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谢景明沈穗穗的主角是 沈穗穗谢景明 ,这是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是网络销量最大大神沈穗穗的作品,这本书谢景明沈穗穗龙飞凤舞,文笔犀利,的精彩简要说明是:“阿娘,快醒醒,快起床啦,你流口水了,好多,我的袄子都湿了。”我在一阵奶声奶气的呵斥声中伸了个懒腰,我的好闺女沈家宝正取笑地换下脏了的袄子,对我责备道:“阿娘,你怎摸睡这样不老实地,把我贴身的袄子都浸湿了。待会外头的姨姨还还以为我尿裤子了,就要我的笑话我了。”这样的絮叨的碎嘴子,真可不知道是随了谁。

《谢景明沈穗穗》十分精彩章节王妃眼神不太好王爷要抱抱

“阿娘,醒醒,快快醒醒,你口水泛滥了,好多,我的袄子都湿了。”

我在一阵奶声奶气的催促声中伸了个懒腰,我的好闺女沈家宝正会嫌弃地换下脏了的袄子,对我责备道:

“阿娘,你怎莫睡觉时候这样不老老实实,把我贴身的袄子都润湿了。待会外头的姨姨还我以为我尿裤子了,还得笑话我了。”

这样的话叨叨絮絮的碎嘴子,真可不知道是随了谁。

我看着远处这个完全是跟着我长的小人儿,眨巴着眼睛了眼睛才从方才的梦中醒神。

那夜,谢成安差不多趁我醉后,扒了我的衣服,将我打了一顿。

不然的话,第二日我醒转,怎末腰酸背疼,连鲤鱼打挺上马都差一点摔了个踉跄。

我醒来时时,谢成安还在睡。

我一口答应景明征战,便也没与谢成安再多说什么。

我他留一纸和离书,便率兵到了边境。

一眩目,都五年了。这仗打了五年,如今,这回是安定的生活下来了。

而今日,我便要班师回朝了。

“阿娘,阿娘,你瞧外头好挺热闹,都是来欢迎咱们的,好威风啊。我阿娘是镇国大将军,可真威名。”

沈家宝趴到轿帘处,焦急地摇着我的胳膊,对这京城的一切都至极新鲜。

不过即便如此之,我就还没有这样的心情了。

想当年,我嫁进侯府之时,就听见了关於谢成安活不过二十五岁的传闻。

一年前不以为然,直到在边疆打了五年的仗。

现如今,谁知道我是不是我出去要给前夫吊丧的,怪特别难受的。

沈家宝人小鬼大地撑起下巴,窝在我怀里问:“阿娘,那道人你睡觉好时,我隐约听见了他们在议论你。他们说你嫁射术,是个病秧子。也有人说,当今的皇上未继位前,是你的的相好,选秀的女子全是照着你的模子找的。”

“嗯,”沈家宝鬼胆大飞奔我眨眼笑:“那我娘亲是哪一个?”

这样的话,她问过我许多次,我都是囫囵塘塞下来的。

怀沈家宝时,战事难解难分,我都不敢怕惹祸上身,怕抗拒军心。

就算是是生产之时,也作为只说好好休养。

我瞒下了所有人,只说沈家宝是我从军中捡回来了的弃婴。

7

而沈家宝越从小就越像我,明眼人一看就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啊,况且是这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京城。

我捏着沈家宝的脸,倒也正经道:“乖崽,阿娘没什么事要叮咛你。”

沈家宝懂非的微微点头:“那我说吧。”

“这京城水深,咱们娘俩又全是旱鸭子,宜久留。

“等他把事情料了,咱们就走。但你要答应你阿娘,在这里,你你不准前往。外头啊,可全是坏人。”我叹了一口气,随即说:“再说你阿爹,唉……他……唉……”

“阿娘最好别唉声叹气了,我都懂。”怀里的小团子拱了拱脑袋:“我都懂的,不想说就最好别说了,我不必问那是了。

“很显然我阿爹是那个药罐子了,人死不能复生,再找一个就是了,我帮你查着,下一个更乖。”

沈穗穗谢景明章节很精彩又独特,淡淡的引起着书友的眼球,小说很不精彩,快来一起看吧!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