹。”

丹云气的心裂了,这些日子以来积累的委屈瞬间爆发出来。

“你帮她?帮一个外人?赵耀,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你的青梅竹马,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为了一个贱人,这样对我。”

她崩溃了,她推开赵耀,抱着头尖叫。

她像个失去理智的疯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给你了,你为什么要辜负我?”

赵耀只是冷漠地看着丹云发疯,仿佛是个局外人。

丹云抬起泪眼模糊的脸,嘴角勾起残忍的微笑,“你不爱我又怎样,你爱这个狐狸精又如何?今晚后,她就是你后妈,哈哈哈……”

她的笑声癫狂而绝望。

“你再怎么想睡她,也是乱伦……哈哈哈哈……”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