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不许停,继续,从现在开始,我会持续骚扰你,直到你不被骚扰影响,也能轻松完成训练,才算合格。”

徐栀初以前是听说过,狙击手哪怕是虫子蜈蚣爬在脸上,耳朵里,都不能动一下的。

傅璟天给她的训练,大概就是按照这个标准来的。

“我可以合格的。”

她一咬牙,从傅璟天身上撑起身体,继续做俯卧撑。

傅璟天大手以撩人的速度,缓缓进了她衣服下摆,慢慢向上……

徐栀初整个人都麻了,身子一软,倒在了傅璟天身上。

她穿着单薄,女子的柔软就这么贴着傅璟天的胸膛,他身体瞬间紧绷了。

徐栀初察觉到他的变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夜先生,你对我这么严格,你自己能不能过关呀!”

她抬起头来,看好戏地看着他,“你敢不敢和我交换,我来骚扰你,你来做。”

傅璟天抱着徐栀初调换了两人的位置,他覆在她身上,笑得俊美勾人。

“那你可要加油。”

他双手撑在她身侧,开始做俯卧撑。

傅璟天这个当老师的,自然比徐栀初做得标准,每一个都严格按照他教她的要求来。

徐栀初想到自己刚刚被骚扰地手足无措,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傅璟天。

修长的手指放在他肩膀上,缓缓向下,在他胸口画圈圈。

她学着傅璟天撩她的速度,缓慢的,循序渐进,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徐栀初解开他的衬衫扣子,柔软的手指顺着他肌肉线条游走。

傅璟天的身材很好,尤其是在做俯卧撑,发力的时候肌肉绷紧,线条深邃,宛若一幅美丽的名画。

顾瑾安向思柠(顾瑾安向思柠)最新热点小说-知乎小说顾瑾安向思柠

徐栀初努力半天,没影响到他,心有不甘。

她缓缓地抬头,对着他喉结亲了上去,密密麻麻的吻一路向下。

傅璟天还是没停下,速度都没慢一拍。

徐栀初有些沮丧,这个男人是真对她不来电,除非必要,他是不会对她有什么反应。

眼看时间要到了,徐栀初豁出去了,心一横,一把抓住他的腰带……

“叮咚。”计时器停止。

傅璟天超额完成训练,他含笑盯着她,“服了吗?”

徐栀初委屈的眼眶红了,自己都这样努力地撩了,他不给一点回应。

她抬起头,对着他肩膀狠狠地咬了一口。

傅璟天微微蹙眉,没有阻止她,任由她咬。

徐栀初这一口咬得很狠,等她松开,发现他肩膀上的牙印已经渗血。

他因为运动胸口起伏不断,性感高贵,完美的不像是人类。

徐栀初沮丧的别开脸,不看他。

傅璟天捏着她的下巴,撩开她的头发,逼她与他对视。

“咬了人,还生气?”

“你就不能给点反应,你是不是男人啊?”徐栀初很多时候觉得他不是人,是一块完美的冰雕。

没有感情,没有知觉。

“苏小姐,这是训练,不可以感情用事,感情会害死你的。”

傅璟天躺在她身边,因为刚刚运动,男性荷尔蒙疯狂地释放出来,把徐栀初笼罩其中,让她心都跳了。

傅璟天不笑的时候,是极为冷酷的,却也是致命的诱惑。

他好看,好看到明知道他是烈焰,也会有无数飞蛾扑火。

徐栀初此刻就是那扑火的飞蛾,一股脑地为这个男人心动。

“很抱歉,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你可以做到的。”傅璟天转头看着徐栀初的眼神变得专注,“我一开始就知道你能做到。”

徐栀初想起来,她刚来那会儿,那个每天夜晚藏在暗处看她的眼神。

这才明白过来,傅璟天一开始就在关注她,看她能不能挺过来,看她适不适合成为他的同伴。

“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知道,你可以成为比我更强的人。”傅璟天笃定的宣布。

徐栀初对自己都没这么有信心,觉得傅璟天说的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我会让你失望的,短暂的时间内,我根本没办法达到你的那个高度,再说,女子的体力本来就不如男人。”

傅璟天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手指放在她唇上,仔细地描绘她的唇形。

“体力和武力值,并不能代表强者,女子往往比男人更加能达成目的,只要你愿意,没有男人能从你手下活命。”

徐栀初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看着他,“骗人,你对我就免疫。”

“那你再试试。”傅璟天抓着她的手,放进了被窝。

第61章徐栀初剪掉头发

徐栀初脸红了,“你……刚怎么不这样?”

她刚要狠狠的调侃他一顿,厚重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徐栀初吓得立马将手给缩回来,清楚的感觉到傅璟天身体紧绷,紊乱的呼吸喷在她脸上。

两人对视,她在傅璟天眼中看见了疯狂的欲念和占有欲,炽热得仿佛要将她焚烧。

徐栀初整个人都麻了,心脏狂跳,在进门的人要靠近的时候,傅璟天掀起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他覆上来,亲了她的唇。

徐栀初本能的环住傅璟天的腰,仰起头回应他的吻。

这个吻和以前每一次接吻都不一样。

傅璟天很温柔,像是亲绝世珍宝一样,缠绵撩人。

他像个探宝的人,不放过她所有的甜蜜,舌头勾着她的舌头,吻得她只有喘气的份。

一吻结束,傅璟天的吻落在她耳畔,“好甜。”

徐栀初耳朵痒很痒,身体颤了一下,“别……”

“受不了了?想要?”傅璟天一把勾住她的细腰,“想要我亲你哪里?”

徐栀初本能的缠住他的腰,唇贴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就在这时,李离的声音突然响起,“靠!你们居然背着我乱搞。”

徐栀初吓得急忙放下腿,躲在傅璟天怀里。

李离一屁股坐在床边,不客气的掀开被子,看见两人抱在一起。

徐栀初整个人让都被傅璟天护着,脸埋在他胸口,什么都看不见。

暧昧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两人刚刚干了什么不言而喻。

傅璟天拉过被子盖住徐栀初,“李哥,该休息了。”

李离嘿嘿一笑,“加上我。”

他不客气的往傅璟天身边一躺,“咱三挤一挤,还是能挤下的。”

本来就是单人床,傅璟天和徐栀初躺着,就已经很挤了,又挤上来一个人,自然是没法睡了。

徐栀初从傅璟天怀里抬头,“我回上铺去睡觉。”

傅璟天一脚把李离给踹下床了,“李哥,床太小,睡不下。”

李离揉着被踹的腰,单手撑在徐栀初的上铺,居高临下盯着徐栀初。

“过几天要出海,参加上流对赌宴会,克劳斯先生说要我们去的人都会跳舞,我不太会,苏小姐,你教我一下呗。”

徐栀初从傅璟天怀里坐起来,“我不会教人。”

“没关系,你随便教,我随便学。”李离盯着徐栀初被吻得娇艳欲滴的唇,就心猿意马。

恨不得把傅璟天给一脚踹到九霄云外,他现在就爬上去,把徐栀初给压在床上,往死里吻。

“千雪会的,让千雪教你吧。”徐栀初从床上下来,转身就爬上自己的上铺。

“她一个乡下长大的丫头片子,哪里会交际舞……”

李离尚未说完,王千雪就进来了,“我的确会,李哥要学吗?我教你。”

这样一来,李离也不好当着傅璟天的面缠着徐栀初了。

“也行。”李离不太情愿的答应了。

王千雪放了音乐,开始教李离跳舞。

徐栀初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睡觉。

她现在已经被傅璟天训练得有床就能睡,在能休息的情况下,必须保证睡眠充足。

徐栀初也问过傅璟天为什么要这样,他说遇见突发情况,可能好几天都不能睡。

翌日。

徐栀初起来,就被李离堵在了床边,“不是让你剪头发吗?怎么没剪。”

傅璟天从后面一把抱住徐栀初的细腰,“我给她剪。”

李离调侃的看了傅璟天一眼,“这么粘着,苏小姐马上要跟我出海,你岂不是要得相思病?”

“那就麻烦李哥帮我照顾好婉婉,她身子弱,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会心疼的。”

傅璟天低头吻了徐栀初的嘴角,“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要是被我发现,你受了伤,被人欺负了,我会杀了欺负你的人。”

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没人敢不把他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